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二狗《东北往事1》第1章复员:国庆节闹灯会1

来源:古荒简佳 2018-09-08 15:07:05

张岳和赵红兵见面以后,相谈甚欢,约定了双方再见面的日子。

1986年,城里的幼儿园正在重建,所以二狗回城以后一直没上幼儿园。到 1987年初,幼儿园重建完成时,二狗直接上了大班,而且只上了半年就上育红班(学前班)了,小班和中班都没上过。所以,二狗的童年不是跟着漂亮的幼儿园阿姨度过的,而是和一群成天打架斗殴的社会流*一起度过的。为什么呢?因为父母工作忙,城里的亲戚又少,父母就把二狗交给赵红兵去哄,反正赵红兵无业在家,要哄同样没幼儿园可上的侄子晓波。“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俩孩子一起哄吧。”二狗妈妈说。

所以,哄孩子成了赵红兵在 1986年初到 1987年的最主要的任务,虽然后来成了副业。但不可否认的是,赵红兵喜欢哄孩子,这是他的爱好,而他的那些兄弟显然也有这爱好。当时二狗的爸爸被省里调用一段时间搞统计,而二狗妈妈则由于当时土地普查,结束后又去管理另一个城市的化验室,所以也不在市里。二狗就吃在赵爷爷家,住在赵爷爷家,俨然是其中的一员。

在赵红兵和张岳那次在街上见面的一个礼拜后,张岳带着他的邻居孙大伟到赵爷爷家找赵红兵玩。

孙大伟这个人高高胖胖,面皮白净,梳个大分头,是个无业游民。他平时话特别多,大家都把他叫孙大嘴巴。孙大伟显然十分怕张岳,张岳只要眼睛一瞪,孙大伟就不敢说话了。奇怪的是,张岳骂孙大伟的时候,孙大伟总是显得十分受用,而且是越骂越受用。张岳每每骂到最后,孙大伟甚至可以用“杏目含春”、“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等几个词形容,微笑不语,眼看就要高*了。

二狗记得那天孙大伟还带了一把吉他,从那以后,赵红兵就彻底爱上了吉他。而且,赵红兵有着极高的音乐天赋,从完全不会弹奏到熟练掌握各种和弦顶多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在以后的十几年里,他还收了俩徒弟--二狗和晓波。他这俩徒弟都完全不爱音乐尤其不爱吉他,但没办法,被强行收了。他这俩徒弟弹琴还都有个缺陷,那就是只会用拨片弹奏,因为赵红兵右手是残疾,只能用两个手指拿拨片。

由于吉他的原因,赵红兵和孙大伟越走越近,借吉他玩一个礼拜,刚还回去一天就又去借,直到几个月后,赵红兵跟他几个姐姐要钱自己买了一把吉他,才不再去借了。在这个过程中,赵红兵和孙大伟、张岳三个人几乎每个周末都在一起。

由于赵红兵的关系,孙大伟和张岳也与赵红兵的几个战友费四、小纪、李四熟悉了起来,这六个年轻人经常在赵爷爷家的二楼说说闹闹,有时候也凑钱去饭店喝顿酒。三四个月的时间,他们已经打成帮连成块了。孙大伟的话痨,小纪的鬼点子,赵红兵的沉稳,张岳的博学多才,费四的实在,李四的厚道都给二狗留下了很不错的印象。虽然这些年轻人总在一起,但也没惹什么事。

1986年 9月,赵红兵的一个北京战友来找他玩,赵红兵跟赵爷爷要了200元钱,在当时市里最有名的紫月亮饭店吃饭。当天吃饭的共 10个人:赵红兵和他的三个战友、张岳和孙大伟、张岳带来的邻居李武、赵红兵的北京战友、二狗和晓波。

赵红兵的北京战友虽然很瘦,但看起来很结实的样子。高鼻梁,大眼睛,腰板特直,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举手投足间完全是一副北京顽主的范儿。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