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禄山叛军势如破竹,二十天内就占领了黄河以北的广大地区

来源:白衬衫历史天下 2018-09-08 11:43:29

高仙芝率领原有的飞骑、引骑宿卫京师长安的军队名号和新近招募以及留在京师的边防军,共计五万余人,从长安出发,进驻陕州治今河南陕县玄宗采取上述各项举措,初步完成了抵御安禄山进军的军事部署。唐军即将在洛阳一带与叛军展开较量。安禄山指挥叛军一路南下,势如破竹,在短短的二十余天时间内,就轻而易举地占有了黄河以北广大地区,并乘势向河南推进。

十二月二日,安禄山的叛军抵达灵昌今河南滑县附近的黄河北岸。虽然时值隆冬,但黄河并未封冻,叛军将士就用长绳连结一些破船和草木,横贯于河面之上。一夜之间,河水连同船木冻结成一体,如同一座浮桥。第二天早上,叛军顺利渡过黄河,袭取了灵昌郡,从而进入河南地区。十二月五日,叛军进至陈留。新任河南节度使张介然刚来到这里,闻叛军已兵临城下,便立即整饬军队,加强防守。但由于守城军多为临时招募而来,从未上过战场,所以一听说叛军即将攻城,吓得心惊胆战,慌作一团。陈留太守郭纳料想仅靠自身的力量根本无法守住城池,遂不战而降,陈留落入叛军之手。安禄山率兵进入城内之后,听到其子安庆宗已被朝廷处死的消息,悲愤异常,痛哭不已,于是对无辜的大唐臣民进行疯狂的报复。当时,陈留的近万名将士缴械投降,排在街道两旁,安禄山下令把他们全部杀掉,以解心头之恨。节度使张介然亦被斩首。

接着,安禄山率军西上,进攻军事重镇荥阳今河南荥阳。荥阳太守崔无诐率兵登城固守,但在叛军的强大攻势下,守城将士听到震天动地的鼓角和呐喊之声,一个个魂飞魄散,纷纷从城头上跌落下来。十二月九日,安禄山的叛军攻陷荥阳,郡守崔无诐不幸遇害,以身殉国。荥阳地处战略要地,实为洛阳的东面门户,因此荥阳失守,洛阳随即陷入危机之中。安禄山兴兵以来,所向披靡,屡战皆捷,在进入河南之后,又迅速占据陈留、荥阳等地,声威大振,气焰更加嚣张。所以,他立即命令部将田承嗣、安忠志、张孝忠等前锋,驱兵西攻洛阳。洛阳守将封常清早在叛军到来之前,便屯兵虎牢今河南荥阳汜水镇,凭险拒敌,可是,由于封常清前往洛阳赴任后于仓促之间招募的新兵,既没有进行军事训练,又缺乏足够的武器装备,所以战斗力极差。叛军抵达虎牢后,以精锐骑兵冲锋陷阵,不堪一击的官军顷刻瓦解,纷纷败退。封常清收拢残部,在葵园洛阳城郊与叛军交战,又惨遭失败。接着,官军在上东门洛阳城东门再次被叛军击败,洛阳遂告失守。

十二月十二日,安禄山攻陷大唐王朝的东都洛阳。叛军从四面的城门蜂拥而入,大肆烧杀抢掠,繁华的洛阳城和无辜百姓顿时陷入水深火热的煎熬之中。在叛军攻破洛阳之际,河南尹达奚珣不战而降,投依安禄山,而东京留守李憕则大义凛然地对御史中丞卢奕说:“我们身负朝廷交付的重大责任,虽然无力抵御叛军。但也要死战到底!”卢奕慨然允诺,并表示愿与李憕共赴国难,誓死不降。于是,李憕集结了数百名残兵败将,准备与叛军决一死战。可是,左右侍从和有如惊弓之鸟的将士们却一哄而散,纷纷逃亡。李憕泰然自若,独自一人端坐于河南府的公堂上。卢奕则先命妻子携带官印,逃出洛阳城,奔赴京师长安。然后,他自己身穿官服,坐在御史台的官衙之中,而左右侍从也都早已逃得无影无踪。安禄山派人将李憕和卢奕以及河南采访判官蒋清抓获之后,予以斩首。卢奕在临死之前慷慨激昂地痛斥安禄山,历数其犯上作乱的罪恶行径,并且极为自豪地对叛军将士们说:“作为一个人,到任何时候都应该知道顺逆之理。我如今虽死,却没有失去节操,因此死而无憾!”

安禄山占据洛阳之后,随即又派兵追击退往陕郡今河南陕县的封常清。这时,陕郡太守窦廷芝已弃城逃到河东郡今山西永济蒲州镇避难。陕郡城中的吏民百姓也四处逃亡,无人防守。封常清与高仙芝商议下一步的平叛行动方案,他提出建议说:“我连日浴血奋战,深感叛军勇猛异常,锐不可当。依我之见,陕郡肯定坚守不住,而潼关今陕西临潼县东是京师长安的门户,可是那里又没有驻军,一旦失守,长安就危如累卵,所以不如率兵退保潼关,抵御叛军的西进。”高仙芝觉得封常清之言颇有道理,遂欣然接受他的意见,并立即率兵撤往潼关。高仙芝在撤军途中,与紧追不舍的叛军不断交战,连连失利,伤亡惨重。抵达潼关之后,高仙芝令将士们抓紧时间修复防御设施,以拒叛军。不久,叛军的先头部队赶到潼关城下,见城防坚固,难以迅速攻克,只得退走。

谢谢大家观看,喜欢小编的请关注一下小编,我们下期再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