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在乎对方是男是女,只在乎那个陪他们成长的人是否还活着?

来源:它是俘虏的自由 2018-09-08 16:10:41

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她吗?因为之前一直在西境养伤,昏迷了三个月,然后又失去了读心术,在毛家又没有出过门,众人更不会和她聊天!所以对于这些大事,她一无所知。此时,看着这些被鲜花追捧的“自己”,云蓝有种看到死去N年然后被世人挖出来追悼的伟人即事感。就差给自己脖子带个花圈了……历堰爵,她还没死呢!石雕都出来了。虽然这可能是民众的好心,但是身为当事人,特别是还活着的当事人,总有种被人祭奠的感觉。特别是此时广场中不少人在台阶上放了鲜花之后还双手祷告有的还仿佛在许愿。她感觉自己是纽约那种许愿池的天使,众人在在水池中丢硬币。然后的马嘴里也应该出水,世间有情人终成眷属。PS:完美!“叮咚!信仰值突破设定,全线升级。”突然,挂了半年云蓝都以为不存在的系统终于开口说话了。而此时,信仰值那里,已经全部变成了金色。金光闪闪的一片。回到了北辰国,半年以来大家对她的思念和当初的祷告全部收集完毕!那些数字后面密密麻麻的零让她数都数不过来。不过信仰值收集了,也不知道有啥好处?可惜,现在系统不能回答她,又沉寂了下去。<>而此时的马车内。

“哇塞!那不会就是鼎鼎有名的战神大人吧?”马车内,毛敏敏以及毛秀芬等人惊呼。即使身为闺阁女子,对于北境传说的战神大人她们还是知道的。“大惊小怪!”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据说啊!当初北境大战,战神大人身死。然后北帝陛下震怒,于是便发兵通往三国,一举屠杀了三国的皇室成就了暴虐之名可谓是情义之深啊?这可是天下人都在歌颂呢~”而一旁的云蓝听到,却是眼眸微微一缩。这个男人,真是疯了。可是心底的酸楚却是怎么回事?这天下统一的盛事背后,他到底付出了多少的艰辛和血水?她不过一个女人,身为一个帝王,为她报仇雪恨值得吗?四国统一是好,却绝不是这样粗暴快速的解决方法,这样的融合很快会爆裂很多弊端。<>她以为他做好了准备,却完全是为了给她报仇么?毕竟,她知道,历堰爵绝对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至于,在国事上面!突然,有些心疼那个男人。历堰爵,你现在还好吗?“战神大人死后,所以百姓才联名建筑了这座雕像,以悼念战神大人,并以求神明让尸骨无存的战神大人位列仙班。据说就连死后的那三天,全国都家家户户穿起了白衣点上了蜡烛,只为了哀悼一个人而已。

”她说的极为仔细,听的众人极为入神。“哇塞!那这战神大人也太厉害了。”毛敏敏瞪大眼睛道。“对啊!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人?连天下百姓都拥戴他?那岂不是和北帝陛下一样了?”毛秀芬也是口不遮拦道。而云蓝显然还沉浸在历堰爵自她死后,就没笑过的那句话中。心中刺痛,原来……他过的并不好么?这一刻,她突然好想见他。然而,看着看向自己的众人,云蓝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我对这些事情并不关注,所以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她并不好说。但是毛敏敏几人却是显然很诧异:“不是吧?连你们战神大人的事迹你都不知道?”显然,连自己国家的大事都不清楚的人。简直不止无知两字可以概括了…“呵呵!小蓝是不想和大家说吗?”毛仙儿在一旁眼眸幽深道。几人看向云蓝。而云蓝依然淡淡的道:“蓝某真的不知道。”众人这才面面相觑。看来,爹爹救回来这个女人。除了容貌之外,其他还真的是一无是处。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是稍微像三姐这样知书达礼,还能聊上一些“大事”有见识的女人才是女子的标杆啊!所有人看着那几辆马车,都不由得恭敬让开!“是清麟府的马车…”“还有乐远侯…”“看来几位大人又来吞食府了。”

“是啊!据说每个月都会来一次呢?”“是为了祭奠战神大人吧?”人群中,不少人议论着。然而,马车之上。确实是文清等人,他们自然听到了外面的议论声。每次提到战神大人四个字,几人就不由得想起那张年轻张扬俊美的面容。于是,很多回忆都朝他们汹涌而来!新兵营,军火营,比赛,训练,战场……那个一次次保护着他们的老大。还记得曾经熊大熊二在军营被揍的时候,云蓝为了维护他们的模样。那个一次次为他们遮风挡雨的老大。还记得所有危险的时候,云蓝都走在前面害怕他们受伤的模样。那个为他们训练而绞尽脑汁的老大。还记得那火军营后山教他们训练成为人上人战败骁骑营的云蓝。那个与他们嬉戏打闹的老大。还记得他们从新兵蛋子一步步成长成如今封将拜侯只因为有云蓝才有他们的今天的这些路程。特别是文清。还记得云蓝鼓励他回家陪他从凉州复仇接回母亲的回忆!这些事情,自老大走后。便成为最深的思念在他们的脑海中播放。为何老天爷如此不公平?要收走这样的人?如果可以,他们情愿代替!“哎!你们别这样嘛!其实我也很难过。

但是我知道,云蓝再也回不来了。你们和皇兄还有本王爷都一样的想他。云蓝在天上也一定知道大家对他的思念的。但是却一定不希望大家这样不开心。”文清的马车内。九王爷历墨尘小小的身影垂头丧气道。云蓝的声音缓缓的传来!听到这个声音,文清等人就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老大的声音他们的身体都会警觉着立正站好的。这是训练时落下的后遗症。然而,众人看到这一幕,却是诧异万分!这个女子要干嘛?而且她用的是各位,不是大人请慢!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让大夫人等人看着云蓝也是怒斥道:“小蓝,休得无礼!”不知道她这个时候要出什么风头?行事如此大胆?莫不是真的想勾引几位大人不成?也不怪他们有这种想法?毕竟她们自己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没想云蓝会另寻新意,如此直接。看文清等人停下来并没有怪罪的模样,她们不由得后悔自己应该也大胆点就好了。而周围不少达官显贵则吃惊。毕竟,文清等人平时并不像今日这么好说话!莫不是真的是美人儿的原因?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此时云蓝朝文清等人走去,众人脑海就是浮现这几个字。

管其他人怎么想?云蓝缓缓的走向前,蓝色的面纱上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文清等人。而文清等人也看着那双眼睛,如果不是对方身穿女装,确实是一位女子?大家可能真的会脱口而出老大两个字!实在是太像了!不,实在是百分百的熟悉!“你……”文清等人刚想开口。“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吗?”云蓝微微的挑眉,她眉眼带笑的看着几人。熟悉的轻佻和打趣,不正是……“老……老……老……老……老…………”大?秦雨结巴道。“不……不可能。”胖子也傻愣愣的。“你……你……你……”张飞也是一副见鬼了的表情。众人不可思议的看着云蓝。就连九王爷也是瞪大双眸,没有反应过来!众人见过夏雨荷,可是却是在很远的时候见过一次。如果走近,他们也会发现端倪。如今,就是如此的距离。那双眼睛那熟悉的声音,他们想认错内心都不允许!和历堰爵不一样,历堰爵当初为什么没认出来云蓝的男装?还不是被云蓝搞混了?如果一开始她也是这样安静的面对历堰爵,历堰爵又怎么会认不出她的模样?可是她一次一次的瞎搞乱搞才没能成功!如今,对于彼此的熟悉。

即使她换了女装,遮住了面容。但是那双眼睛,那说话的声音,那独一无二的气质。几个人,瞬间眼眶有些红润。但……依然不敢置信。“这是真的吗?”文清认真且小心翼翼的看着云蓝。这是梦,还是现实?他们不在乎对方是男是女,只在乎那个陪伴他们成长的小伙伴。是否真的还活着?而云蓝又怎么会不知道几人的心思。于是挑眉好笑道…“怎么?难道换了一身皮囊,你们几个小子就敢认不出了吗?”这恶狠狠的威胁,真的是…那么的熟悉!如果再认错,就对不住彼此的关系了。几人激动的握着拳,他们看着云蓝,彼此相识而望…如果不是现在不合时宜,他们恨不得朝云蓝扑过去。但是,现在对方怎么扮成个女人?他们只能不能太孟浪。所以只能从激动,然后剩下隐忍的笑容…真的是老大。这一瞬间,他们有千言万语在心中,却是不知如何说出口。只是感觉所有的阴霾都已经消散,真好!还活着!彼此笑着的眼眸当中有些让人不易察觉的泪光。

大半年了,终于!众人不用浑浑噩噩的了。而周围的人却是疑惑的看着文清将军和清远侯几人。什么意思?什么是真的吗?认不出来吗?难道,这个姑娘认识文清将军几人?就在所有人发蒙的时候,却没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颤抖激动不敢相信然后到偷偷的猫着身飞快朝皇宫溜去……这小身影不是历墨尘还能是谁?他边跑边瞪大眼眸。还活着,还活着。云蓝……还活着……。他得先告诉皇兄。对!得先告诉皇兄。太激动了!看他多好,明明自己很开心,很激动!但是还是克制住先相认的冲动!第一个想的而是和皇兄分享。毕竟,皇兄这么久以来,太可怜了。一开始,她们认为云蓝才是那种肤浅一无是处的女子!如今,没想到就被大庭广众之下自己等人被骂的连给云蓝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什么尊贵的身份他们不配?她不就是一个孤女吗?难道还能是皇亲国戚不成?但是他们知道,北境的皇族根本没有什么公主郡主之类的。如果是哪个大官的女儿?但是云蓝曾经说过她只有一个人。而且在这京城只有朋友?那还能有什么尊贵的身份?于是三姨娘开口了:“小蓝啊?都是姨娘的不对,没把几个丫头骄纵的性子教好!但是念在你在毛府住了大半年,念在大家对你的救命之恩之上,念在我们花了大笔的心血才你的伤给治好的照顾上。你找到了朋友,我们也为你开心!所以几位丫头的无心之过,你就不要计较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