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很彪悍》你们也太杞人忧天了,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来源:情感筱筱圈 2018-09-10 09:43:37

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冷夏合上手中的书卷,秀气的眉毛一挑,问道:“何事?”

何事?自作主张留下那些女人,现在还问我何事?战北烈看着眼前一副疑惑表情的冷夏,脸色比黑夜还要阴沉,狠狠瞪住她:“那些女人怎么回事!”

很好,原来是兴师问罪!冷夏冷冷一笑,放松身子倚向竹椅靠背,一副狂妄而慵懒的模样,嗤道:“我冷夏做的事,什么时候竟要向你汇报?”

大秦战神一口气哏在胸口,一把攥住她纤细的胳膊,横眉怒视的吼道:“你别不知好歹!”

心间一股烦躁的感觉升起,冷夏昂起头,一把挥开他的钳制,凤眸冰冷而锐利,一字一字吐出:“舍不得,就去追!”

战北烈一怔,待明白过来这意思后,黑曜石般的眸子紧紧锁住她冷冽的面容,闪过几丝连自己都未发觉的热烈光芒,问道:“你介意?”

压下心头那丝异样的情绪,冷夏敛下眸子,唇角噙着一抹嘲讽的弧度,端的是嚣张无比,嗤笑道:“就凭你?”

这个女人,还知不知道自己是烈王妃!战北烈看着她这漠视的态度,险些气到暴走,咬牙切齿道:“慕容冷夏,搞清楚你的身份!”

冷夏悠然的挑了挑眉梢,轻笑道:“我倒是忘了,这烈王府中没搞清我身份的,倒是有不少。”

战北烈剑一样的眉峰微微皱起,以母狮子的性子,绝不会无端端的说出这种话,既然说了,就不是无的放矢。沉吟半响后,脸色阴厉下来,唤道:“周福。”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侯在门外的周福迅速的跑了进来,恭敬行礼后,就听战北烈深沉的嗓音响起:“那些女人是如何进来的?”

周福略微思索片刻后领悟过来,心下一惊,赶忙答道:“王爷,奴才在她们进府之时曾汇报过王妃,之后将她们安置在停云阁,嘱咐过不要到处乱跑,待王爷回来后再行决断,之后奴才就不知道了。”

冷夏唇角一勾,不必再问了,若是无人指路,又怎能一路找到这偏僻冷清的清欢苑来。在这偌大的烈王府中,对自己有意见的也不过就是那四个女人。

想借刀杀人,也要看看对手是谁!

眼眸中一丝杀气闪过,清冷的嗓音吩咐道:“把梅兰竹菊四人叫来。”

不一会,周福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踟蹰道:“王妃,她们……她们说……正在整理十二金钗住的房间。”

后面越说越小声,梅兰竹菊身怀武艺,按理说她们算是王爷的侍卫而非丫鬟,就连当日被派到王妃这里来都是一肚子怨气,对于近些时日里侍卫们一直谈论王妃的彪悍,也是嗤之以鼻从不相信。这般心高气傲,又怎会为十二金钗那些侍妾整理房间?

这个很明显就是借口了,想必她们还不知道十二金钗已经从王府落荒而逃了,甚至王爷此时就在这清欢苑内。可是这些他也是绝对不能向四人透漏的,王妃此番明显是要找她们问罪,若是事先给四人通了气,王妃这里又如何交代?

战北烈脸色阴沉,他倒是从不知道,梅兰竹菊四人竟是这般嚣张。

方欲说话,就见竹榻上的冷夏悠然起身,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边走边道:“很好,山不来就我,我就山。”

冷夏三人方一迈进院内,忽然,清梅讥诮的话语带着浓浓的不屑自内传来:“你们也太杞人忧天了,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

周福一怔,这不是往枪口上撞么!冷汗顺着面颊瞬间滑了下来,面色紧张正欲开口喝住,却被战北烈一个冷意十足的眼神吓的立即噤声。

“不错,咱们可是王爷身边的人,岂能由得她呼来喝去?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清竹高傲的声音不服气的回应。

清兰嗫喏的声音小声说道:“再怎么废物,也是这府里的王妃……”

话未说完,就被清竹的高喝声打断:“呸!她算什么王妃,王爷根本就没跟她拜堂!”

战北烈沉下脸,鹰一般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就听见清梅鄙夷的笑声自殿内响起:“那个废物,听说至今王爷还未和她圆房呢!”

剑眉高高挑起,微眯的眼眸耐人寻味的在冷夏身上转了一圈,右手摩挲着下巴,圆房?值得考虑。

感受到他那意味深长的目光,冷夏撇撇嘴,优雅的翻了个白眼,那意思:做梦!

战北烈恨恨磨牙:早晚的事!

外边两人大眼瞪小眼,豺狼对虎豹,目似锐刃犀利对撞,刀光剑影火花四溅!

里面清菊不赞同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们俩这张利嘴啊!那十二金钗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

清梅凉凉的语声得意道:“那些做白日梦的女人?不过挑拨了几句,就真以为以后能当上王府的女主人了!不回来才好,一个废物王妃,十二个白痴侍妾,就让她们狗咬狗去!”

周福看着前面“含情脉脉深情对视”的两个主子,暗自哀叹一声,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奶奶,这话也能大张旗鼓无所顾忌的说么!

待里面没了声响,二人同时收回和对方掐架的目光,锐利冷冽的视线射向内殿。冷夏唇角勾起一抹冰凉的弧度,听到这里也差不多了,虽然从来没将四人放在眼里,却也不介意顺手将她们收拾个干净,杀手之王的威严,还轮不到这些跳梁小丑来挑衅!

此时,殿内的梅兰竹菊嗑着瓜子饮着清茶,眉目间得意非常,好不快哉。

吱呀一声,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背光而站,英武挺拔仿若天神降临,身后那万丈璀璨的阳光尽皆成为了他的陪衬。来人周身散发着冰冷阴鸷的戾气,噬骨的寒气以他为中心迅速向着殿内蔓延,只一刹那整个大殿中无处不充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森寒意。

待看清了来人的面目,四人顿时脸色惨白,惊慌失措的跪到地上,结巴道:“王……王爷?”

冷夏倚着门框双臂环胸,唇角轻轻扬起,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戏谑姿态,悠然看起了好戏。

战北烈面色阴沉不发一语,大袖一挥,迈步到殿内宽大的座椅上坐下,大刀阔斧的倚着靠背,食指一下一下的扣着桌面,发出“笃笃笃”的沉闷响声。

一时间,整个大殿内除了叩击桌面的声音外,再无一丝声响,本就沉默的房间内更显得森寒一片。

梅兰竹菊跪在地上,筛子一般颤抖着,周福几次想要开口求情,战北烈警告的目光扫过去,顿时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半响,清梅率先受不住这沉重的压迫感,试探着再唤了一声:“王爷……”

“很好,你们还记得我这王爷,本王还以为……”战北烈锋锐的目光落在四人身上,低沉的嗓音道:“你们早就忘了这烈王府的主子是谁!”

四人心下一沉,同时回道:“奴婢不敢!”

“不敢?怂恿十二金钗,嚼舌根,造谣生事,诽谤主子……”战北烈揉了揉太阳穴,沉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自己下去领罚,以后你们跟着钟羽,这烈王府里是容不下你们了!”

他每说出一条罪名,四人的脸色就再苍白一分,最后一句铿锵落地,四人齐齐大惊,不可置信道:“王爷?”

一侧的周福叹了口气,王爷手下的暗卫遍布五国,钟默、钟迟、钟银、钟羽,分别负责楚燕卫韩四国,并未将四人赶走而是派到了钟羽负责的据点,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梅兰竹菊跟了战北烈多年,也知道王爷决定的事多说无用,惨白着脸色领命谢恩,失魂落魄的爬起来向外走去。经过门边时齐齐顿住,那眼眸里的恨意犹如刀子一般射向冷夏,似是要将她撕成碎片!

要不是因为她,她们也不会被王爷发配到韩国,也不知耍了什么下作手段,竟然让王爷不顾她们多年追随之情!

“可是不服?”冷夏挑了挑眉梢,那悠然的面色含着难以言说的傲然,目光扫过四人那愤恨的面容,冷笑道:“我给你们机会……”

她顿了一顿,下巴一扬,凤眸中射出凛冽的寒光,慢条斯理的一字一字吐出:“四个一起上!”

梅兰竹菊贝齿咬着牙关,玉手紧紧的攥成拳,被冷夏这狂妄傲慢的态度气到俏脸铁青。不过是一个废物,一丝内力也无,竟敢口出狂言?

见战北烈面色不变不置可否,四人对视一眼,豁出去了!今天不给她一点厉害瞧瞧,她就认不清自己的状况,除了空有一个王妃的头衔,什么也不是!

四人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不屑道:“王妃,得罪了!”

清梅率先拔出腰间的长剑,清竹紧随其后,清兰清菊亦同时起手,四把剑尖闪烁着冰寒的利芒齐齐指向冷夏,气势如虹!眼眸中一丝戾气闪过,四人同一时间飞掠跃起,好似四只煞气凛然的鹰鹫,挟着滔天的嫉恨直袭冷夏!

四把长剑分别攻向冷夏全身四大要害,出手默契无比,狠辣之极! 而冷夏还一直保持着抱臂环胸的悠然姿态,目含轻笑。

周福胖硕的脸上布满了惊恐,原本泰然的倚着靠背的战北烈,也微微蹙起了剑眉,梅兰竹菊习武多年,可并非是什么三脚猫的功夫,他知道冷夏身手凌厉,但是这般悠哉是不是太轻敌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