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植系套现咋这么难? 康盛股份重组方案再度缩水

来源:界面新闻 2018-09-10 14:16:35

一次挣扎已久的重组。

截至9月10日,康盛股份(002418.SZ)已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截至发稿该股收于3.72元,涨幅10.06%,封单6万手。

在上周五(9月7日),康盛股份公布了调整后的重大资产置换交易草案:上市公司以富嘉租赁40%的股权置出,与中植新能源持有的中植一客100%的股权进行资产置换。

相比最初的版本,双方估值并未变化:中植一客作价为6亿元,富嘉租赁100%股权的交易作价为14.8亿元。现金置换交易差额进一步缩小为800万元,上市公司以现金向中植新能源补足。

此前,该方案已经经过多轮修改,除了标的估值过高,还存在新能源行业应收账款过高、退补前景不明等问题。对此,中植新能源表示将对应收新能源汽车国家补贴(8.5亿元)作出差额垫付承诺。

在今年6月最初的交易草案发布后,公司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随后交易方案一再缩水,管理层一再退让。同时,而自6月19日以来,康盛股份在经历了数个跌停板后,股价已经跌去近60%,并曾导致员工持股计划被动减持。

更关键的是,康盛股份还面临着巨大的解禁压力:Wind数据显示,2018年6月和7月共有4.5亿股已解禁,占总股本的近一半,其中常州星河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常州星河)和重庆拓洋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拓洋)共解禁2.6亿股,控股股东润成控股也有1亿股解禁,目前并无减持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常州星河和重庆拓洋与此次资产置换双方都存关联关系:首先,上述交易对手中植新能源正是公司大股东润成控股于2014年10月与中海晟泰共同成立的,中海晟泰与常州星河、重庆拓洋背后为同一控制人:解直锟。

解直锟控制的常州星河和重庆拓洋于2015年4月通过定增进入上市公司,两者目前合计持股23.76%,位列第二大股东,与第一大股东陈汉康所持股权比例双方相差不到1%,陈汉康直接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24.7%的股权。

此外,此次置出资产富嘉租赁原本为解直锟控制的首拓系资本于2015年成立,2015年4月定增后,富嘉租赁被以高溢价出售给上市公司。

2015年引入解直锟时,陈汉康曾承诺三年内将上述新能源资产置入上市公司,三年后正是常州星河和重庆拓洋解禁之时。可以说,解直锟给了陈汉康三年时间转型,并将自己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但三年后却未能按计划顺利离场。

2015年4月,重庆拓洋和常州星河定增时分别认购4500万股,锁定期36个月,发行价格为人民币6.65元/股,按现在3元左右的价格,已浮亏超一半。

注:上市公司于2016年实施10增20方案

康盛股份于2010年上市,原主营业务为制冷管路及配件,公司从2014年开始进军新能源汽车和融资租赁行业。

2015年6月,公司借向新能源汽车领域转型之名,以现金向陈汉康控制的润成集团收购三家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公司,分别是成都联腾动力控制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成都联腾)80%股权、新动力电机(荆州)有限公司100%股权、合肥卡诺汽车空调有限公司100%股权。

但在2017年,三家公司合计产生净利润5191万元,未完成业绩承诺。成都联腾还被证监会查出违反企业会计准则提前确认营业收入5919万元,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58万元,康盛股份从而收到浙江证监局责令改正措施。

据康盛股份2018年中报,营业总收入15.55亿,净利润为-672.41万,同比去年增长4.18%和-109.3%,分行业来看,新能源汽车部件收入下降47%。公司解释称,2018年上半年受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影响,整个行业短期低迷,使销量下滑。

对交易双方来说,三年之约姗姗来迟,重组不成、股价暴跌、业绩下滑,套现无望的中植系和大股东“差点”要放弃上市公司:此前6月26日,公司公告称陈汉康和重庆拓洋拟向某国有企业转让股权,该国企将成为实控人。

目前上述转让并无下文,8月28-30日高管频繁增持,共计仅百万余元。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