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烈》你小子说我没有准备晚餐是吧?跟我出来

来源:雷神带你侃车 2018-09-10 11:33:53

“哎呀,秦墨弟弟。都说了,不要这样子说这位叔叔了,他过得也不容易啊。看他穿的衣服就知道了。”沈曼玉拉了一下秦墨的衣服,对着他说道。

“曼玉姐姐,我听你的。”秦墨拉着沈曼玉的小手,对着她笑道。

独孤夜看着这两个小家伙立刻就熟络了起来,一口一个姐姐一口一个弟弟的。不由得微微地笑了一下,他心想“这或许就是孩子的世界吧,单纯得如同一块明镜一般。这两个小家伙很可爱,就是有意无意合起来编排我这点就不是很可爱了。算了,不跟小孩子计较。那也太没有一个长辈该有的气度了。”想到这里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自嘲地笑道:“看来我真的老了啊。”

说道这里,独孤夜对着秦墨说道:“你小子说我没有准备晚餐是吧?跟我出来。”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出了这个装点得极为豪华的琉璃山洞。

......

......

“好肥的一头野猪啊......”秦墨看着眼前那巨大的坑里面装着的那头肥硕的野猪不由得喃喃的说道。

“小子,知道了吧?像你那样子拿着弓箭和刀去打猎是笨办法,像我设置的陷阱多好。一点力气都不用花。”独孤夜在一旁对着秦墨说道,显然。他对于秦墨不懂得变通这点有点恨铁不成钢。

“少来,还不是给你自己偷懒找借口?”秦墨的眼睛斜斜的看着独孤夜,用着一种不屑的语气说道。

“小子,我是你长辈,你乖乖的做好自己该做的。说那么多作甚?有礼貌一点。”独孤夜盯着秦墨,用着一种阴森的口气对着他说道。很明显,独孤夜是不会把秦墨抓起来打一顿的。不说他年纪比秦墨大上那么多,就说他是一个高手这一点,就能让独孤夜不会对秦墨怎么样了。

“好吧,好吧。嘴巴说不过人家就用威胁的,看不起你。”最后的那句话秦墨是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的。

“都说了,别以为我听不到......”独孤夜恶狠狠的瞪着秦墨,他对这个小子是真的没辙了。他忽然有点后悔,为什么把他带在身边,刚刚见到他的时候直接把他送回墨家去多好啊。这时,独孤夜忽然想到了一点,要是现在把他送回墨家去那么在路上......

“大叔,你要把我送到哪里?你这是拐带小孩子啊!”

“大叔,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任的呢?”

“大叔,没想到你这么小气我说几句话你都受不了。”

“大叔......”

想到这里,独孤夜感觉一阵恶寒。他决定,还是算了。为了自己耳根的清净,还是把他留在身边好好培养吧。他也确实想要找一个徒弟把他的一身技艺传承下去。

“秦墨弟弟,这位叔叔说得没错。你不应该这样子对待长辈的。”沈曼玉拉着秦墨的小手对着他说道,边说着边摇了摇秦墨的手。看得出来,她是很喜欢秦墨的,不得不说,小孩子的感情培养起来真是快。

秦墨抬起头来对着独孤夜说道:“我想知道你到底要把我和曼玉姐姐带到哪里去?别告诉我我们三个要在山林里走一辈子吧?”

独孤夜低头想了一下,然后对着秦墨说道:“我带到你们一个城市里面吧,到时候我开一个小小的铺子养活你们。不过,在这之前。你们要先拜我为师。”

“拜你为师?你很厉害吗?”秦墨歪着脑袋有些疑惑的问道。

“小家伙,我可是很厉害的。不要小瞧我了。”独孤夜边说着边拔出了他背后的那把长剑向前一挥,“吟~!”七七四十九淡黄色的璃龙虚影从独孤夜的剑身上闪现了出来,下一瞬间。那四十九道璃龙虚影带着仿佛能够破碎虚空一般的气势冲向了前方的树林,“咔嚓!砰!砰!砰......”在那四十九道璃龙虚影经过的地方树木俱为折断,带起了漫天的声响和烟尘。那四十九道璃龙虚影在摧毁了大片的山林之后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好厉害......”秦墨看着独孤夜制造出来的声势喃喃的说道。

“真气凝于体外而不消散是要达到了练气期罡风境才能做到的,要是想要把真气凝聚成一把剑或者一条龙在其中灌入庞大的真气伤敌的话那么就必须要达到了后天大圆满的时候才能办到。不过,除非是为了尽快的结束战斗。要不然,还是不要如此的好。因为这样子会导致真气损耗的速度加快。”独孤夜对着秦墨说道,现在他已经把秦墨当成徒弟来教了。

“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沈曼玉第一个跪了下来对着独孤夜拜了三下然后,说道。

“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随后秦墨也跪了下来,对着独孤夜磕了三个头。然后他起身对着独孤夜说道:“老酒鬼,你可不可以教我那一招?”

独孤夜是真的没办法了,秦墨现在拜师了都还叫他老酒鬼。他对着秦墨喝道:“哪里有那么容易?!你起码要达到了半宗师的境界才可以施展出我那一招。”

“不行吗......好吧,老酒鬼。我们现在或许应该考虑一下去哪里睡觉了。”秦墨在得到了这个答案之后看着独孤夜,对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睡觉吗......我们就找一个山洞好了,那个琉璃山洞还是算了。太过于寒冷了。”独孤夜想了一下之后如此说道。

“好的,曼玉姐姐。我们走了。”秦墨就知道独孤夜会这样子说,独孤夜说完之后秦墨拉起了沈曼玉的小手。跟在了独孤夜的后面。

独孤夜一边走一边说道:“附近有一座上宁城,我们以后就去那里定居吧。”

“上宁城吗?我终于可以不用睡山洞了。”秦墨高兴的说道。

这讲述,让慕容清的眼中浮现出了极为生动的幅幅画面,一个八岁的小男孩儿被一个老酒鬼收养。在茫茫的大山里走了好长一段时间,他在一个山洞里和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相遇了。

在那间小小的铁匠铺里面,少年和少女渐渐的成长了起来。少年有时候会打回来一些猎物,少女就会欢呼雀跃的拿去作为晚餐。铁匠铺的师徒三人美美的吃上一顿之后少年和少女手拉手的去院墙上看小猫小狗。每天的生活平淡而又充满了淡淡的温馨。

后来,少年又把一头狼带了回来,少女每天除了看小猫小狗还可以去喂那头狼,喂食的时候顺便还可以逗一下那头银狼。每一次那头银狼都会狠狠的打几个响鼻以作抗议。

其实,秦墨有意无意的把其中的一些段落给删除了。他给慕容清讲述的并不完全,被删除掉的那些段落也不多,也就是那山洞是蓝色的等等几段而已。可是,就算如此。这故事依旧很长。

慕容清发现,她忽然很羡慕秦墨跟沈曼玉的生活。她对着沈曼玉和秦墨说道:“你们的感情真是好,一起长大一起学艺。”她的话里带着一股奇妙的情绪。那话里有着什么样的情感,就只有慕容清自己能明白。

“是的,我最喜欢的就是秦墨弟弟了。”沈曼玉把依偎在秦墨肩膀上的头蹭了一下,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幸福。

秦墨搂了一下沈曼玉的肩膀,对着她笑了一下。静静地呼吸着她身上的香气。安静的和沈曼玉依偎在一起。他也很喜欢沈曼玉。

是的,这就是喜欢。喜欢,可以有很多个人。可是爱,就不能多了......

PS:“写这种章节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浓浓的幸福啊......好吧,不得不承认。我很感性。今天先这些吧,让我好好的构思一下下面的剧情先。”

说完之后,慕容开始回到了那处小院之内。夜深了,该休息了。那些侍卫们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在慕容清和秦墨的争论当中说上哪怕是一句话,既没有帮慕容清也没有对秦墨持有不好的态度。

他们知道,这些国与国之间的问题他们弄不明白。所以他们就不去明白,临走之前那些侍卫们一个个的上来给秦墨敬酒。并祝秦墨生辰快乐,每一个侍卫都跟秦墨拥抱了一下。这就是草原上的汉子们,豪放大气。在他们的心里并没有因为秦墨是其他国家的人而对他持有敌意,在他们心里。一个人足够强,人格足够的好。他们就会给那个人给予足够尊敬和善意。反之,则会得到他们的挑战和喝骂。

秦墨呆呆的躺在床上,他看着天花板静静的思考着。慕容清在临走的时候对着他说了一句“生辰快乐。”慕容清说出来的这句话是真心的,也许是慕容清对秦墨很有好感。或许是因为秦墨的心灵很纯净,或许是别的。总之,慕容清并没有对他有着敌意。反正,秦墨能察觉得出来,慕容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真心的,并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

想到这里,秦墨摇了摇头。他一个翻身就下了床铺向着大门走去。推开大门,只见天空如同一块庞大的黑布一般挂在云天之上。星夜深沉,偶有被繁星惊醒的鸟儿胡乱的鸣上两声。田野花香,蛙声阵阵。蝉和蟋蟀仿佛知道了秋天将近而争先恐后的欢快的叫了起来。

秦墨走到了那处小院的时候发现慕容清正在那间小院的前院那里看着什么,他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才发现,那里是那些侍卫们还没有做好的墓碑。

在这个时代,骨灰是不会随便的放在前院或者其他地方的,因为这是对死者的亵渎。骨灰,通常都会得到很好的安置。而墓碑不管有没有做好都是不能放到居住的地方之中的,这样子不吉利。这点,就算连匈奴人都是知道的。

此时慕容清的眼角带着一点水光,秦墨看到了她眼角的这点水光不由得想到“她毕竟也只是一个少女而已,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就算是一个男人估计都会承受不住的,更何况是她了。我只看到了她那刚强果敢的一面,却没有发现她只是一个十七岁女子。”

他想起了那场战斗之中慕容清为了那四个侍卫而落泪,再看到她此时对下属的悲伤和感怀,秦墨对慕容清的看法又有了一层认识,她就算再有才华也只是一个女孩子。她很有人情味,很有人情味的女子,想东西都比较多。都很敏感。就算再优秀的女子都免不了这一点。

秦墨走到了慕容清的身后,对着她和声的说道:“不要悲伤,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最好的归宿。战士最好的勋章就是伤疤,最高的荣耀就是战死沙场。只要你回去能善待他们的家人,那么他们在九泉之下就可以安息了。”

慕容清没想到秦墨这么晚了还会出来,她擦了擦眼睛。起身对着秦墨说道:“看样子你很明白这些啊?既然你明白,你又跟我说什么和平呢?真正的和平是世界上再也没有没有争端没有杀伐,不过。这可能吗?和平,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秦墨看着慕容清的眼睛,对着她认真地说道:“那也起码比天天打仗来的好,打仗。可是会死人的。”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语气凝重无比。

慕容清叹息了一声,对着秦墨缓缓的说道:“你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有没有想到什么?”

秦墨并不知道慕容清的意思,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想到什么。”

慕容清叹息了一声,她看着天空上的星月,眼睛里面带着一抹迷离的目光。接着,她对着秦墨缓缓的说道:“每一个星星都各司其职的照耀着它所能照耀到的地方,而月亮。则是作为天空的主宰,为了照亮夜空而闪耀着它的光华。可是,单单靠月亮是不够的。要是没有星星的点缀就不会有如此璀璨的夜空,月亮也不是夜空绝对的主导者。星河之中有着很多星星,比如说北斗七星,贪狼星,破军星,七杀星,紫微帝星。和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

说道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看到秦墨有认真的听她的话之后她才接着说道:“这些星星或单个或群体,他们散发出来的光芒都不比月亮逊色多少。我们燕国的信仰除了三皇之外就是这上天了,我们慕容家的每代家主都会把这月亮和星星的观点传承到下一辈的子孙那里。好让自己的子孙得知,他们并没有多么的高贵。

也就是出身比普通人好一些罢了,要是失去了身旁众人的支持的话,其实也并不比路边的一个平民甚至是乞丐要好上多少。我们慕容世家就是秉着这条组训来治理部落,到后来的燕国。我们也知道打仗要死人,可是,我们鲜卑传承了那么久。我真的不想鲜卑在我这一代或者上一代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要是让炎朝融合进我燕国里面你觉得炎朝的人会同意吗?”说完后,慕容清看了下秦墨。她在等待秦墨的回答。

秦墨拿起了一根刚刚烧剩下来的焦柴,在地面上刻画了一下。然后指着地面对着慕容清说道:“看,星星和月亮隔着很远的距离。所有的星星距离月亮的非常的遥远,不管是什么星星都一样。这就好像臣子和帝皇一般。帝皇,是高高在上的。而臣子就只能在远离皇座的地方站着,为帝皇效命。”

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战争的起源,就是每个人都有着执念。就好比我炎朝,想要百姓安居乐业。战士们就必须要披挂上阵,保家卫国。弱小的国家,是没有让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的权力的。你燕国,是因为传承了上千年而不愿就此断绝。可是你们燕国资源贫乏所以不得不攻打我炎朝。”说着,秦墨扔掉了那根焦柴。拍了拍手,对着慕容清说道。”

接着,秦墨笑笑。坐在了地上,他看着天上的星斗对着慕容清缓缓的说道:“谁都有执念,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没有执念的。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并没有什么对错,只有立场。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是为了利益,大多数人都会把有损自己利益的事情认定是错的把对自己利益有好处的事情认定是对的。就算真的天下太平了可是人民一样会因为各种的事情而导致利益受损,可能是因为市井无赖的纠缠。也可能是某个官员或者某个富商的儿子所欺压,总之。天下,想真正太平是很难的,究其原因就是一点。利益。利益的纠纷从古至今都是极难解决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的纠葛,就永远不会真正的天下太平。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