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小家》亦是不恼火,也跟着半躺在了小榻上

来源:莺歌燕舞乐逍遥 2018-09-09 09:49:56

道安师傅这样说,自然是看见了赵云煊在朱氏带着琬姐儿离开时,紧紧盯着琬姐儿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赵云煊听了道安师傅的话也不恼火,只是径自走到了先前道安念经的小榻上,靠着墙壁半躺了下来。

道安师傅见赵云煊不回答自己,亦是不恼火,也跟着半躺在了小榻上。“说说吧,你这伤怎么回事,这你总不会瞒着我了吧?”

赵云煊抿了抿嘴,还是一五一十的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受伤的事情。

“这大皇子也真是的,让你去做事,好歹多给你派两个人,也不至于到了这里还受伤了。”道安师傅听了赵云煊受伤的来龙去脉,忍不住抱怨道。

“师叔,我知道你是好意,可这话以后可不能说了。”赵云煊正色道,“大皇子也是迫不得已的,最近圣上盯得紧,偏生江南那边又不安宁。”只得自己跑这一趟了,只是没想到千算万算居然快到京城了还被追上了。

“那你现在怎么办?”道安说道。赵云煊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回赵国公府的,赵国公府现在估计也有不少人盯着的。

“能怎么办就怎么办呗。”赵云煊说道,一幅天塌下来也不关我的事情一样,仿佛说的不是他的事情。但是下一秒,他的语气又变得热络起来了,“不过,师叔,我听说你最近得了一块古玉,成色很是不错。怎么样,我在这陪你几下几天棋,到时候你把那玉给我带着玩玩。”

道安师傅最喜欢下棋了,且下棋的段数很高,可称得上是真正的棋痴了。至今能和他下个平手的也一个手就能数得过来。赵云煊恰恰好就是其中一个,因此道安有事没事总喜欢磨着赵云煊和他下棋。

“你这小子,就会惦记我这点东西。”道安师傅笑着说道,“给你可以,不过要半个月。”道安知道,反正被这小子惦记上的东西就没见他失手过,还不如干脆点答应,顺便看看能不能得到点好处。

“八天。”赵云煊坚定地说道。

“十五天。”道安试着坚持道。

”八天。”声音仍然坚定地让道安发狂,这人要不要这么狠。

“十二天。”无奈的声音,真是的,一点都不懂得孝敬长辈。

“八天。”一如既往地坚定。

“十天。”最后,道安无奈地说道。真的,连十天都没有,这不是让自己疯么。

“好,十天。”赵云煊答道。十天换一块冬暖夏凉的古玉也值了。

“我说你这小子又不怕冷,干嘛非得得到这玉,这可是我费了好大心血才找到的,还没上身就被你惦记上了。”赵云煊一答应,道安就知道自己上当了,这小子是越来越精了。“就这么一块好玉,你又用不上,白白浪费了。”

“这个倒不用师叔操心。”许是刚得了一块好玉,心情很是舒畅,赵云煊就连说话也好听了很多。

总会用上的!

威远侯府除了孝服已经过去几日了,府里的装扮什么的早就变了,到处可见红绿蓝等鲜艳的事物。

这一日,在老夫人的要求下,更是趁着陈淑兰及笄的日子,正式发了帖子,邀请几家亲近的人家过来观礼。

老夫人和陈苏氏本来打着让陈淑兰嫁给苏宜璟的主意,但是一来苏宜璟已经是订了亲的人了,二来又因为老侯爷的去世,这个主意只能放下了。

威远侯府的孝期有三年,陈淑兰却是耽误不起三年了。于是,陈苏氏在老侯爷百日后,就带着陈淑兰和陈元朗住到了陪嫁在京城的一处宅子。

在老侯爷去世的第二年,陈苏氏经过了千挑万选,终于选定了一位刚刚进京为官的一个姓胡的工部主事的嫡长子。这个嫡长子倒也争气,年纪轻轻地就有了功名在身,现在和苏宜璟一样在国子监读书。婚事也已经定了,就定在了明年的春天。

老夫人为了给陈淑兰长脸,在几天前就要宋氏从新收拾好了陈家以前住的揽月轩,陈苏氏带着陈家两姐弟又住回了侯府。

为了这事,琬姐儿听到了宋氏私下里和朱氏抱怨了好几次噬魂凌天最新章节。那揽月轩可是修得精致,里面的一应摆物也都是精致的,就是屋子里放的那些古董都是价值不菲的,怕是除了荣景堂就只有揽月轩是整个侯府最贵的了。本来陈苏氏一般走,宋氏就想着把揽月轩再稍稍粉刷一下,过两年给苏宜琛娶亲正好,就是那些摆设、古董什么的放在新房,都是极体面的。

尽管宋氏等人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是真得到了陈淑兰及笄这一日,还是打起了全部的精神操办起来。这可是宋氏作为侯夫人办的第一场宴会,而且也在向大家宣告侯府的孝期已经满了,要提亲的都尽管来。毕竟,自己的亲闺女已经十四了,再不定亲可就真得晚了。

琬姐儿这一日也是一大早的就被红笺和青玉从被窝里硬是叫了起来。

自家姑娘什么都好,就是这早上永远都起不来,以前秦嬷嬷在的时候还好一点,自从秦嬷嬷回家去了后,就越发严重了。琬姐儿边闭着眼睛穿衣边听得红笺和青玉抱怨道。

你们也不想想,现在才什么时候,早上六点都不到,我起来我容易吗?要知道在现代自己可都是□点以后才起来的。琬姐儿也在心里呐喊道,不过,这话她是断断不敢说出来的,也就只能在心里抱怨抱怨。

秦嬷嬷因为在去年又怀孕了,朱氏和琬姐儿体念她这么多年来就一个儿子,就早早地让她回家去休息了。反正琬姐儿除了去怡兰轩上课,轻易是不出栖云阁的院门的,再说了她身边的红笺、青玉几个丫鬟都是不错的,朱氏自己也比较闲,就干脆让秦嬷嬷回家去,等有什么事情了再叫她回来。

朱氏等琬姐儿到了正房后,又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这可是琬姐儿回京后第一次在这种宴会上出现,定要好好打扮,一点都不能马虎。

只见琬姐儿穿了一件云需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裙,带着昨日陈掌柜家的,也就是从前和秦嬷嬷一起在朱氏身边伺候的香绮,特意送进来的珍宝阁新打的一套银镶碧玉的首饰,既看着贵重又雅致。琬姐儿见了喜欢的很,今日就从中挑了几样带了起来。

朱氏见琬姐儿虽然戴的首饰什么的有点少,但倒也还过得去,也就随她去了。自家的闺女也不知道像谁,对这些金银首饰什么的倒也喜欢的不得了,但是却偏偏不喜欢戴,就喜欢收着收着。偶尔实在没事的时候,还让丫鬟把这些东西都拿出来看看。

朱氏哪里想得到这是她家闺女在想着攒钱呢。琬姐儿骨子里毕竟是个现代人,对钱的重要性比朱氏可是认识的要强多了,现在还不能攒银子,那就多攒些金银首饰也是一样的。

朱氏带着琬姐儿到荣景堂的时候,苏家的几个姑娘都已经到了,都陪着坐在老夫人两侧,和老夫人说笑,把老夫人逗得嘴都合不拢了,就连朱氏和琬姐儿进来晚了都没像以前一样训斥。

过了一会儿,只见陈苏氏陪着陈淑兰居然从里间走了出来。

不只是琬姐儿觉得奇怪,就连一向不怎么理会其他事情的苏如珍也觉得有点惊讶。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淑兰姐姐进去的时候戴的可不是这一套头饰。”苏如瑶趁着老夫人拉着陈淑兰说话的时候,转过头来比了下陈淑兰悄悄地说道。

琬姐儿抬头看了眼正在和老夫人说话的陈淑兰,只见她头上戴着一整套的赤金头面,贵重是贵重了,可是看起来却有点老气,和她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很搭,就是跟她平时的穿着打扮也是不一样的。

说起来,琬姐儿对陈淑兰的印象还是蛮好的,倒有几分薛宝钗的影子,但是比薛宝钗来说却是好多了。上孝敬母亲,下教导幼弟,虽然府里的下人都说表姑娘太厉害了点,但是如果不厉害点的话,怕早几年就被府里的下人踩到头上去了。

不稍一会儿,就有丫鬟进来禀报说,胡夫人已经到二门了,大夫人正引着胡夫人过来呢。陈苏氏听说了,赶紧站了起来,往外面走去,看样子是要亲自去迎。

琬姐儿见陈淑兰在丫鬟说道胡夫人的时候,脸微微红了一下,就是身子也僵硬了一样阴阳艳医最新章节。就知道,传闻应该是真的了,看来陈淑兰这门婚事还真是她自己决定的,也是满意的。本来陈苏氏看好的是忠靖伯家的庶长子,但是陈淑兰自己不同意,不管陈苏氏怎么劝都不松口,这才另外相看了胡家的嫡长子。

胡夫人大约三十多岁,看起来比朱氏要稍微显得老一些,长得只能算是端庄,看起来有几分迂腐的样子,但是说起话来却是个爽快的性子。

胡夫人先是和老夫人互相客套了一番,陈苏氏在旁边陪着。又拉着陈淑兰的手,笑着说道:“淑兰这孩子,我可是真心喜欢,真想早点带回家去。”说完,从手上脱了一个翠绿的流云镯子就要亲自给陈淑兰戴上。

陈苏氏忙上前推辞,胡夫人依然笑着说道:“你如此推辞,可是嫌弃我的东西不成?”

陈苏氏笑着说道:“亲家夫人的翡翠通体碧绿,没有一丝杂色,可是难得的好东西。只是给了她一个小辈,没得糟蹋了好东西。”

胡夫人说:“即是好东西,当然得戴在她们这些像花一样的姑娘们身上,这样才更加好看。”说完,又是拉着陈淑兰的手亲自给她戴了上去。

陈淑兰原本就有点脸红,这下听了胡夫人的话,更是羞涩得直低下头。

“亲家夫人客气了。”老夫人听了胡夫人的话也很是高兴,自己的外孙女这么好,怎么会不招人喜欢呢。

等着陈淑兰道了谢之后,胡氏又打量了苏家的几个姑娘,说道:“亲家太太真是好福气,瞧瞧你们家的这些姑娘,不知道还以为到了王母娘娘那里,这么多漂亮的小仙女呢。”说着,又把准备好的礼物给了各位姑娘,虽然没有陈淑兰的贵重,但是每人都是一件新花样的首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