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小家》周琳然这样盯着别人看,是不是太过分了

来源:桃花易谢君难见 2018-09-08 11:43:57

辅国将军坐在大厅中间,两侧坐着一些官员,苏文瀚忙上去请了安,又和其他官员问了好,方在一边落座了。

苏宜璟随苏文瀚给辅国将军请安后便站到父亲身后。

过了一小会儿,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进来在辅国将军旁边说了什么,他点了点头,朝众人道:“诸位大人,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准备请龙祭神吧!”

众人忙起身应道:“是!”

众人一起到了到了堤坝旁边。堤上早摆好了祭台。虽辅国将军身份较高,但因知府是广州府的父母官,因此端午节的请龙祭神的仪式的还是由秦知府来担任的。

衙役有条不紊的将鸡、猪头、果品、米、粽子等贡品摆好,秦知府待一切准备就绪方站到主祭位置道:“端午祭祀开始,青龙!”

礼仪官忙道:“请龙!”

乐者闻令奏乐,秦知府焚香仰拜。

礼拜完毕,礼仪官又道:“祭神!”

秦知府高颂祭文,而后道:“拜!”众官员忙跪拜在准备好的蒲团上,岸边的百姓也纷纷下跪。

拜了三次后,秦知府起身将香□香炉,众人才起身,燃放爆竹,祭神仪式这样才算完成了。

此时随着一声号角响起,从堤坝的附近同时划出十二条龙头龙尾形状的窄船,分别涂了赤、黑、青、白等颜色,这便是竞赛的龙舟。

各船上的选手动作一致的拼命划船,且都异口同声的喊着各自的口号声,震耳欲聋,让岸边的人们兴奋不已,都高喊着为自己看好的龙舟助威。

由于望仙楼离赛龙舟的地方有一点距离,琬姐儿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听着下面的欢呼声,也知道一定是很精彩的。现代赛龙舟琬姐儿也只看过一次,但是那人群和场面远远没有这里的壮观。

“姑娘,夫人叫你和二爷过去呢。”琬姐儿正想着,红笺轻轻地唤了她一声。

却原来是苏宜璟正在楼下,来接自己和苏宜瑜一起去看待会儿的龙舟会。

琬姐儿和苏宜瑜在朱氏千叮万嘱下,带着丫鬟、嬷嬷和四个护卫和在楼下等着的苏宜璟会合。

苏宜璟带着琬姐儿他们去的是一艘停在岸边的画舫。画舫有三层,最上面的一层全是船舱,就是门和窗户都用影霞纱围了起来的,中间一层则站着几位琬姐儿见过的比较亲近的几家少爷,最下面的一层则是各家等候的一些下人。

琬姐儿带着红笺、秦嬷嬷就是去了最上面看龙舟会的。虽然姚安卉没有来,但是赵灵芸却是带着好几个丫鬟、嬷嬷来了覆水最新章节。

琬姐儿上来的时候,画舫上还只有赵灵芸和她的贴身丫鬟,因此两人就坐在靠窗的桌子上,边说话边透过影霞纱看那些官员们给获胜的龙舟队赏赐和说一些鼓励的话。

等到龙舟会正式开始的时候,君玉娴、秦梦欣、周丽然、周嫣然、柳兰贞几个陆陆续续都到了。后来琬姐儿才知道,这画舫就是姚家临时租来给赵灵芸看龙舟的,只是因为不想太招摇,这才临时特意邀请了几家亲近的姑娘、少爷上来。

锣鼓声从远处响起,五条四五丈长的龙舟从四周划到了中间,但见那龙舟头尾高翘,船身雕刻成龙型,又有彩画装扮,整条船看起来极是喜庆。

待一声号角吹响,五条龙舟上的鼓吹手同时打起鼓来,鼓声弥漫了整个龙舟会现场,但是却井然有序不显一丝噪杂。鼓手擂鼓的同时,有人扮作唱神高歌。

正当人们沉浸在一片歌声鼓声中时,忽地每条船下都从水底钻出了几个幼童,绕着龙舟表演起节目来。

待龙舟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到响午了。这时候再回府吃午饭已经有点晚了,朱氏怕孩子饿着,因此早早地就让人在城内有名的酒楼定了宴席,待龙舟会一结束,就领着琬姐儿兄妹几个过去了。

琬姐儿自从到了这里,像这样来外面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因此到是很兴奋。而苏宜璟许是因为今天的龙舟赛有点兴奋,在苏宜瑜兴高采烈地回味龙舟赛的时候,他也时不时地说上几句。朱氏见几个孩子难得这么兴奋,也就随着他们。因此,这顿饭倒是比平时在家的时候更加热闹一些。

吃完饭后,琬姐儿坐在窗边,慢慢摇着扇子,四下打量,就见一辆极华丽的马车从远处驶来,在楼下停了。一个装扮华贵的女子从车中出来,扶着丫鬟的手,下了马车。

琬姐儿觉得那女子有点眼熟,却偏又想不起来是谁,不觉便多看了两眼。谁知那女子突然抬起头,正与琬姐儿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琬姐儿顿时觉得有点尴尬,却还是在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算是表示善意。

谁知那女子看到之后,却是一脸的不高兴,低头跟身边的丫鬟说了一句什么。那扶着女子的丫鬟顺着她的视线望过来。

琬姐儿看清那个丫鬟后,更是心中一动,如果她没看错,那丫鬟可不是周嫣然上次在孟家带在身边的那个叫夏蝉的丫鬟么?

记得当时在如意居大家还好奇周嫣然怎么就突然换了贴身丫鬟,一般像她们这样的人家是不会轻易换贴身丫鬟的。当时周嫣然就语焉不详,众人也就没有再问了。今天在画舫上的时候,周嫣然身边伺候的也还是原来的人,她们也只当是临时有什么事情。

可是,那女子刚刚看自己的眼神分明就有点奇怪。

琬姐儿正想着,那女子却已经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酒楼里。

朱氏这时觉得饭后休息得差不多了,再加上府里还有晚上的家宴等着自己回去,就带着琬姐儿准备回府。苏宜璟和苏宜瑜已经跟着苏文瀚先走一步了,说是同僚之间有个诗会,吃完饭就带着两兄弟走了。

琬姐儿刚跟着朱氏踏出包厢,却不想和那个女子又撞个正着。

原来那个女子却是在琬姐儿她们隔壁的包厢门口,似乎和一个男子起了争执。

朱氏当然也看到了,眉头蹙得紧紧地,朝身边站着的郑管事家的使了个眼色,就带着琬姐儿她们又退进了包厢里面。

不外乎就是调戏而已!有一个女子出门不遇上了执绔子弟,恰巧,身边又没有护卫,带着的另外的人又被小姐差遣去买东西了,只留下弱不禁风的小姐和同样手无缚鸡之力却又誓死效忠的贴身丫鬟。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外面的吵闹声才逐渐湮灭在外面时有时无的叫卖声和小二的吆喝声中。

郑管事家的这时进来禀报说,那位姑娘想要进来谢谢朱氏的搭救之恩。朱氏揍了揍眉头,郑管事家的又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朱氏这才答应了。

那个女子和夏蝉进来的时候,真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之极,全然没有刚刚在楼下的高傲。

那女子一进来就柔柔地给上前:“给夫人请安。听闻夫人是苏知州府上的夫人,我是宣抚使周家的,夫人叫我琳然就可以了,琳然谢谢夫人的救命之恩阴阳艳医!”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既然周姑娘没事,那么赶紧回家吧!”朱氏听了她的话,紧蹙了下眉头,丝毫没有和她攀扯的意思。

宣抚使府上只有周丽然、周嫣然,什么时候多了个周琳然这样的人?且看她的年龄,似乎比起周丽然来说还要大点。

再说,看着她望着周围的眼神,朱氏不悦到了极点,周琳然这般贪婪地盯着琬姐儿身上的衣服看?也难怪那几个执绔不去拦着别人只纠缠着她的,就她这样的,不明着给人暗示,她是没见过世面又贪婪吗?

不过是套好点的衣服罢了,这还当着这么多人呢。

周琳然一怔,她才刚进来,这位苏夫人就要让她回家?自己父亲的官职可是比苏大人还高,苏夫人居然对她这么冷淡?以前在祖籍的时候,那些人一听到自己的父亲是宣抚使,可是对自己热情得很,哪里遇到过这么冷淡的夫人。

再说,自己是趁着嫡母出来参加龙舟会才偷偷出来的,因此没敢带太多人。刚才被几个执绔拦住已经是吓坏了,万一要是再碰到那些坏人怎么办?

周琳然欲言又止,又是期盼又带了几分的恼怒,低着头不时地关注着眼前的苏夫人和琬姐儿。心里却暗自想着,这个苏如琬也不过如此,不就是衣服好看了点,首饰漂亮了点,哪里有周嫣然那个小丫鬟说得那样好。如果自己也有这样好看的衣服首饰,可定比她穿着要好看多了。

朱氏见周琳然还没有走的意思,且眼神似乎更加放肆地在琬姐儿身上打探,脸色不禁越加冷了起来。

周琳然这才看到朱氏的样子,心里有点犹豫,苏夫人该不会因为自己是庶出的就厌烦自己吧?可是看她的样子,苏夫人又不像那样的人。如果真的讨厌自己,就不会让人救自己了。

有可能是苏夫人见自己一个姑娘家的在外面不安全,想要自己快点回家才会这样的。对了,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周琳然越想越觉得肯定是这样的。

“夫人,琳然初到广州,对这里很陌生…而且今天又是端午节,方才在街上看到好多的新奇的…如果夫人不嫌弃的话,改日到我家小坐,父亲一定会好好谢谢您的。”周琳然低着头,故作矜持地说道。

这确是在解释,她不是有意只带一个丫头就出来的,只是初到广州加上又是端午节这才偷偷出来到处见识一番,而且也另外带了人,只是那些人都被叫去买东西去了。

琬姐儿听了周琳然的话,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哪里有这么厚脸皮的大家姑娘,别人都赶你走了,你还在这里磨叽。“母亲,时辰不早了,既然周姑娘已经没事了,我们就先走罢。”

周琳然听了琬姐儿的话,脸上的表情有点讪讪地,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向琬姐儿坐的地方走了两步,笑着说道:“想必这位就是琬妹妹吧。我常常听嫣然说起你,说苏家的琬妹妹可是漂亮可爱了,今天见到了,果然如此。琬妹妹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琳姐姐,比我小的那些妹妹们都是如此叫我的,琬妹妹可千万不要见外哦…”

琬姐儿听了周琳然如此自然地自说自话,不禁愣在当场。自己到这个朝代这么久了,还真没有见过这样自我且厚脸皮的人。

“如果周姑娘没事的话……”朱氏打断了周琳然继续说下去的话。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