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而生之王者》第3章:时刻想着勇夺第一,漂亮妹妹我来了

来源:LL高山流水 2018-09-08 16:05:16

《为爱而生之王者》第3章 :时刻想着勇夺第一,漂亮妹妹我来了

在经过学校大门时,我站住了。不知什么原因,开学这么一个隆重的日子,大门却紧闭着,只在西边留了一个小侧门,我依旧站着没动,十几个穿着新潮的mm围在小侧门前笑谈着,看着这么多阳光mm,我呼吸急促起来,因为我一直对mm有着一种莫名的崇敬,就像在崇敬某处圣地。我拿出手机,在明亮的金属后盖上照了照,看到自己蛮酷的样子自信心瞬间大增。是的,青春无敌。我大步走向mm们。“mm,我爱你们。”我轻轻地拍了拍一个女孩的肩膀,女孩回头看我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并不是因为女孩有着动人的容貌,而是她的表情,当我们早晨打开窗户看到久违了的阳光时,当我们在大雨后呼吸到新鲜空气时,就是这种表情。

“你是?你找我?”女孩的声音甜甜的,是标准的普通话,很快她又改口道,“有事吗?我看着脸色微微泛红的女孩,说能让我过去一下吗。“噢。” 女孩垂下头,模样像一触即闭的含羞草,朝旁边让了让,另外几个女孩也跟着闪出一条道。“雅洁,你刚才好花痴呀!” 我听到一个粗嗓门的女生,扭会头,先前让道的女孩正踮着脚向我看来,我们目光相触的一刹那,我突然想到了《十送红军》中那个站在望红台上的女人,她和女孩的目光很相似,我冲她笑了笑,女孩微微点了点头,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好感呢。

“看他流里流气的打扮,不就是一小混混吗?”又是那个粗嗓门,我把目光瞟向说话的女孩,女孩很高很肥大,她也正望着我,眼神中竟是鄙视和不屑。“哈哈哈。”女孩群中一阵哄笑。我不就穿了一件花色短衫和一条在腿上绣有太阳图案的米黄色的休闲裤吗,不就梳了一个油光发亮的背头吗,这应该就是自由浪漫的穿着呀,怎么在她眼里就成了惹是生非的小混混呢,我双手斜插在裤子口袋里,垂头叹气地向前匆匆走着。“哎哟!”我在一个肉呼呼的东西上弹了一下,打了一个趔趄。丫的,霉运来了,走路都被撞。我一脸怒气地抬起头,一个高胖中年男子, 正仰着头打着手机,打手机你就安安稳稳地打吧,望着天干嘛呢?也忒官腔十足了。男子扶了我一下,并没有说什么蛮横的话,相反极有礼貌地问我:“你好,请问你是新生来报道吗?”我点了点头。

男子笑了笑指向一处,我顺眼看去,是一堵墙。丫的,难道又是一个玩阴的,现在的社会也真是进步了,对于心中有恨的人,我们已经不和你对打了,而是直接干涉你的经济,让你饭不足,衣不暖,永远活在最底层。我忍着火气,大声说:“什么?”男子依然微笑着,又动了动手指。还是墙呀。靠,当我一白痴找乐子呀。我提高了音量:“那墙怎么了?“墙上有新生入学通知,你可以看一下。” 晕死,看来这人是学校的。 我交钱领书后,一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女老师告诉我明天正式上课,并发给我一张课程表,女老师戴一副精致小巧的近视镜,衬托在那张轮廓很美的鹅蛋型脸上,使她显得极其文雅。我站在她身旁,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水味,一时痴迷。“你还有事吗?” 女老师看了看我,微笑着。 “你是教我们班吗?” 我急不可耐地说出了现在最想知道的。 “对呀,我教中文。” “行,行,ok,ok。”

我打了个响指,兴奋地退了出去。有美女老师上课,学院就是天堂。走出校门,我看了看手中的课程表,突然有点后悔来这所学院,周一至周五的晚上竟然安排了自习,时间是7:30—9:00,这样的安排对于我这个喜欢自由的人是不小的打击,但是转念一想,能逃离化工厂已经大喜了,还有什么可懊恼的。呵呵,这就是我的一个特点,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总喜欢和更不愉快的事情比较,然后就一切平静了。

这时学院的大门打开,我大步走了出来,刚才那些迷人的mm不知去向,我四处望了望,径直来到学院对面的一个酒店里,酒店并不大,但很平静,里面正放着一些抒情的歌曲,也算是小有情调,非常适合我现在的心情,在一处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我拿出手机开始呼叫好友小聚一下。好友分两种,一种是玩友,这种朋友往往会交到许多,一种是平时不怎么来往,关键时刻就会隆重登场。今天来的都是玩友,我刚点好菜,染的一头红发的张兵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扯开嗓门喊着:“王者。”王者是我的名字,我不知道去世的老爸取名时是怎么想的,是名字好听呢,还是我姓‘王’,在加上‘者’字,颇有你是一个‘王’的味道,可是我想如果叫王者风范是不是更好听呢。妈妈解释道,因为老爸生性好强,喜欢争第一,所以给我取名王者,让我时刻想着勇夺第一,可我记得小时候老爸总是给我买一些少年文艺、365夜故事、怎样做一个小记者,和一些如何作文之类的书,和妈妈的说法不太一样。我快步向他走去,彼此在对方胸脯上打了对方一拳,这是我们的见面方式,表示关系很铁。在餐桌前坐下后,我们各自端起一杯啤酒对饮而下,我很喜欢这种喝酒的前奏,充分显示了雄性气势,他抹抹嘴,一个劲冲我笑着。“干吗,别淫笑啊,别用看女人的目光看我吗。” “……”

他非但没有回应我的话,反而把头探到我面前,笑的更夸张了,使我想到了讨欢求媚的狗,我揪住他的耳朵,把他甩到一边,“你道是说话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