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哥马利想骑着白马进入柏林,艾森豪威尔却猛地勒住了他的缰绳

来源:历史王者论 2018-09-08 10:08:17

大举横渡莱茵河取得的成功,使蒙哥马利踌躇满志。蒙哥马利想骑着白色战马进入柏林,但就在这时,艾森豪威尔却猛地勒住了他前进的缰绳。1945年3月27日,他宣布了下一步的军事计划,命令他的部队使用最大量的装甲武器,大胆挺进,直指易北河。在给艾伦·布鲁克的电报中他作了进一步说明:“我的目标是向易北河挺进……我的战术司令部移动的路线将是韦塞韦明斯特——赫尔福德——汉诺威,从那里经过高速公路直捣柏林,我希望如此。”

那一天,他的部队在莱茵河对面的桥头堡已发展到深25英里、宽35英里,他已投入20个师和1500辆坦克。霍布斯和巴顿的部队已与辛普森的部队汇合,形成对鲁尔的全面包围。这样,他们就能进行期待已久的对适合坦克作战的下萨克森平原地区的突破,把战线径直推向易北河和柏林。

然而,就在次日夜间,他收到了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写给他的信。要他一旦完成鲁尔的包围,就把辛普森的部队还给布莱德雷,而布莱德雷则正在向莱比锡发起进攻。蒙哥马利今后的任务就仅仅是“保护布莱德雷的北翼”了。这封信不禁使蒙哥马利目瞪口呆。

把辛普森的部队归还布莱德雷指挥,这是早晚的事,因为此事在英美之间争吵了几个月。使蒙哥马利大惑不解的是,艾森豪威尔竟改变了让他攻占柏林的计划。

攻克柏林显然是盟军从1942年在北非开始的攻势的顶点。西方报界,英、美两国人民普遍认为盟军远征军最高统帅部正指挥部队直指柏林。

事实也是如此。1944年9月,当英美联军即将挺进德国时,最高统帅部的参谋们草拟了一份最后攻势的建议:“我们的主要目标必须是及早攻克德国最重要的目标——柏林。”明确规定由蒙哥马利指挥的第21集团军群向鲁尔以北挺进,直取柏林,而让布莱德雷的第12集团军群担任支援任务。

3天后,9月15日,最高统帅签署了这个计划,并在给蒙哥马利的信中强调,希特勒的首都作为德国残余力量的象征,在政治上和心理上是很重要的,曾明确指出:“柏林显然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蒙哥马利想骑着白色战马进入柏林,但就在这时,艾森豪威尔却猛地勒住了他前进的缰绳。

这个短见的美国佬!

其实,艾森豪威尔是很有远见之明的。

1945年2月在克里米亚召开的雅尔塔会议,是在法西斯德国全面崩溃前夕,苏、美、英三国首脑举行的一次安排战后世界的重要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如何分割德国问题,而分割德国的第一步是划分三国的占领区。

艾森豪威尔虽然未参加这次会议,对如何划分三国占领区的原则与结果一无所知,但他却用自己的头脑与经验作出了惊人的预见。

2月5日,美国第1集团军日志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件很蹊跷的事:这天上午,最高统帅预言俄国人将在3月31日即可攻克柏林,并以此打赌,赌注是10美元对30美元,甚至规定如到期柏林未被攻克,他就必须立即将赌金一次付清。

这是一个天才的预言。

因为几小时后,就在这天下午4点,远在克里米亚召开的雅尔塔第二次会议上,三国首脑最终作出了如艾森豪威尔所预言的三国占领区划分方案。

这次会议是由罗斯福总统主持的。

总统首先提议大家讨论有关德国的政治问题。德国战败以后,瓜分德国是问题的主要点,由苏联、英国和美国代表组成的欧洲协商委员会曾经讨论过这一问题欧洲协商委员会已经主张在战后把德国分成三个占领区:东部的三分之一归属于俄国,西北部的三分之一割让给英国,西南部的三分之一给美国。英国和俄国同意了这个方案。但是,罗斯福不满意西南部的恶劣水土,他还没有签字。

在总统提出意见之后,斯大林表示,他想把瓜分德国的问题当场解决。参加会议的人感到惊讶的是,强烈反对这样做的不是罗斯福,而是丘吉尔。

首相说:“今天提出的问题是,您想要怎样分治德国?我觉得,回答这个问题,我的准备不足。”这意味着对问题要进行深入的研究。“我没有非常固定的看法,我希望把问题认真地研究一下,如有可能,在和我的两个伟大的盟国取得一致的情况下把问题明确下来。”斯大林坚持要立即作出决定,丘吉尔则有力地反驳说:“我不相信能够讨论出一个恰如其分的瓜分方案,这个问题应该拿到和平大会上去讨论。”

“你们两位说的是一回事。”罗斯福劝开两个对立者,以仲裁的方式,不紧不慢地插话道:“如果向全世界提出这个问题的话,可能会有一百个分割的方案。然而我仍然希望我们把这个问题限制在我们这个范围,并且从明天起,由三国外交部长就一项瓜分方案作出建议。”

“你是想说,一个研究瓜分问题的方案,而不是瓜分方案本身?”首相紧接着问。

“是的,研究瓜分问题。”

实际上,斯大林与丘吉尔的争论远没有结束。在讨论战争赔偿问题时,两位又争得面红耳赤。丘吉尔说:“三国外长明天就可以讨论赔偿问题了,然后向大会汇报。不过,我赞成这样的原则:我们每个国家按需分配。”

“不!”斯大林立即反驳说:“我认为另一个原则比较好:按功分配。”

结果不出艾森豪威尔所料,雄狮般的斯大林战胜了残废的罗斯福与年迈的丘吉尔:易北河从北到南将德国一分为二,明确规定易北河以东将由俄国人统治。

是的,这是一个天才的预言。

但是,预言归预言,现实归现实。当雅尔塔会议作出决定后,军命中注定要放弃攻占柏林,艾森豪威尔在战略上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

因为,这将是不可侵犯的分界线。同盟军最高统帅决定放弃攻占柏林,除了政治上的原因,还有一些直接的军事因素,其中最重要而又最简单的正如他自己所言:德军无条件投降后,才算完蛋。

最近几个星期,情报部门报告说,纳粹打算在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建立起避难所,希特勒将在那里指挥游击战争。报告宣称:“阿尔卑斯山由于其地形的性质本身,实际上是无法攻入的。这里有着天然的屏障,这里有着迄今为止所发明的最有效的秘密武器;在这里,军火在不怕轰炸的工厂中生产,粮食和装备储藏在其大无比的地下洞,一支经过特别挑选的年轻部队将接受游击战争训练,这里足以装备和指挥整个地下军从占领国手中解放德国。”

这份报告有夸大成分,但是德军组织“民族堡垒”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有那么多的德国青年狂热地崇拜希特勒。阿尔卑斯山易于防守,艾森豪威尔担心,希特勒能够从他的山中据点,纠集在德、意的残余部队,把游击战斗无限期地坚持下去。艾森豪威尔想迅速、干脆、利索地结束战争。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艾森豪威尔认为盟国远征军必须占领阿尔卑斯山。他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比攻占柏林更重要的战略目标。

在盟军司令员中,布莱德雷对最高统帅思想的影响是最大的,特别是战争的最后几个月,最高统帅部的军事计划中都留有布莱德雷战略思想的痕迹。

那天布莱德雷来吃午饭,正用餐时,最高统帅递给布莱德雷一封蒙哥马利陈述自己进攻柏林的信,问他有什么意见。

“别人我管不着。”布莱德雷喜形于色地说:“我个人另有一个计划。”

接着他陈述说:第一,他要求把美国第9集团军调回来;第二,他不会向柏林进军。

“为什么呢?”最高统帅想听听这位老朋友的想法。

布莱德雷答道:“我估计攻占柏林我们将付10万人伤亡的代价。”他接着强调这一点:“仅只为了西方盟国的威望和影响而不惜大量流血,代价确实太高了。况且东德已划归苏联,即使盟军进入柏林,仍要退出而让别人接管,这又何必呢?”

“OK,就这么干!”最高统帅扔下正津津乐道的布莱德雷,走人了。

艾森豪威尔命令执行最高统帅部1944年9月下达的计划,重新签署了一个结束欧洲战争的新计划。这个计划没有提到柏林。这是引人注目的。

在3月27日的记者招待会上,一名记者问艾森豪威尔:“你认为谁先进入柏林,是俄国人还是英美联军?”艾森豪威尔回答:“单从哩数看,你就知道是谁了。记者又问:“这是否意味着改变了盟军1944年9月挺进柏林的计划?”

艾森豪威尔仍然回答:“单从哩数看,你就知道‘是不是’了。”

“谢谢你,将军。”这位记者满意地坐下。

人们明白,艾森豪威尔之所以改变攻占柏林的主意,主要原因是1945年3月的军事形势大大不同于1944年9月。在9月份时,红军还没有打到华沙,离柏林有300余英里,而盟军远征军的距离大致差不多。到了1945年3月,盟军远征军离柏林还有200多英里,而红军离柏林只有35英里。

决心既定,艾森豪威尔于3月28日下午立即把这个新的军事计划送给了斯大林元帅,并写了一封致大元帅个人的信。艾森豪威尔对斯大林说,他决定把主攻方向指向柏林以南,而把进攻德国首都的机会让给了俄国人。这样就可以把这个国家切成两半,使它失去作为一个整体来活动的可能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