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0年,被称为“士兵王”的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离开人世

来源:黑豆魔术教学 2018-09-08 11:29:02

真正建设王国的,不是父亲弗里德里希一世,而是他的儿子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1713~1740年)。威廉一世在位期间,普鲁士王国的发展趋势明朗化。威廉一世是一个颇有争议的人物,在历史上他常常受到诋毁,由于他本性吝啬和行事粗鲁,他的功绩倒被掩盖了。事实上,威廉一世事必躬亲,勤奋工作。他独自审查所有国家预算开支,确定官吏俸禄;他亲自接见所有军官和高级官吏;各负责大臣必须随时向他呈报请示,他则在报告上作明确的批示;他把文官官吏机构置于军事指挥部门之下,把军官看成是他的兄弟和孩子。威廉一世是欧洲历史上第一个穿着军装的君主。他常常提着棍棒亲自训练士兵,并且长此以往,从不懈怠,因此被称为“士兵王”。他几乎把全部身心都献给了他的军队,并把全国的居民生活不断纳入到军事形势之中。为了维持和加强军队,“士兵王”执政后立即削减了王室经费的3/4,用于军队的建设。除了军队,他对钱财极为吝啬。他仅用了2547个银币就完成了自己的加冕典礼,而他父亲为此所花费的则是整整500万个银币。

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的内政方针,就是依靠强大的军队打破容克在国内的独立地位。在他的苦心经营下,普鲁士军队的人数从3.8万人扩充到8.3万人,国家越来越具有军国主义性质。他的建军和扩军思想,虽然继承“大选侯”一脉,但与其不同的是,他坚决中止了外国的“补助费”,把军队全部置于本国经济供养的基础上,实行自主的方针。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最初并不赞成某些欧洲国家采用义务兵役制来解决兵员不足的问题,认为只有完全与自己有关系的人组成的军队才放心满意,特别是在农民和市民对容克存在依附关系的情况下,雇佣部队更为合适。他的雇佣兵是靠买和抢的办法来补充的,因此募兵实际上变成了一种有组织的绑架人员活动。这种做法遭到了德意志其他邦国的反对,迫使普王采取了新的征兵制。1733年,国王发布了“征兵区条例”,规定每一个团划定一定的区域作为征兵的范围,此后每一个团都从自己的征兵区里补充兵员。当然,军队中的军官职位仍然是保留给贵族和容克的。征兵区条例打破了容克在乡村“一统天下”的局面,依附于容克的农民和市民都有了服兵役的义务,除了继承土地的长子以外,其余的容克子弟几乎都参加了军队,这就为实行全民兵役制铺平了道路。他还创办了贵族士官学校,专门为他的军队培养廉洁、高效和富有自信的军官队伍。这些都为他的继任者所仿效。普鲁士规定士兵的服役期为25年。对于士兵来说,这段漫长的服役生活是极其艰苦的,需要常常忍受残酷的折磨。“士兵王”训练部队的方法,一是操练,二是体罚。

训练的最高目标是把士兵变成没有意志、没有思想、对上级的命令盲目服从的工具。维持这样一支和国土大小不成比例的庞大的军队,需要一笔极其可观的经费。在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统治末期,国家年收入增大到约700万塔勒,而其中的600万塔勒被花费在了军队上。普鲁士军队不仅被置于国家的中心地位,而且成为“国中之国”。国王主要用这支军队来贯彻自己的专制统治,打破了容克的独立地位,削弱了贵族等级对政府事务的直接干预,无疑在内政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1740年,被称为“士兵王”和“普鲁士国家的建筑大师”的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离开人世,他给后代留下了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这支军队堪称欧洲最强大的军队,他还留下了一笔可观的财富,据说大约1000万塔勒。在威廉一世死后,他的二儿子弗里德里希二世即位。这位君主是一位十分复杂而矛盾的双面人,他表面上十分谦和、热情,但骨子里异常冷漠、严峻;一方面,他称自己是“国王哲学家”、“误生王家的艺术家”,提倡国家应实行理性主义的统治,但另一方面,他在恪守普鲁士传统方面又异常严格,要求臣民一丝不苟地遵守秩序和纪律,凡事无条件听从他的独断。他一生追求“国家利益至上”,并且获得了“弗里德里希大王”的称号。

利用父亲留下来的这一支所向无敌的军队,儿子“弗里德里希大王”开始了无休无止的对外战争。对他而言,不需要任何借口,仅为了“国家利益”就可以破坏任何条约,也可以发起任意攻击。他曾对自己的继承人说:“要记住,任何一位伟大君主的脑子里都在想扩大自己的统治。”他奉行“强权即公理”的准则,即位伊始就发动了对奥地利的战争,目标是夺取奥地利最富饶的省份西里西亚。普鲁士成为西里西亚战争的最大获益者,不仅取得了西里西亚的巨大财富和众多人口,而且使普鲁士在德意志内部的地位大大加强。这场战争是普鲁士崛起以来,对德意志帝国的皇帝和哈布斯堡强权发起的第一次军事挑战,结果造成了普奥争霸、两强并立的局面。普鲁士和奥地利都成为欧洲政治多极世界中的一极,它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通过战争的方式,来达到称霸德意志的目的。西里西亚战争后期,弗里德里希大王继续从事军事改革,以适应对外扩张的需要。他采取一种普遍的强制义务兵役制,还在军队中推行论功行赏、赏罚分明的原则。普鲁士的军事组织被认为是当时最好的范例,受到各国的纷纷效仿,“弗里德里希大王”在军事艺术上的最大创新是采用新的战略战术,他惯以突然的、出敌不意的进攻开始作战行动,在与数个敌手同时交战时,力图各个击破。作战中善于合理使用兵力,大胆实施机动。弗里德里希大王为了争霸德意志,再次参加战争,这就是“七年战争”。在七年战争中,奥地利加入法国方面,企图夺回西里西亚。而弗里德里希大王则加入了英国方面,一方面想教训奥地利,一方面想摆脱普鲁士一直持续的“边角料诸侯”,成为欧洲大国。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