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蓄谋已久的“良性退出”——中普金服

来源:财务角度 2018-09-09 14:11:21

一、究竟是爆雷还是良性退出?

2018年8月27日,辽宁沈阳中普总部大厦外聚集胃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人,熙熙攘攘。随后,中普总部发表申明;中普宣布停止线下业务,逾期未兑付总额约为79亿,延期兑付方案随后给出。2018年9月1日,中普总部发布兑付方案;自2018年9月5日起,每月按照投资人总投资额的3%--5%分期兑付。直到2018年9月5日,投资人并未按期收回自己的兑付比例。随即,2018年9月6日,中普总部宣布成立良性退出工作组,该工作领导组为:肖鹏、赵赫、杨洋。然而,根据企查查针对企业调查显示;该几位股东早已于2018年初就退出该公司,随之代替的为储琛。随之笔者针对储琛进行调查,该人名下大约有26个公司;多数为注销状态;专门负责处理P2P公司爆雷后的残局。中普总部全部原有股东的集体退出,换了以为替死鬼,这招李代桃僵玩的是炉火纯青,早在2018年初就已经做好了铺垫。

二、北京中普利诚与辽宁中普金服的关系

投资人与中普签订的借款协议上借款方均为北京中普利诚,然而北京中普利诚早在2018年2月份通过股东变更为储琛,而辽宁中普的大股东为北京中普利诚。显而易见,肖鹏、赵赫、陈昌等股东已经成功的摆脱了该困局。

三、投资人维权代表究竟是代表还是中普的帮凶?

2018年9月初,由于中普未能及时兑付,各地投资人情绪高涨,多位投资人已经精神崩溃,并留下遗言要轻生,面对恶性群体性事件,中普总部发布声明要求投资人推举出5名代表。5名投资人代表,到沈阳中普总部,跟中普总部股东沟通兑付方案,然而该兑付方案迟迟没能出台,5名代表也消失在投资人群中。中普的领导层、员工集体沉默。至此,中普几位股东成功了完成了金蝉脱壳,不得不说这招漂亮。

四、假借政府公信力

2018年8月29号,中普总部发表申明"坚决不跑路、偿还到底"并多次向投资人强调说身份证与护照均已交由公安机关,并引进沈阳互联网金融协会监管公司,声称政府已经介入进行查账,研究兑付方案。并声称每月都会有4亿的现金流用于兑付投资人的血汗钱。放松投资人的警惕性。如果报案的话,股东被抓,投资人的血汗钱更回不来。6万投资人竟无一人成功报案。随之,中普总部发布一些保安换上警服的视频以安慰投资人早已躁动不安的心灵。成功避免了恶性群体性事件。根据天眼查,沈阳互联网金融协会为2018年初刚刚成立,经营范围仅为行业咨询,根本没有任何的强制公权力。

五、拉虎皮做大旗的惯用伎俩

关于中普集团公司之前被诉讼的记录来看,于成立之初,就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行政处罚,因此擅自在宣传中与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六大银行达成了合作伙伴关系,然而六大银行表示均未与中普公司签订过任何的合作协议,属于虚假宣传,中普被处罚10万元。

六、欠薪欠贷、诉讼不断

由于笔者从事过一段P2P网贷平台的开发,中间接触过很多类似的开发平台,其中中普的富友软件为姚建华主持开发,由于开发期间,中普不能正常支付其技术团队的工资,导致技术团队整体出走,并造成了中普系统的瘫痪。中普公司在诉讼中吃了哑巴亏。

最近的一次为中普公司佛山分公司的欠薪纠纷,由此可见中普公司的运营状况及财务状况。

七、左手倒右手,空手套

根据天眼查显示;中普利诚对外投资的公司为6家;其中;抚顺、朝阳均为民间借贷公司;法人代表均为陈昌;辽宁中普金服对外投资的公司为5家,两家为汽车租赁公司(南京普鑫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河北中普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抚顺中达立信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然而这些公司均未查到经营的痕迹,究竟是真正的投资经营还是用于资金周转、资金出逃的就不得而知了。

八、中普的结局如何

根据以上结论,中普现在后续的剧情应该没有任何悬念了,股东集体出逃,6万投资人,79亿血汗钱付之东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