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妖皇:姜禹踏空而去,速度极快转眼间,经过了数百座通天大山

来源:花裤了那一夏 2018-09-10 14:54:11

“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啊!”

姜禹目光坚定,他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将实力提升上去,因为他不知道,那些麻烦会什么时候到来。

也许三天,也许十天,也许一个月。

可以确定的是,他现在时间不多,必须要争分夺秒的修炼。

‘花’了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他把所有的典籍全部看完,大致知道了清风观的情况。

这清风观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他们这些‘门’人弟子,还有一个部分,则是圣塔,在圣塔那个地方,全是九州最顶尖的炼丹师。

圣塔超凡脱俗,专‘门’为清风观弟子提供各种丹‘药’,而那里的主宰者,是圣塔塔主,塔主的威望,仅次于清风观观主。

圣塔那个地方,大小事务全由塔主处理,即便是清风观观主,基本也不会去‘插’手那里的事情。可以说,塔主就是那里说一不二的人物。

“导师就是来自于圣塔之中,不知道她现在回去了没有,还是依然留在豫州城。”姜禹想起了顾诗诗。

此外,他还在典籍之中,知道了那些地榜的王级人物,建立了各种党派,平时经常会发生竞争与比试。

“若是有合胃口的,也许可以挑选一个党派加入。”

对于加入党派,姜禹并不介意,一般而言,新入‘门’的弟子,都会加入各种党派之中。否则的话,孤身一人,势单力薄,在清风观这样龙蛇‘混’杂的地方,很难生存下去。

而积分的获得方法,便是去完成各种任务,给清风观做出贡献,到时候便会得到相应的积分。

总之,想要获得积分极其不易,一般而言,普通的清风观弟子,几十年都无法获得一万的积分。也只有那些王级的超级强者,才能办到这件事。

姜禹踏空而去,速度极快,转眼间,就经过了数百座通天大山。

“恩?”

忽然,姜禹停下了脚步,发现了一些状况,他的视线之中,意外的见到了一个人。

“宋志。”

姜禹目光望去,只见宋志在山上,似乎与人发生了一些冲突。他与宋志有旧,算是朋友关系,既然见到了,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心中一动,姜禹走了过去,这虚空仿佛地面一般,他如履平地,天行这‘门’神通,当真是神乎其神。

很快,他就从空中落下,到了宋志的身旁。

“宋兄,怎么回事?”姜禹眉头一皱,看向了宋志,此时此刻,宋志的脸‘色’极其愤怒,难看之极,在他的身上,甚至能看到一些伤痕。

而在他的面前,是三个年轻人,一脸冷笑的看着宋志,气焰嚣张。很明显,宋志身上的伤,应该就是他们所为。

“姜禹,是你。”宋志见姜禹忽然出现,目光亮了一下。

而那三个人看到姜禹,显然也是认出了他,眼中微微闪过了一抹‘阴’沉,神‘色’不善的看着他。

“宋兄,他们是谁?”姜禹问。

宋志脸‘色’铁青,低声道:“我也不知道这三人是谁,原本我在此地开辟‘洞’府,但这三人突然找上‘门’来,故意找我麻烦,要我滚开此地,我心中不忿,便和他们发生了冲突!”

闻言,姜禹点了点头,这三人明显是以前就进入清风观的人,实力要比宋志高上不少,宋志自然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小子,这里没你什么事,你最好不要‘插’手进来,否则连你也不会好过。”对面三人之中,站在中间的一个年轻男子冷冷道。

姜禹笑了笑,并无退避的意思:“诸位欺人太甚了吧,我朋友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却要来故意为难,这是何意?我想此事,你们应该给个‘交’代吧。”

“你跟我们要‘交’代?”此言一出,那为首的男子顿时狂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抹讥讽之‘色’,不屑道:“你是姜禹吧,一个刚进入清风观的人,居然敢这么嚣张,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实话告诉你,你现在是自身难保,不好好夹着尾巴做人,竟然还敢替人出头,简直是不知死活。”

“跟他废话什么,这小子已经是大祸临头,白哥现在正在闭关之中,冲击王级实力,马上就会出关,到时候就会以绝对的实力,碾压这个小子,这小子在白哥的面前,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一人冷笑道。

“说得对,我们不用忌惮他,就跟他把话说白了。小子,我实话告诉你,我们现在针对宋志,就是因为你的缘故,因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有与你有关系的人,都会因为你的缘故而受到牵连。”另一人道。

姜禹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你们说的白哥,是谁?”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没几天好日子可过,白哥是南宫白!”为首男子傲然道。

“原来如此,是南宫世家的人。”姜禹目光凝起,其中冷意涌动:“看来你们是南宫白的走狗,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用跟你们客气!”

说话间,姜禹全身修为狂涌,磅礴的力量在其体内四处涌动,即将宣泄而出。

三人的面‘色’当即一变,一人冷喝道:“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们比我先进清风观,难道还不知道清风观的‘门’规吗?”姜禹看着他们,冰冷的目光令三人心悸:“清风观之中,‘门’人弟子,可自由竞争,互相比试,唯一的禁忌,就是不准杀人!”

“现在,我与你们三人比试!”

姜禹声音低沉,鲲鹏法运转,出现惊人的异象,他全身‘阴’阳两气澎湃,甚至可以看到,其中有丝丝缕缕的‘混’沌雾霭在弥漫,散发着恐怖的‘波’动。

见状,三人的面‘色’顿时一变,姜禹是个怪胎,刚进入清风观,就有接近王级的实力。而他们是上一届进入的人,虽然经过一年的修行,但离王级还是差了太多,不可能是姜禹的对手。

“小子,你不要太狂妄了,你敢动我们三人,白哥定然会千百倍讨回来!”其中一人心中震动,想用南宫白压迫姜禹。

姜禹不为所动,连废话都懒得多说一句,“轰”的一声,下一刻,他全身的‘阴’阳之气宛如狂涛怒‘浪’一般,向着三人席卷而去。

“啊!小子,白哥绝对不会放过你!”

三人遭受了大劫,炽热与极寒的‘阴’阳之气,冷热‘交’替,仿佛冰火九重天一般,将他们包围在其中。三人发出惨叫,体内时而像是被大火焚烧,时而像是有千万冰针在猛扎他们的血‘肉’,痛苦至极。

“小子,这是你‘逼’我们的,玄雷珠,给我炸!”

其中一人狂吼一声,眼睛血红,忽然扔出了一颗银‘色’的珠子,其上能看到隐隐有雷光在跳动,极其不凡。

一瞬间,姜禹就感受到了一股危险,心头一凝,连忙向后退去。

就在他退开十丈左右的时候,“轰隆”一声惊天雷鸣骤然响起,只见方圆十丈顿时被雷光淹没,一道道银‘色’的雷电仿佛巨蟒一般粗大,在空中不断跳动,张牙舞爪,释放出恐怖的力量。

姜禹豁然动容,这样的威力,他若是被卷入其中,必然会受到惨重的伤势,幸运的是,他躲避的够快,并没有受到‘波’及。

雷光还在跳动,这颗玄雷珠,明显是一颗消耗‘性’的法宝。姜禹倒是想起,在典籍之中,曾经见到过有关玄雷珠的记载。

这种玄雷珠,可以在天宝殿之中使用积分兑换,一颗需要消耗五十点积分,爆发之后的威力,堪比是王级前期的全力一击,颇为可怕。

当然,玄雷珠也是有强有弱,他们三人的玄雷珠,只是最普通的一种。

过了几个呼吸之后,终于,所有的雷电全部消失。

“还有什么手段,就用出来吧!”

姜禹目光冷漠,一步步‘逼’近了三人。

“该死,他的速度太快,玄雷珠爆发的速度根本跟不上他,我们手里还有几颗,但即便用了,也只是‘浪’费。”

三人脸‘色’铁青,玄雷珠来之不易,用掉一颗,都令他们感到心疼。

很快,此地响起了一阵惨叫之声。

姜禹爆发,掌指之间带着鲲鹏之力,仿佛山岳一般的力量,压向三人。

“喀喀喀……”

一阵阵碎骨之声,在三人的身上响起,不过十几招,三人被姜禹打的骨骼尽断,像是死狗一般倒在了地上。

“这次就饶你们三人一命,回去告诉南宫白,若是他想找我麻烦,便尽管冲我来。”姜禹冷哼一声,那南宫白指使三人,去牵连他所认识的人,这一点他绝对无法忍受。

三人低下头,藏起目中的怨恨。

旋即,姜禹和宋志离开了此地。

“姜禹,这一次多谢出手相助。”路上,宋志真诚道。

“没什么,你我是朋友,理应互相照应,更何况这些麻烦,本就是因我而起。”姜禹摇摇头。

宋志轻叹一声,脸‘色’忧愁:“这清风观一向是修道者向往的圣地,却没想到这里的竞争那么残酷,弱‘肉’强食,勾心斗角,大鱼吃小鱼。”

“丛林法则,往往也是锻炼出强者的最好办法,所谓适者生存,大‘浪’淘沙,能够经受住大‘浪’的一次次考验,便能筛选出真正的‘精’英。宋兄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道心应该是坚硬如铁,不该有所动摇才对。”

姜禹摆手道:“不提此事,宋兄,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你若是有什么事,可以去东边废墟找我,我的‘洞’府就开辟在那里。”

姜禹和宋志告别,随后向着天宝殿而去。

一路上,他心头显得有些沉重,那南宫白如今正在闭关之中,冲击王级的实力,一旦出关的话,必定会来找他麻烦。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抗衡南宫白。

“闭关一个月吗?也就是说,我有一个月的时间去提升实力。不过不能大意,也许南宫白会提前到达王级实力,提早出关。”

半个小时之后,姜禹到了天宝殿。

这天宝殿坐落在一座通天巨山之上,整座大殿恢弘庄严,上面符文流转,铭刻了古老的阵法,并且在其中,有一道道强横之极的气息,负责看守天宝殿,维护天宝殿的秩序。

没人胆敢在这里闹事,就算是‘阴’阳境的人物,到了这里也得老老实实,循规蹈矩。

姜禹打量了两眼,而后脚步一动,慢慢走近了这座大殿之中。

顿时,喧哗的声音迎面而来,视线之中,只见这座天宝殿有着上千人的存在,都在这里用积分兑换种种天材地宝。

姜禹走到一处柜台前面,在那里,坐着一个执法长老。

“前辈,我想用积分兑换宝物。”姜禹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