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妻:动了本王妃的人,还想草草了事

来源:生活百味自在人生 2018-09-08 15:53:35

“爹,您怎么了?”刑筱疑惑的问着刑震天,而后扭头狠狠的看向楚舞,但是却意外的对视上楚舞那一双恶毒而仇恨的眸子,那目光如一把刀子刺向刑筱,刑筱害怕的也退了几步。

楚舞一脸倔强的按着地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露出了满是鞭痕的胳膊,楚舞按着身后椅子的扶手,剧烈的咳嗽一声,可是却没有停止过嘴里的笑。

那笑声在刑震天听来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尖锐!原本埋在心里许久的秘密猛然间被人席卷打开,蜂拥而来的记忆如同蜜蜂一般,无孔不入。

“老爷,邪王妃和邪王送来拜帖,正在门口候着!”这时候,一名小厮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来,样子很是焦急。

楚舞心中一动,听到了白九儿来了,心中原本的愤怒突然平静下来。

刑震天回过神来,紧蹙着眉头看着楚舞,对着一旁的婆子命令着,“嬷嬷,麻烦你先照顾这位姑娘。”

“老奴晓得。”那老婆子走到楚舞面前,很小心的命婢女要去搀扶楚舞。

“不用你假好心!”楚舞不顾嘴上的疼痛,躲开婢女以及婆子的搀扶,直接射向刑震天,看向刑筱,说着,楚舞又吐出一口血水,而后将身上的布紧了紧,慢慢地朝着外面走去。

“你个贱人!你怎么给我爹讲话,”刑筱气愤的瞪着楚舞,刚要扑过去,却被一个婢女阻止住,婢女对着刑筱使着眼色,拼命的对着刑筱摇着头。

白九儿冷着脸站在秋叶凌冰的身旁,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冷笑,“把门砸开!”白九儿淡淡的说着,毫无感情可言。

秋叶凌冰对着马俊使了个眼色,马俊叫着身后的人,只听到轰隆一声响,厚重的朱红漆色大门被撞开。

白九儿不去理会门里倒了一地的小厮们,马俊领着人打开一条路,迎接白九儿进入,秋叶凌冰紧跟着白九儿。茯苓、竹雨和百合三人紧跟其后。

虽然这是汝阳郡主府的别院,可是奢华却丝毫不逊于任何一座王府,由此足以看出汝阳郡主的财大气粗。

护院本要出面,可是看到打头的是邪王,他们也都只是做着样子,没有一人干真的出手阻止。

白九儿朝着后宅走去,脸色越发冷漠,身上波动却越来越平静。白九儿的人刚打算进入一个院子门槛,就见到一个头发凌乱,裹着类似帷幔的人朝着门口跌跌撞撞的走来。

茯苓和百合见状,赶紧扑上去,“楚舞!”两人震惊的走上去,看着楚舞满是伤痕的脸,看着那露在外面的满是鞭痕的胳膊,两人心疼的掉下泪来。

“王妃?”百合看向白九儿,眼泪在眼里打转。茯苓倒还好,小心的抚着楚舞朝着白九儿走去。

楚舞走到白九儿面前,咬着唇,倔强的看着白九儿,眼泪止不住哗哗的掉下来,身子开始不住的颤抖,她没有想到白九儿竟然为了她硬闯了进来。

白九儿一眼扫过楚舞,目光停在楚舞的嘴上,嘴角还沾着黄瓜皮,白九儿扭头看向身后走来的刑筱和刑震天,目光冷冽至极。

秋叶凌冰见到楚舞,眉头微蹙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白九儿,将事情交给白九儿处理。

“汝阳郡马?”白九儿张嘴了,目光扫过刑震天,而后落在刑筱的身上,“筱郡主当真是无法无天!”

“为了一个贱婢,竟让邪王妃走一趟,真是小题大做了!”刑筱没有一丝悔改的意思,目光看向秋叶凌冰,“冰哥哥,你来看筱儿的么?”刑筱眼前一亮,娇滴滴的问着,根本就是无视眼前剑拔弩张的气氛。

秋叶凌冰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微微攥起拳头,若不是碍于刑震天,他早就一巴掌拍飞眼前这个女人!

“还是先给这位姑娘找大夫打紧。”刑震天出面缓和气氛,瞪了一眼刑筱。

白九儿看着楚舞对着自己微微摇头,看着楚舞递过来的神色,暗自点头,“不牢汝阳郡马操心,只是,汝阳郡马,你女儿动了本王妃的人,你打算如何处理?”白九儿冰冷的问着,目光却上下打量着刑筱,毒蛇一般。

“小女顽劣,有得罪的地方还请邪王以及王妃见谅,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小女,烦请二位给个面子!”刑震天目光扫过楚舞,而后看向白九儿和秋叶凌冰,“若是需要补偿,我们定当义不容辞。”

“汝阳郡马当真是维护自己的女儿!”白九儿点点头,却讥讽的看着刑震天,“不过,郡马想要了事,本王妃可做不了主!纵使筱郡主此刻亲自道歉,这件事情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白九儿看着刑筱,“筱郡主就随本王妃走一趟吧,本王妃也不用你们赔偿,只要平等相还就好!”白九儿扭头看向马俊,“马俊,去请筱郡主去邪王府走一趟!”

刑筱看着白九儿眼底的冷漠,身子一颤,赶紧躲到刑震天身后,“一个贱婢,竟然让本郡主道歉,做梦!邪王妃,你也别嚣张,为了一个低贱的婢女,竟然如此对待我堂堂郡主……”刑筱因着身边有自己亲爹,讲话也不客气。

“茯苓,送楚舞回府,拿王爷的牌子找太医来诊治!”白九儿看着刑震天,“你们动了本王妃的人,还想草草了事?”白九儿意味深长的看着刑震天,“汝阳郡马,你真是有了个好女儿啊!”白九儿转身要离开。

刑震天早就因听着楚舞二字愣住了,不去理会刑筱的话,不去理会众人,呆呆的看着白九儿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看着那个裹着帷幔布的身影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眼前,刑震天脑袋轰然炸裂,突然乌云笼罩而来,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爹!爹!你怎么了?”刑筱看着刑震天被自己气昏过去,很是害怕,赶紧命人去请太医,并命人将人抬进屋子里去。

楚舞回到王府,太医赶紧给其诊治,楚轩也被白九儿请来,看着楚舞身上的伤,脸色很是难看。

送走太医,楚轩在茯苓的照顾下睡下,百合将药端走,都悄悄退出屋子,让楚舞可以好好休息,只是人都离开之后,楚舞突然睁开眼睛,目光直直的盯着房顶,整个人失去了精神。

茯苓几人来到大厅,白九儿和秋叶凌冰正瞥着楚轩讲话,“已经服了药睡下了。”茯苓回禀着白九儿。

“刑筱,太过分了!”楚轩拍着桌子,脸色铁青,而后去看白九儿,“九儿,你打算如何处置?”楚轩看了一眼由始至终没有讲话的秋叶凌冰,沉声问道。

“这件事情要看楚舞如何,我做不了主的。”白九儿看着楚轩,“不用我说,大哥也晓得他们之间的纠葛,也晓得楚舞的心结,这件事情咱们都插不了手。”知道楚舞人没事,白九儿放心不少,“虽说这件事要楚舞自己处理,动了我的人还想逍遥法外,哼!”白九儿脸上蒙上一层阴森。

紧接着第二天,关于两边的传言就已经传得五花八门,都说邪王妃嚣张,邪王骄纵邪王妃,竟敢为了一个低等的婢女擅闯汝阳郡主府邸,无法无天,胆大妄为……更甚者还有人一轮,白九儿不配为邪王妃,有辱皇家形象,如何如何,而后竟然还扯出白九儿善妒,是个妒妇,等等。

还没有到中午,宫里就下了旨意,说是皇后娘娘有情,邀请在列的还有楚舞。

楚舞躺在床上得到消息,忍着痛下了床,百合搀扶着楚舞走了出去,看到白九儿迟疑的目光,楚舞迫切的说道,“王妃,让我去吧。”

白九儿看着脸依旧肿胀的楚舞,望着楚舞倔强的目光,点点头,“茯苓和百合照顾楚舞,竹雨,命人备车。”

宫嬷嬷在一旁,“王妃,可是要派人去告诉王爷一声?”

秋叶凌冰今儿个一早出去了,走得很匆忙,好像有什么棘手的事情,“暂时不要去了,给凌伯告诉一声,若是王爷回来知会一声,莫要专门去打扰了。去皇宫,也不会出多大的事情。”白九儿摇头。

宫嬷嬷点头转身离开,而白九儿则回身去了屋子,换了一身正装,茯苓给白九儿梳了妆,而后一行人出了门。

马车缓缓进入宫门,楚舞神色有些紧张,不时地看向白九儿。

“王妃,我,我给你添麻烦了。”楚舞咬咬唇,脸上有些懊恼。

“你也不用如此,我若是连你都护不住,也枉费这邪王妃的头衔了!”白九儿冷冷的看向外面。

楚舞感谢的看着白九儿,听了白九儿这么一句话,颤抖的心慢慢压抑下来,纵使让她死,她也愿意。

下了马车,人前早就等候着几个小太监,看到白九儿,其中一人赶紧走上前来,恭敬的说道,“皇后娘娘请邪王妃以及楚舞姑娘去坤宁宫,皇后娘娘已经等候多时了。”

白九儿点点头,暗中对着宫嬷嬷使了个眼色,而后随着太监朝前走去,楚舞被茯苓和百合搀扶着紧跟其后。

宫嬷嬷故意放慢脚程,在拐角的时候突然闪躲到树丛中,而后朝着慈宁宫的方向匆忙而去。

进入坤宁宫,皇后身旁竟然还坐着一个人,正是汝阳郡主,汝阳郡主神色嚣张的对着白九儿仰仰头,冷哼一声。

白九儿对着皇后曲膝行了礼,而后楚舞几人则跪在地上给皇后请了安。

“邪王妃架子真是大,给本宫行礼竟如此草草了事,真是好教养!”皇后冷冷说着,目光犀利扫向楚舞,“邪王妃身为皇家媳妇,胆子倒是大的很,竟敢私闯民宅,邪王妃,谁给你的权利?”皇后不闻不问,直接扣了白九儿一个罪名。

白九儿站在原地,抬头冷淡的看着皇后和汝阳郡主,“私闯民宅?”白九儿嘴角闪过一抹冷笑,“臣妾只不过是去汝阳郡主的宅子找臣妾的娘家人,何来私闯一说?当时在场的汝阳郡马可以为臣妾作证,臣妾只是‘找人’而已!”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