邪王妻:这到底怎么回事?祖父疯了不成

来源:多少过往成诗 2018-09-07 16:52:45

妇人脸色更黑一份,就是笑都有些牵强,“爹,您既然说白姑娘归入大房一脉,应当住大哥的院落,清风阁是您最喜欢的院子,也是娘生前最喜欢住的地方,这,这不合规矩吧?”二夫人僵笑着说道。

“清风阁正适合丫头住,不用多说了。”楚老太爷挥手打住二夫人刚要说的话,“就这么定了。”楚老太爷回头看向楚轩,“轩小子,你领着你妹妹熟悉一下楚家,丫头若是需要什么尽管对赵管家说就好。不行不行,还是老夫先领丫头去清风阁。”楚老太爷一阵风似的走到白九儿面前,强拽着白九儿离开前厅。

等到人走后,屋子里炸开了锅。

“二嫂,你看看那个女人,什么态度,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会,竟然对咱们如此无礼,爹也是,竟让这么一个女子进门,爹到底在想什么!”三夫人气的涨红着脸,拍着桌子,“清风阁那是什么地界,竟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丫头片子,爹老糊涂了不成!”

“好了!说够了没有!”三老爷看着自己的媳妇,“回你的院子!”三老爷脸色也不好看。

三夫人住了嘴,但是脸上的怒意却没有消散,“冲我发什么火,有本事去找爹理论!哼!”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让二哥二嫂看笑话了,三弟在这里赔不是。”三老爷拱了拱手,转身离开。

二老爷和二夫人脸色同样不好看,可是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彼此对视一眼,沉默着离开。

清风阁是楚府院落中最精致的一处,冬暖夏凉,楚家人击破了脑袋也想往这里挤,可惜都不够资格,现在却轻巧的给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哪有不恼的道理?

楚家的嫡长女可不同于别的家族,单单每月的月例就比其他房的嫡女多出十两银子,吃穿用度不用说,就是其他嫡女见了嫡长女,都要伏小作低,这是楚家的规矩。

楚家嫡长女的位子通常都是空出来的,即便是第一个出生的嫡女,都要排在嫡长女后面。而真正的嫡长女却是选出来的,每一任当家可以选出一名嫡长女,也可以不选,但是一旦选出,楚家必定全力支持。

白九儿一来就成了嫡长女,而且还是一个毫无楚家血缘的人,不得不让大家眼红妒忌。

“丫头,怎么样?”楚老太爷领着白九儿在清风阁转了一圈,而后期待的问道。

白九儿坐在客厅之中,打量着,点点头,“可以!很精致。”

楚老太爷挑眉,目光转到竹雨的身上,上下打量一番,神色一闪,却没有说什么,“丫头,你和轩小子聊着。”楚老太爷柔和的看着白九儿,而后起身离开。

“清风阁和祖父住的院子离得近,你在这里他们也有些忌讳,不会过分找你麻烦,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楚轩看着白九儿,关心的提醒着。

“晓得。”白九儿点点头。

正说着,赵管家走了进来,对着楚轩和白九儿福了福身子,“大小姐,老奴已经将您的行李送入清风阁中,案例大小姐身旁需要四个一等丫鬟,四个二等,八个三等,粗使婆子……”赵管家恭谨的说着,“人已经聚齐,烦请大小姐去院子中挑选。”

“九儿就有劳赵叔了。”楚轩对着赵管家点点头,而后转头看向白九儿,“这段日子我要出远门,你自己保重。”楚轩转身离去。

白九儿跟着赵管家来到院子中,院子里站了两派婢女,一排婆子,等着白九儿挑选。茯苓跟在白九儿身旁一眼扫过去,眉头不自觉蹙起来,竹雨却面无表情,两人都跟在白九儿身后,沉默着。

白九儿眉头微挑,转身看向赵管家,“一等丫鬟的名额还需两个补齐,其他的赵管家看着办吧。”白九儿也不罗嗦,说完离开。

赵管家怔了一会儿,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回头选了人,领了剩下的人离去。

白九儿回来客厅,茯苓和竹雨站在身后两侧,眼前站着几排人,前两个打头,后面四人一组,都小心低着头。

“自己报名吧!之前在哪里做事,自己说明。”白九儿左手轻轻扣着桌面,目光锐利的扫射着。

“奴婢沉香,先前在书房做事……”

“奴婢百合,之前在老太爷身边侍奉……”

“奴婢……”

等到这群人介绍完,已经大半天,沉香和百合是补上来的一等丫鬟,而后面的四个则是二等,还有八个三等,五个婆子,白九儿手上的动作一顿,眸子一一扫过众人,“我不管你们之前侍奉的是哪个主子,也不管规矩如何,在这里,都给我安分一些,到时候别愿我没有提醒。”白九儿微微侧头,“茯苓,带她们下去,怎么安排你看着办。”

“是,小姐!”茯苓已经改了称谓,领着众人退了出去。

白九儿揉揉额头,暗自叹息。

“没一个省心的!竹雨,其他人有消息了吗?”

“没有。”竹雨神色一暗,“奴婢一直找寻,可是没有丝毫线索。”

白九儿轻笑一声,“奴婢?你可真是。”

“习惯就好,这样不会惹人话头。”竹雨也很无奈,“毕竟时代不同,只能入乡随俗。”竹雨扶额。

看着竹雨的动作,白九儿抿嘴摇头,却没有再说什么。

“小姐!”这时候,茯苓走了进来,对着竹雨微笑着点点头,“人都已经安排好了。”茯苓手中端着杯热茶,放到白九儿旁边的桌子上。

“凭什么!凭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祖父疯了不成?

那个女人来历不明,和楚家八竿子也到不到一起,竟然让她成楚家嫡长女?真是笑话!楚家都死绝了不成!”

女子气呼呼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屋门紧闭,手中摔掉四五个杯子。

“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你才是楚家的嫡长女好不好,祖父凭什么不立姐姐,反而是让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让她成为楚家人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女子怒红了脸,瞪着椅子上沉默坐着的另一名女子。

“蕊儿,好了!你都走了大半天了,不累么?”女子把玩着手腕上的玉镯子,嘴角勾着笑,可笑眼底却无一丝笑意,抬起头来看向对方。

“祖父已经决定,谁能反驳的了?即便没有血缘,入了族谱,也就是楚家的人了,以后这种话休要在胡乱说。”女子一脸正色。

“姐姐!你当真一点儿都不担心?你当真甘心?”楚明蕊走到女子面前,急声问着,“姐姐的才情祖父不是一直都夸赞的吗?而且整个通州谁不知姐姐大名?

那个女人算个什么东西,她凭什么和姐姐挣,凭什么和姐姐夺?况且还是个身份不清不楚的外人!祖父脑子病糊涂了不成!”楚明蕊气冲冲的吼着,眼睛瞪的老大,当真气的不轻。

“好了,好了!”女子站起身来,走到喋喋不休的楚明蕊面前,将手中刚拿的一块糕点塞到对方嘴里,“入了族谱,以后她就是咱们的姐妹了,好好相处吧,我先回去做绣活了。你的绣工也太差了些,多多练习,省的娘又说你。”女子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微笑着离开。

楚明蕊眼下嘴里的糕点,脸上的怒气不减反曾,一气之下将腿旁的凳子踢翻。

“娘,这可是真的?”楚明馨焦急的来到三夫人的院子里,找到三夫人,几声问道,“娘到底怎么回事?难不成那个女人是大伯的野种?”

“馨儿!”三夫人脸色沉下来,“这种粗鄙的话也是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说的?”

楚明馨被三夫人一瞪,气势弱了下去,但是脸色却一直不怎么好看。

“嫡长女哎,娘,祖父太偏心了,就算是二姐姐成了嫡长女,女儿也不会有何怨言,可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成了嫡长女,这到底是什么事嘛!”楚明馨眼里满是不甘。

三夫人眼底闪过不耐,她也是无可奈何,楚家人除了大房,估计谁都不服,可是不服又怎样?现在当家的人是楚老太爷,他们小辈能说什么?

“娘,不让去找族里的人说说,他们必定会阻止祖父。”楚明馨眼前忽然一亮,感觉自己想了一个绝佳的注意,“族里的叔伯肯定不会同意的,毕竟那个女人不是楚家骨血!”

三夫人眉头紧蹙,“你祖父就是族长。”三夫人脸色有些迟疑,可是心中也有些动摇,虽说老太爷是族长,但是只要族里的人出面,或许真的可以阻止,三夫人眼珠子一转,眼底的不耐消失不见,“馨儿,你在屋子好生刺绣,娘出去一下!”说完急匆匆离开。三天,距离开祠堂还有三天,她必须抓紧。

二夫人脸色铁青的坐着,手中的帕子拧来拧去,脸色阴晴不定,嘴唇抿着,恨不得咬出血来,对面坐着三夫人,脸色同样难看。

“二嫂,咱们可是只有三天的日子了。”三夫人面露焦急,“爹一意孤行,娘又不在了,即便爹再喜欢那女子,咱们也不能老是由着他的性子。”

二夫人神色渐渐缓和下来,端起手旁的茶杯,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咽了一口茶水,这才抬头看向三夫人,“三弟妹说的在理。”

三夫人一听二夫人的话,暗自松了一口气。

三日后,天没有大亮,白九儿就醒了过来,察觉眼前有虚影微晃,刚要动作就被人按住,“是本王!”熟悉的声音从白九儿耳旁响起。

白九儿微蹙的眉舒展开,眨眨眼睛熟悉了屋子的暗度,秋叶凌冰坐在白九儿床边,手松开白九儿,双手环胸,“本王很准时。”秋叶凌冰目光锁定白九儿的脸颊,嘴角微勾,眼神略微朝下移动,来回瞥了几圈。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