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耽,瓶邪,麒麟劫39,尸王不仅是尸王,而是 灵皇

来源:虞青颜 2018-09-07 21:28:53

第39章 群妖

本来睡得很沉的大白突然抬起小脑袋快速的抖动着两只小巧的耳朵,然后小心翼翼的从石床上蹑手蹑脚的跳到张起灵的腿上,而本来闭目养神的张起灵也突然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红光,张起灵慢慢站起身将大白抓起来搁到自己肩头。

吴邪还拉着张起灵的手,张起灵轻轻将手从吴邪手中抽出放进斗篷里盖好,带着大白离开了山洞。

山洞外,一些修炼有成,生出灵智的妖怪全都聚集在张起灵布下的结界之中,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

当张起灵带着变回本体大小的大白来到这里时,那些妖怪都围了上来,焦急而恭敬的跟张起灵打着招呼。

“灵皇,白虎君,外面好多天师。”

“对啊,灵皇,那些天师在整座阴山都布下了法阵,或者搜寻的天师队伍,我们躲藏不起来。”

“灵皇大人,我们要跟天师开战了吗?”

“我们不怕他们!竟然敢进阴山捣乱,让他们全都有来无回!”

“对!白虎君说过!这些人都是进来找灵皇麻烦的!我们可以随便吃!”

“随便吃!”

大白本来神气的站在张起灵旁边的,但是当那些妖怪全都嚷嚷着说,大白说过这些天师可以随便吃的时候,他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站到了张起灵的身后,竭力不让张起灵看到他。

张起灵回头看向大白,大白尴尬的低下头,耳朵和尾巴都不安分的动着,显然不肯为自己那近似趁火打劫的话语认错。谁知张起灵并没有责怪大白,只是嘴角微动,给大白传音入密说了些什么,本来还垂头丧气的大白立刻兴奋的跳起来,变作巨大体型,威风凛凛的站在张起灵旁边朝着那些因为看到他突然变化而骚动起来的一众妖怪大声的说道

“外面全都是心怀不轨的天师,他们就是想要进来抓住我们,用我们的内丹炼药!他们还想对主人下手!”

大白话刚喊完,下面的妖怪全都暴躁的嚷嚷了起来

“敢对灵皇大人下手!全都咬死!”

“剥皮抽髓!”

“吸干他们的血!”

“魂魄抽出来,我们也可以拿来炼丹增长修为!”

……

大家吵成一片,恨不得立刻冲出去跟那些天师打起来。

“嗷!”

大白一声怒吼,让吵闹的不成样子的群妖安静了下来,然后他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继续说道

“主人说,无需跟他们硬拼,害自己受伤,大家只需不断的骚扰他们,不给他们安宁。不过,其中那些穿深紫色衣衫的天师就不用客气,但那种天师也非常的厉害,实力不够的不要硬拼,实力够的就当场做掉。当然,其他的天师,有非要追着找麻烦的,同样也不用客气,全都吃了!吃不完抓回自家洞里养着慢慢吃!洞里养不下就往我家洞里塞!我家山洞大!”

说到最后,大白居然狡猾到正大光明的贪起了便宜,往天大白不服管教时,张起灵都会开口制止,但是今天他却没有开口,任由大白胡闹,大白看张起灵居然没有责骂自己,胆子更加的大了起来。

“那些穿深紫色衣衫的天师中!有个留长胡子的老头儿!遇着了,立刻通知我,给我往死里打!就是他!就是他暗算我!他们家的人,暗算主人!还暗算吴邪!”

“白虎君,吴邪是谁?”

一只豹妖疑惑的看着正气凛然的大白,不知道他口中的吴邪是谁,这阴山里没这号妖怪啊。

“吴邪是…是…是主人的好朋友!问那么多做什么!反正,遇着那死老头!必须通知我!”

大白跳着脚的咆哮起来,吓得那些妖怪全都一哄而散直奔那些游走在阴山里的天师而去,整个阴山突然窜出一股股浓烈的妖气,妖气徘徊在空中,将太阳的光芒也遮挡了起来,整座阴山瞬间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张起灵默默的看着那些妖怪一哄而散,他将之前布下的结界撤去,只在山洞附近几里处留下了结界,然后纵身一跃站到大白的头顶,大白伸长脖子在空中嗅闻着气息,张起灵抬手指向一处,大白尾巴一甩,轻巧的跃到半空中,朝着张起灵指出的方向急速奔去,不过这次他没有使用那种消耗体力和灵力的瞬移,只是以正常的速度奔跑着,但就是这样,他的速度也是惊人的,几个呼吸间就没有了踪影。

守在阴山外的吴二白和吴三省还有潘子,看着突然被一片黑暗笼罩的阴山全都站了起来,吴三省手一挥便对潘子吩咐道

“潘子!立刻回去调灵卫来!阴山里面出事了!把所有的灵卫全都带来!”

“是!”

潘子领命后,立刻转身跳上一旁的骏马策鞭往吴山居赶了回去。

“老二!山里怎么了?怎么天突然都黑了?”

“妖气!山里的妖物全都出来了,藏镜庄带了太多的天师进去,怕是将整座阴山里厉害的妖物都给惊动了。”

“怎么办?万一这些妖物冲出阴山,这周围的山民都会遭殃的!”

“潘子带来灵卫后,让他先带人将这附近的山民全都疏散出去,然后守住阴山各大出口!绝不能让那些妖物冲出阴山为祸!”

“是!”

吴三省抽出一柄桃木剑站在吴二白身旁,准备随时对付会冲出来的妖物。

二吴身后不远处一棵不起眼的大树上隐约有东西闪过,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在距离大树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后面,王盟着急的张望着,随后刚刚从树上闪过的那个影子落在王盟旁边,露出了胖子那熟悉的面孔。

“胖爷?怎么样?打探到了什么没?有没有少主的消息?”

王盟立刻着急的询问吴邪的消息,胖子谨慎的趴在王盟旁边将自己的身形隐藏起来才回答道

“没有,这里是阴山外围,想必那小哥是将吴邪带进了阴山深处。现在整座阴山的妖物都被藏镜庄撺掇的那些天师给惊动了,咱俩要想进阴山,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小王盟,你可得想好了,这次进去,咱俩可不一定能安全回来啊。”

胖子难得慎重的看着王盟,王盟眼中虽充满了恐惧,甚至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可他却紧拽着双手坚定的点点头道

“我是老爷捡回去的,老爷救了我一条命,又让我从小跟在少主身边,少主带我不薄,说句不懂规矩的话,我是拿我家少主当兄弟一样看待的。没有老爷,没有少主和吴家,我还不知道被哪条野狗给吃了呢。这次就算死那阴山里面了,我也不怕。”

“别乌鸦嘴,胖爷我还不想死。这次算是我报答吴邪之前几次的救命之恩,不然谁愿意往这麻烦里钻。得嘞,咱俩也别磨叽了,阴山里那些妖物的妖气将整座阴山都给笼罩了起来,里面鱼龙混杂,我们抓紧机会潜进去。”

“嗯。”

“小王盟,你真还记得上次找那小老虎的地儿?确定咱能找到那小老虎,然后再找到吴邪?”

“记得!胖爷,快别说了,潘哥带着庄里的灵卫回来了,快走,别给发现了。”

王盟猫腰站起身,推着胖子往阴山方向走去,两人避开吴二白和吴三省,趁着那些赶来凑热闹的天师被阴山的异象震惊之时,顺利的潜进了阴山。

整座阴山充斥着各种妖气和天师的灵气,灵波动荡,随处都可见发生冲突的双方,可那些妖怪在发现敌不过天师时,就会利用对阴山地形的熟悉迅速逃窜。但当天师能力不及妖怪时,就会被无情的扑杀。整座山里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让妖怪和天师都陷入了疯狂之中。

而此时,身处阴山东南方向的张起灵和大白两人却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大白变回正常大小站在张起灵旁边,两人都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什么。

时间慢慢过去,阴山里的妖怪和闯进来的天师打得天昏地暗,因为阴山的特殊,天师的灵力不能完全发挥,而这些妖物又是长期居于阴山,对阴山的地势环境非常的熟悉,所以相比较起来,天师受创比较严重。可这些人觊觎藏镜庄开出的条件,没有退出阴山的打算,大战还在持续着。

站在张起灵身旁的大白,突然甩了甩尾巴往一棵树后面扑过去。

咔嚓

轻微的断裂声传来,大白口中叼着一具尸体从树后面走回张起灵身边,尸体身穿深紫色天师服,是藏镜庄的天师,随口将已经完全断绝气息的尸体丢到张起灵脚下,大白舔了舔沾在嘴角的鲜血,眼神凶狠的瞪着那棵树后面。

“果然不愧是尸王身边的妖兽,还未化形已是如此了得,等你能化形了,还如何了得。”

苍老的声音从那棵树后面传出,随后南星子自树后面缓缓走出目光灼灼的看着没有任何反应的张起灵,眼中充斥着令人心悸的狂热。

“尸王…传说中的尸王…气势灵力果然非同一般。您跟我走,跟我去藏镜庄,我保证,不会伤您性命…”

南星子好似着魔一般看着张起灵,并且一步一步的靠近,大白挡在张起灵前面怒视着南星子,低声嘶吼着不准南星子靠近。

“您是最完美的僵尸…用您的内丹…能造出跟您一样完美的僵尸…少庄主,天赋极强,只要您愿意帮他,到时候你们在藏镜庄将得到最高的地位…您跟我走吧…”

“嗷!”

大白一声怒吼,直扑过去朝着南星子的脖子咬下去,南星子再次挥手撒出药粉,大白接连怒吼,强劲的气息将漂浮着的药粉吹散,大白一爪子抓向南星子,南星子连忙往后退去,躲开大白的攻击。手中更是幻化出一柄长剑刺向大白,大白左躲右闪,双爪狂挥,根本不给南星子下手的机会,打得南星子毫无招架之力。南星子的神情也从一开始的从容变得越发凝重,甚至开始带着淡淡地惊恐,他实在无法想象,一头未化形的老虎,竟然如此了得。

张起灵看大白打得火热,也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他估摸着吴邪应该快要醒来了,便不想再耽搁,随手从身后的虚空中拉出之前他用过的那把黑金古刀,张起灵挥刀劈向南星子,正在跟大白缠斗的南星子心间一阵抽搐,想要躲开,但是大白突然甩过尾巴缠住南星子的脚踝,将南星子摔倒在地,南星子倒地的瞬间,张起灵的刀锋正好劈过来,直直的刺进南星子的丹田处,南星子一口鲜血喷出,用力踹向大白,从大白尾巴中扯出自己的脚,他坐在地上捂着自己鲜血直流的腹部狼狈的往后退去。

一招废掉南星子后,张起灵正欲离开,南星子却嘶哑的喊叫道

“你…你逃不掉的,你身上…还有…还有…你最终还是会落到藏镜庄手中的…”

话未尽,大白直接一口咬断南星子的脖子,彻底断绝了南星子的气息,为了防止南星子也会出现齐羽那种死而复活的诡异情况,大白直接一爪将南星子的心脏挖出然后一口将其吞下。

总算报了被南星子偷袭之仇,大白开心的跑回张起灵旁边用力的蹭着张起灵,可张起灵淡然的神色间却蕴含丝丝忧虑。南星子临死前所说的话,必定是有所原因,不然他不会临死还会那样的言之灼灼,好像胜券在握一般。

看也也未看南星子的尸体一眼,张起灵直接转身往山洞所在方向赶去。大白却未跟随张起灵离去,而是追着在南星子气绝之时偷偷离开的那队藏镜庄灵卫而去。之前这队灵卫一直隐藏在暗处,想来是打算在恰当的时机出现帮助南星子对付张起灵和大白。谁知才刚一照面没一会儿,南星子便死在了张起灵手中,这些灵卫自然想尽快离开回去报信。谁知张起灵早已知道这队灵卫的存在,只不过他根本未将他们放在眼里,解决了南星子后,便任由大白处置了他们。

张起灵的身影消失后,大白前去的方向不时的传来惨叫声,就连已经走远的张起灵也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血腥味。张起灵眉头微皱,立刻屏住了呼吸,但胸间依旧翻滚的厉害,他停步努力压制着心中骤起的食欲,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重新往洞府方向回去。

山洞中,吴邪还未醒来,张起灵坐到床边替吴邪把了把脉,吴邪的气息依旧虚弱,可尚算平稳,张起灵再次咬破指尖,在吴邪眉间滴上一滴鲜血,鲜血也同样继续渗进吴邪眉间,他眉间那点印记颜色也同样深沉了一些。

帮吴邪压制住体内的尸毒,张起灵盘膝坐到床尾处沉息进入了修炼状态。南星子死前的话提醒了张起灵,之前那些刺进他体内的符针,虽被吴邪和他自己尽数拔除,可张起灵的经脉上依旧残留着一些符篆的印记。南星子说自己身上还有着什么,指的肯定是这些符印。这些符印并不只是符针发作后残留的印记而已,一定还有着其他的作用。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张起灵必须尽快将这些残留的符印尽快除去

未完待续

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谢绝转载。图转侵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