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愤!凶手利用碰瓷绑架奸杀花季少女,证据确凿却无法执行死刑

来源:青木梨涡 2018-09-07 23:36:53

故事发生在印第安纳州的富兰克林市,这是一个只有2万多人口的城市,距离印第安纳州的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只有20英里的距离。

1997年9月的一天,天黑后不久,警察在附近一个郊区的小路的停车标志前,发现一辆车停着不动。警察上前查看,发现车熄火了,但是车灯亮着。

警察查看到车前座上扔着一把车钥匙和钱包,他立刻觉得事有蹊跷。因为如果说车坏了人必须离开的话,不可能丢下车钥匙和钱包。

他打电话到总部查询车牌,了解到这辆车属于18岁的女学生凯利·埃卡特(Kelly Eckart),但女孩儿却并不在车上。

失踪的18岁女生凯利·埃卡特

警察打电话到凯利的家里,凯利的妈妈接了电话。妈妈说自己当天晚上很早就睡了,睡到2点半的时候忽然接到警察的电话,说在路边找到了凯利的车,想问问凯利有没有回家。

凯利的妈妈说,没有吧……她可能是车坏了,人在外面求助呢吧……

印第安纳的夏天大概10点左右彻底天黑,天黑后不久警察就找到车,找了几个小时的人找不到,2点半给她妈妈打电话。结果她妈说,凯利平时在当地的沃尔玛打工,当地民风淳朴,不太可能出事的。

我只能说这个当妈的心好大,都半夜2点半了孩子不见踪影,还很淡定的说,从来没想过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会发生……

凯利的妈妈康妮·萨顿(Connie Sutton)

警方很快注意到,在凯利的车后面有一块很新鲜的撞痕。警方分析有可能是有人故意趁凯利 在停车标志处停车的时候碰瓷,这样凯利就会自然的离开驾驶室。

凯利的车后面发现一块很新鲜的撞痕

但这只是一个猜测,警方还是按照程序展开了搜索。接下来当地警方和志愿者搜索了附近大部分的区域,虽然一无所获,他们还是满怀希望不断的找。

直到4天后,两个遛狗的女人报告说,在40英里以外的一条沟里,发现了凯利的尸体。

40英里之外的一条沟里发现了凯利的尸体

在尸体被发现的现场,警方没有找到死者的珠宝和眼镜,她的鞋子也不见了。尸体的姿势,手臂的摆放等等,都说明这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她是在死后被抛尸到这里的。

法医验尸的结果显示,凯利是被勒死的。她的脖子上发现了三条带子,其中包括一条金色的金属链条,一条运动鞋上的鞋带,还有一段被扯断的工装裤的背带。

金属链条和鞋带

被扯断的工装裤的背带

在死前凯利曾经被性侵,而且曾经被枪击。在她的头部右上方有一处被枪击的伤痕,但是子弹却并不是铅做的,而是蜡做的。

这种子弹一般用于一种高压枪,而这种枪最常用的场所是屠宰场,工人们用这种枪和子弹射击牲畜的头部,使它们即刻晕厥,从而便于屠宰……

警方分析当天的情况,很可能凶手尾随凯利到了这个停车标志处,刻意撞击她的车,骗她下车查看被撞的情况,然后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用这个高压枪射击她的头部,然后把昏过去的凯利抱上车带走。

鉴证人员也在凯利的衣物上找到了一些纤维,这些纤维的材质跟地毯常用的材质类似,说明她曾经被白色的毯子包裹过,然后接触到了车内的绿色地毯。

从凯利的衣服上找到的纤维

凯利是一个公认的好孩子,她的性格开朗,刚刚高中毕业,拿到了奖学金过了夏天就上大学。看到一个即将展开大好人生的孩子,被这样夺去生命,家人和警方都觉得难以接受。

负责调查的警探巴德·艾克龙(Bud Allcron)说:我调查过很多谋杀案。这起谋杀案是非常令人心碎的,因为她只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才刚刚开始自己的生活,以及刚刚进入大学,并且准备开始一段幸福的生活。然而这些都被没有理由地夺走了,实在是令人心痛。

负责调查的警探巴德·艾克龙

从失踪到发现尸体之间相隔了4天,警方第一步想确认凯利正式死亡的时间,他们找来了尼尔·哈斯克尔博士(Dr. Neal Haskell),他的专业是法医昆虫学,尼尔博士在尸体上发现了许多绿头蝇的尸体。

绿头蝇是一种对腐肉特别感兴趣的苍蝇,所以最常出现在高度腐败的蛋白质(比如腐肉、动物尸体)周围,它的一个特点是——就像秃鹫一样——动物上一分钟断气,下一分钟它们就会立刻降落在尸体上。

所以通过分析绿头蝇产卵和生长的速度往回推算,就能基本上判断出死亡的时间。

通过分析,尼尔博士判断凯利在失踪的当晚就被杀害了

警方开始调查凯利在失踪当晚的活动,可以确定她先在沃尔玛打工,晚上10点她就下班了。

下班之后,她跟男友以及男友的妈妈一起购买了一些东西,到11点15左右,他们结束购物分别驾车离开。所以最后一个见到凯利的人,就是她的男朋友。

凯利和男友安东尼(Anthony)

警方对安东尼进行了一番调查,要求安东尼提供当晚不在场证明。安东尼声称自己在跟女友分开后就不曾再见面。他说自己之后去了一家零售店买东西,店员可以证明见过他。

警方调查的时候,店员虽然无法记住小伙子的脸,但是安东尼提供了当晚购物的收据,收据上有明确的时间,最后排除了他的嫌疑。这个插曲再次告诉我们,购物的收据有时候是非常有必要保留一段时间的。

无奈之下,警方只好向公众求助。他们公布了相关细节,并且第一次告诉公众,凯利当晚穿的球鞋目前没有下落,他们找到了一双一模一样的鞋子,放在展板前,希望大家能帮助提供线索。

三个星期后,警方收到了热心的群众来电,有人在20英里以外的阿特伯里野生环境保护区的厕所里,发现了一双被遗弃的球鞋。

这双球鞋也少了一根鞋带,最后证明,的确就是凯利 当天穿的那双鞋。

于是警方开始以这个厕所为圆心,展开了对这片面积有33000英亩的野生环境保护区的搜索,希望能借此发现第一案发现场,但结果是一无所获。

一个星期后,警方又获得另外一条线索,就在这个野生环境保护区,之前也发生过一起类似的凶杀案,受害者同样是一个年轻的女性,死亡方式也是被勒死。

上一个案件的受害人,26岁的沙龙·梅尔斯(Sharon Myers)

当听到这个线报,办案警官后脖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因为之前还只是一个独立的案件,现在相邻地区出现另一个犯罪模式如此雷同的案子,那么也许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连环杀人凶手。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旧案先破了,凶手是沙龙·梅尔斯的同事杰森·哈贝尔(Jason Hubbell),也是属于冲动杀人。两人在工作的时候吵起来导致矛盾激化,回过头这男的就找个机会把女的给勒死了。

旧案的凶手杰森·哈贝尔

凯利身上找到的DNA与杰森·哈贝尔不符,而凯利和杰森·哈贝尔生活中也并没无关联,所以这条线索基本上没什么用处。

身边的嫌疑人一个个被排除,原本以为有关联的另一个案件也被证明无关。虽然有了凶器,有了尸体,却无法确认嫌疑人,整个调查无力的又走进了死胡同。

没办法,警方再次向群众们发出求助信号。

群众果然非常给力,警方一口气收到了800多条线索。一条条排查下来,其中的一条线索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有人报告说,每天晚上在凯利工作的沃尔玛门外停车场,总有个开皮卡的男人坐在车里张望,目击证人甚至说,曾经看到过这个男的下车来,走到一辆车前,仔细的往里打量了一阵,又回到自己的车上呆着。

那个被打量的车,看起来也很像凯利的车。

警方在沃尔玛门前设下监控,很快就找到了这个皮卡痴汉。痴汉名叫杰夫·瓦格纳(Jeff Wagner),37岁,工人,正在离婚进行时。

皮卡痴汉杰夫·瓦格纳

警察问他为啥蹲在沃尔玛门口,不购物也不等人,到底是所图为何?杰夫回答说:“为了认识更是漂亮女生”。

这个杰夫被拍到一个星期有2至3个晚上都在沃尔玛门口蹲守,看起来真的很可疑。后来被警察追问烦了,他干脆的说,那就验个DNA吧。然后DNA的结果不符。他被排除了嫌疑。

虽然这条线索走不通,热心群众并没有泄气,他们迅速的提供了另外一条线报。有个名叫斯科特·奥弗斯特里特(Scott Overstreet)的人,也许跟这个案子有点关联。

斯科特·奥弗斯特里特

警方找到了斯科特,这人看起来凶巴巴的不怎么样,可是其实并没有犯罪记录。在询问的过程中,一开始他坚持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在警方的多番询问之下,他终于吐露了详情。

他还有个哥哥,叫迈克尔·奥弗斯特里特(Michael Overstreet)。在案发的那天半夜,迈克尔跑来找他,要他开车去阿特伯里野生环境保护区。

迈克尔·奥弗斯特里特

开车的时候他回头看到了车上后座躺着一个失去了知觉的姑娘,身上裹着白色的毯子。斯科特说他跟他哥说了,别伤害这个姑娘。他哥回答说,不用担心,我不会的,我就是把她扔这儿就完了。

然后迈克尔要求斯科特几个小时后回来接他,斯科特没同意,迈克尔就要他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婆,让老婆几个小时后到某处去接他。

斯科特带着警察找到了当晚他和迈克尔分手的地方,警方在那里找到了凯利的BB机,眼镜,还有其他的首饰。

嫌疑人迈克尔是一个工人,已婚,育有五个孩子,之前没有犯罪记录。他曾经加入美国海军,但是三个星期后就被退伍回家,原因是:精神有问题。

在警察询问的时候,迈克尔彻彻底底的否认了自己与凯利的死有关,他也提供不了不在场证明,不过他就是坚决的简单的否认,“不!不是我干的!”。

警方搜查了迈克尔的家,在他家里的橱柜里,发现了一把点22口径的来福枪还有若干子弹。

检查后发现那些子弹是特制的,它们的弹头不是铅,而是蜡。这与凯利头部的伤痕吻合。

但是这也并不能完全证明这就是那把伤害凯利的枪。警方还在迈克尔家发现了一张白色的毯子,并且发现他的厢式车后面的地毯是绿色的。

在对比了白色毯子和绿色地毯与凯利身上找到的纤维之后,证明它们是同一来源。

这几根纤维坚定的证实了迈克尔用这块白色的毯子包裹了凯利的身体,凯利也曾经到过迈克尔的车上。

然后警方对比了迈克尔的厢式车和凯利的车,证明了撞痕也吻合。最后DNA结果出来,迈克尔的DNA与凯利身上留下的DNA一致,这下铁证如山,凶手没跑了。

警方做案情重构的时候分析,迈克尔经常去凯利工作的沃尔玛工作,所以应该见过她。

当晚他在停车场看到凯利和男友分开,随后开车跟踪,到了一段比较偏僻的地方之后,他果断碰瓷,把凯利骗下车,然后用来福枪把凯利打晕,抱上车。

开车到野生环境保护区,性侵了凯利然后把她勒死,之后自己甩手就离开了。几天后他回到现场,把凯利的尸体挪到了后来发现的地点。

警方为了更周全,也同时检验了弟弟斯科特的DNA,证明他没有在凯利的身上留下DNA,最后检方决定给斯科特提供豁免,让他作为污点证人上庭指证他哥哥。

五个星期的庭审后,迈克尔被判罪名成立,陪审团建议死刑,法庭接受建议,2000年7月31日他被判处死刑,计划于2008年执行。

这个故事还有后续。

2002年的时候,凯利的父母发起了一项运动叫“凯利的权利",要求法庭给予受害人家属对审判施加影响力的权利。

在对迈克尔审判的时候,凯利的家人不被允许出庭讲述自己的感受。凯利的妈妈因为这个运动获得了曾经录取凯利的富兰克林学院荣誉法学生证书。

富兰克林学院设立了一个“凯利·埃卡特奖学金”,帮助了超过10个学生付大学的学费。在校园里,学生们为凯利种下一棵树纪念她。

在凯利曾经工作过的沃尔玛,墙上悬挂的失踪人口看板上仍贴有凯利的照片,提醒着大家曾经发生过的悲剧。

凯利的妈妈康妮·萨顿组织了一群志愿者,志愿保护她的高中的孩子们回家。她至今佩戴着凯利的诞生石,她的手包里一直放着凯利被害的那天晚上佩戴的眼镜,脚链还有车钥匙。

她说每次看到凯利的朋友结婚的时候,就想到自己的女儿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可能,“这不公平”。

再放一次这张照片,觉得她好美

好,擦干眼泪我现在要开始吐槽了。你们以为正义得到了彰显,冤屈得到了伸张吗?你们真是太天真了!

在看完这个案子之后,我去搜索了一下相关新闻,然后发现,2003年的时候迈克尔对死刑裁决提起听证要求,被拒。然后2007年,他又对这个驳回再次提出听证。他起诉的理由是:

“(a) 法庭审判前没有评估辩诉要约,这使他的死刑判决不公平且不可靠”以及“ (b) 警方涉嫌在迈克尔的犯罪行为和原因方面有虚假证据。对埃卡特头部伤痕鉴定中违反了正当司法程序。.”

在审判的时候,迈克尔的律师提出,他有过悲惨的童年,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从小就有各种幻觉,而他妈不给他治。他特别疼爱他的孩子们,也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他在监狱里是模范犯人。

2007年的法庭资料上说,第八修正案上规定了,死刑犯如果有严重的确诊的精神病,而这种精神病是他产生幻觉的原因,这个幻觉使他犯罪,同时他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被判处死刑的话,那么他不能被执行死刑。

2007年的这次听证会结论是,死刑仍然有效,但是暂时不能执行死刑。因为这位迈克尔是个精神病,所以他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杀了人之后要偿命,所以咱们暂时不能让他偿命啊。

这个理由实在是有点不能理解!

2014年11月,法庭再次听审,法官简·伍德沃德·米勒(Jane Woodward Miller)再次判定不予执行死刑。

来大家跟我再来重温一遍凶嫌的背景:

这是一个结婚好几年,生了5个孩子,而且日子过得挺正常的一个男人。他说自己有病,然后他就可以无休止的在监狱里待下去让纳税人接着养他了。

这算是公平正义吗?

唯一的问题就是,就算他们是在犯病的时候杀的人,为什么清醒了之后不羞愧的去死呢?

我本来想借机再提醒一下大家,平时开车的时候要记住上车锁门,任何情况下不要急着下车这些安全事项。可是这个案子看的我真是太堵心了。什么也不想说了,就这样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