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吐蕃内部武装冲突起因

来源:浪漫作词人 2018-09-09 14:13:01

唐朝前期,虽然与吐蕃保持着经常的通使关系,又先后有文成、金城二公主入蕃和亲,但彼此间的冲突也同时激烈起来,先是围绕安西四镇和西突厥十姓部落展开反复争夺,吐蕃进而又控制了河西九曲地区。对唐朝的陇右地区构成日益严重的威胁。唐朝不得不调集重兵,加强了河西、陇右地区的防御。

“安史之乱”爆发后,吐蕃乘唐朝陇右、河西二节度使所御辖军队东进平叛之机,进入这一地区,阻断了唐朝与安西、北庭两都护府所辖地区的联系,又向南征服了南诏。至此吐蕃的势力所及,东起川西、甘肃陇山,西至中亚,北起新疆南部,南抵南诏的广大地区。吐蕃经常向东进扰唐朝,曾于宝应二年(763)攻陷了长安城。

德宗时,回鹘兴起,与吐蕃争夺北庭地区,南诏也摆脱对吐蕃的附属,转而通好唐朝,使吐蕃陷于孤立,于长庆元年(821)主动遣使请盟,双方举行了在唐蕃关系上具有重要影响的“长庆会盟”。从此以后,虽然吐蕃军队仍不断骚扰唐朝边界,毁盟事件时有发生,由于唐、吐蕃双方都在走向衰弱,军事冲突的规模和激烈程度都大不如前。特别是吐蕃的长期对外战争,人民的赋税和兵役负担不断加重,以及连年自然灾害,激化了阶级矛盾。平民和奴隶反抗王室、贵族压迫的斗争此起彼伏,削弱了统治阶级的力量,大大限制了吐蕃对外的军事扩张活动。

与此同时,在赞普王室和大贵族之间围绕赞普继承的控制权的矛盾也进一步尖锐化。可黎可足赞普在位期间,因他本人体弱多病,由佛教首领钵阐布执政,导致佛教政治、经济势力的迅速膨胀,引发了僧俗冲突。反对赞普的贵族势力以灭佛为号召掀起夺权斗争,他们散布谣言,说钵阐布与王后通奸,把他杀死。会昌元年(841),又杀死赞普可黎可足,拥立其弟达磨嗣赞普位。

在可黎可足赞普的末年,吐蕃统治区域内发生强烈地震,岷山崩塌,大地开裂,洮河水为之倒流三天;老鼠泛滥,吃光了庄稼,发生大饥馑,饿殍相望,死者相枕。而新赞普达磨又昏庸不理政事,他嗜酒如命,沉湎于角直欢进又为人凶愎寡恩。因此,达磨虽然在位只有短短的二年,而吐蕃统治集团的内部的矛盾和斗争却是有增无减,吐蕃国力更加衰弱。

达磨无子,其妃氏在奸相的怂恿和支持下,立她的兄长尚延力之子乞离胡为赞普。乞离胡只是一个年方三岁的乳臭小儿,他不过是氏及其心腹操纵和垄断权力的玩物而已。为了扫清专权障碍,她把数十名老臣都排斥在政权之外。

氏子弟继任赞普,引起舆论哗然,而氏又违反常例不遣使入朝请求册封,乞离胡赞普地位的权威性、合法性受到普遍怀疑。

吐蕃宰相结都那见乞离胡不肯下拜,他对众大臣说:“先赞普宗族子孙众多,而立氏子弟,国人怎能听从号令,列祖列宗又怎么会接受他们的祭祀呢?亡国的时刻就要来到了,近年来灾害频发,正是要亡国的征兆。老夫已是风烛残年,行将就木,又手中无权,不能拨乱反正来报答先赞普的恩德,只有以死明志而已!”遂拔刀剺面,大哭而出,不久即被氏杀死全家。

氏及其爪牙的倒行逆施,使吐蕃王室与贵族、贵族与贵族之间的矛盾更加尖锐,终于酿成了大规模的内部武装冲突。吐蕃洛门川讨击使论恐热以诛杀氏及其追随者为号召,自称国相,纠集吐蕃在河西、陇右地区的三个部落约万余人马起兵,进军至渭州,与屯驻在薄寒山的吐蕃宰相尚思罗交战,尚思罗力弱不敌,遗弃辎重等败退松州,在那里纠集苏毗、吐谷浑、羊同等各部族八万余众,焚毁桥梁,踞洮水之险,阻击论恐热。

论恐热隔着洮水对苏毗族恫吓道:“奸臣乱国,上天派我来诛杀奸臣,你们为什么还要助逆为乱我现在已任宰相之职,国内兵权都在我掌握之中,如果你们仍不从命,全族将难逃覆亡命运!”

苏毗部族不知虚实,犹豫不战。论恐热乘机指挥部众渡过洮水,收降了苏毗等部族。尚思罗在逃跑中被论恐热擒获杀死。论恐热吞并了尚思罗的所统兵马,拥有部众十万余人。论恐热在松州等地实行了残酷的屠杀政策,铁蹄所至,陈尸遍野,血腥冲天。

吐蕃下层人民在内战中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论恐热打着匡复王室、起兵靖难的旗号,而实际上却是一个阴谋篡夺赞普权力的野心家。他为了实现自己的篡权目的,如今的当务之急是要除掉心腹之患尚婢婢。

尚婢婢,羊同人,姓没卢,名赞心牙,出身显贵,世代担任宰相官职。尚婢婢为人宽厚,略通书史,本不愿出来做官,可黎可足赞普时强令他就任鄯州节度使职位。

他有勇有谋,智略超人,经他训练的士卒,都骁勇敢斗,有很强的战斗力。因此,尚婢婢就成为吐蕃贵族中威名远扬的人物,也正是论恐热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之的原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