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人60年前给黑泽明做的海报,现在看仍不过时

来源:凤凰新闻 2018-09-08 11:16:01

为纪念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电影中心(Film Center)正式变更成立为国立映画资料馆(National Film Archive of Japan,以下简称NFAJ),以及纪念著名导演黑泽明去世20周年,NFAJ举办了黑泽明电影海报主题展览——「旅途中的黑泽明」。

本次纪念展以黑泽明研究者槙田寿文的藏品为中心,展出来自全球30个不同国家的84张、总计25部黑泽明电影海报。

汉斯希尔曼1962年为「七武士」制作的西德海报

其中,电影「七武士」(1954)的海报来自14个国家,数量最多。最大画幅的是由设计师汉斯希尔曼设计的西德版海报,他截取了电影「七武士」中武士和土匪之间混战的战斗画面。NFAJ中心将8张A0纸张组合成一张巨幅海报来展现。

“希尔曼通过在纸上反映电影的构成来表达他对黑泽明的尊重,”NFAJ首席研究员、也是本次海报展策展人冈田秀一说。

实际上,在参展的众多海报作品中,每张海报都展示了各个国家的设计师和画家对黑泽明电影大胆的诠释。

1954 「七武士」日本本土海报

1960 Marian Stachurski 「七武士」波兰海报

1959 Raimo Raimela 「七武士」芬兰海报

为西德设计「七武士」的设计师汉斯希尔曼在1959年还为黑泽明电影「罗生门」 的重新发行制作了新的海报,带来了更前卫的艺术性。

在他的作品中,希尔曼避开了普通海报的简单技巧。“横跨海报的三条横线象征着电影的独特叙事,其中包括不同角色的冲突故事,”冈田说。“这表明对黑泽明的工作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1959 Hans Hillmann为「罗生门」制作的西德海报

“那个时代,全球各国的海报设计师们制作大多都基于电影中的静态画面。”冈田说,“在一部黑白电影的情况下,由于不同设计师独立着色,截然不同的海报风格和个人特色就跃然纸上。”

其中,冈田谈到“绘画的水平高低会产生最重要的影响”,他举例了Carlantonio Longji制作的「蜘蛛巢城」的意大利海报。海报再现了电影中的英雄暴露于无数利箭的场景。

1959 Carlantonio Longji 「蜘蛛巢城」 意大利海报

「七武士」 意大利海报

这个时代的意大利海报比较习惯于强调画面的色彩和作画的品质。人们观看时想象的的方式仍然以电影为基础,但不是将它留在黑白中,而是用血红色和其他色彩丰富的阴影来提升场景的戏剧性。

而东欧海报则倾向于抽象。波兰和捷克设计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看起来不像是动作电影”。

1968 Andrzej Krajewski「椿十三郎」 波兰海报

1960 Wuwdisaw Yanishevski 「泥醉天使」 波兰海报

1959 「蜘蛛巢城」 波兰海报

1957 Jan Kubícek「蜘蛛巢城」捷克海报

1960 Stanislaw Zamecznik 「红胡子」波兰海报

「用心棒」 波兰海报

美国海报则专注于人物的表达,看起来就像镂空的剪纸一般。,比如「用心棒」(1961) 的美国版海报。

1961 Everett Aison「用心棒」 美国海报

冈田继续说:“海报能够捕捉电影。设计师以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通过自己的理解来捕捉电影的精髓。而在不同国家诞生的海报,对那个时代的国家文化、习俗也是一瞥。“

1965「红胡子」 泰国海报

1966 Eduardo Munoz Batch「红胡子」 古巴海报

1963 「天堂与地狱」英国版海报

1952 「活下去」阿根廷海报

冈田说:“只要看一下电影海报,就能看出黑泽明的作品是以多种不同的方式传入世界。能够看到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设计师如何解读它们,这真是令人幸福、着迷。设计师们精确地捕捉着电影的本质,同时也遵循自己的创作路径,在时代与国家的大背景下做出了各不相同的精彩作品。”

在海报作品之外,同时展出的还有外国新闻稿、黑泽明参加的放映节目、参与的书籍和报纸等物品。这都是黑泽明电影对全球各界人士吸引力的证明。

放置黑泽明相关的新闻资料,放映节目,海外书籍的角落。

黑泽明在拍「虎!虎!虎!」时期穿的工作夹克

「旅途中的黑泽明」

日期2018.4.17-9.23, 上午11:00至下午6:30

地点日本国家电影资料馆7楼,东京中央区京都3-7-6(京桥站步行1分钟)

费用250日元大学生: 130日元

部分海报图片由日本国家电影资料馆提供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Design360°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