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宗极端怠于政事、奢侈挥霍!

来源:白衬衫历史天下 2018-09-10 14:53:29

懿宗即位之初,上承宣宗朝政局之余绪,虽然很快就发生了浙东的裘甫起义,表现了阶级矛盾在局部地区的尖锐化,而懿宗尚有能力控制局面,比较关注朝政,整个国家的政治形势还不至于衰败得很严重。但是,懿宗本来就是才能平平之人,最高统治者的权力和地位,使他比他的前辈们以更快的速度滑向腐朽没落的深渊。

懿宗的第一爱好是欣赏音乐和看戏。在皇宫专门为他常备的乐工经常保持在五百人左右,只要有歌舞表演和滑稽表演,懿宗则完全可以做到夜以继日,从无怠倦之意,对乐工、优人的赏赐动辄上千缗。自然就会把朝廷军政大事置于不顾,或完全委政于宰相、大臣。

乐工李可及投懿宗之所好,经常谱出一些新的乐曲献给懿宗,很得懿宗的欢心,成为懿宗最为宠幸的近臣之一。赏银宝玩自不必说,甚至下诏委任他为左威卫将军。

赏赐金大臣曹确为此上书规谏说:“太宗定文武官六百余员,对房玄龄说:‘朕以此待天下贤能之士,而不允许工商杂流跻身其间。’大和年间,文宗曾经任命乐工尉迟璋为王府率,拾遗窦洵上章直谏,文宗随即改任尉迟璋为光州长史。乞请陛下以太宗、文宗皇帝为例,改任李可及其他官职。”而懿宗根本不为所动。由于懿宗整日流连于欣赏音乐和观看节目,所以,不仅宫中乐工和演员的数量与日俱增,而且得到懿宗的格外重恩眷顾,他们养尊处优,除了正常的薪俸之外,每一次表演都从皇帝那里得到了优厚的赏赐。

更有甚者,有些乐工和演员依恃恩宠,与朝臣、宦官暗中交通,卖弄威权,横行不法,干了很多坏事。而懿宗却对此视而不见,依然任官、赏赐如故。据说有一天乐工们在殿堂喧哗,懿宗下令都知出面制止,一下子有三十人来见皇帝。懿宗感到奇怪,梨园使报告说:“这三十人都是都知。”懿宗连他自己任命了多少演员当都知都难记清了。而已经任命的官职又没有理由撤免,为了区别尊卑,只好重新任命李可及为都都知,作为众都知的上司。后来朝官中都统职的上级都都统即是模仿了对乐工都都知一职而设置的。懿宗的第二爱好是举办宴会。宫中每月举行的大型宴会不下十余次,或与百官同饮,或与皇子、妃嫔共餐。

山珍海货,水陆鲜奇,无所不有,一次宴会动辄成千上万钱。而此时全国的许多地方水、旱、蝗灾不断,朝廷又一直在安南、西川与南诏打仗,为供应军需,农民群众本来就已不堪重负,以皇帝为首的统治阶级的奢侈挥霍,无疑加重了农民的负担,使他们的处境雪上加霜。懿宗的第三爱好是巡游。曲江池、昆明池、兴庆宫、北苑和灞水、浐水风景区,以及昭应的华清池、咸阳的望贤楼等地,都是懿宗经常光顾的地方。懿宗的游幸,往往一旦决定,就要即刻成行,不允许有所耽搁,经常令宫中的侍应机构的官员措手不及。所以,官员们索性把随皇帝游幸的乐工、优人及乐器、道具及饮食、帐幕诸物事先准备好,随时处于待发状态,从行的诸王也都装束停当,立马恭候,以备陪从。

懿宗游幸的次数频繁,场面气派,花费巨大,是懿宗豪奢生活中经费支出最多的部分。懿宗的游幸分为两类,在大明宫、太极宫、兴庆宫及北苑中游幸称小行从,去华清池、昆明池等稍远地方游幸称大行从。每一次大行从,随行的宫廷乐仓部乐工五百人,红车、红网、朱网画香车一百辆,侍卫军士三千人,运载懿宗赏赐用金帛五车。懿宗一次大行从要花费十万钱,而规模最大的一次游幸,扈从的官员等各色人等多达十万之众,这样的游幸,十万钱也是不够的。

懿宗漫无节制的游幸,引起了朝野人士的忧虑。左拾遗刘蜕上疏劝谏说:“陛下上承宣宗先皇帝四海升平之局,农业连年获得好收成,国家府库尚有节余。虽然说普天之下还没有令人担忧的事情发生,但是,刚刚平定了浙东裘甫贼变,将士需要休整,民力亟待恢复,而且河、陇地区筑城控制吐蕃诸族的事情刚刚着手,防御南诏的战争正在紧张进行。陛下屡出游幸,靡费排场,怎么能使天下军民为国家拼死效力呢?请求陛下减少娱游,以劝励天下。待四海大安之后,再讲究娱乐享受为时不晚。”

懿宗对大臣们的金玉良言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频频游幸不止。久而久之,朝中大臣见谏诤无效,遂见怪不怪,至懿宗中后期也就不再有人为此而上书议论了。

懿宗还是唐朝皇帝中佞佛最甚的典型,这是他在政治上庸碌无所作为,追求奢侈腐朽的物质享受的同时,以佛教作为其精神寄托的具体表现。

懿宗即位伊始,就对佛教大力提倡,继续推行宣宗复兴佛教的政策。咸通三年(862)四月,懿宗下令长安左街的慈恩、荐福寺和右街的西明、庄严寺各置戒坛,用二十一天时间度人为僧尼。在皇宫内的咸泰殿筑坛,为宫人中的出家者就地受戒剃度为尼,届时,左右街的僧尼要全部应邀入宫,一时间香烟缭绕,钟鼓齐鸣,真令人难以相信这是在皇宫之中。懿宗还在宫中设置道场,请来长安城中各寺院的高僧念诵经文,有时懿宗还亲登讲席,讲经说法,亲手抄写贝叶经,以表示他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而且,懿宗还经常临幸长安城中各寺院,随手布施赏赐,所费难以数计。

他到安国寺,一次就赏赐讲经僧重谦和澈沈用檀香木制成的宝座各一把,座椅高二丈,用上等沉檀木制成,上下雕刻龙凤奇兽和奇花异宝,表面涂漆,用黄金扣边,宝座的最上端设座,座前置有放经卷的几案,座的四周各立高数尺的瑞鸟神人。有阶梯通座顶,宝座的外表全部用绣囊锦襜装饰。懿宗还多次向僧尼施舍,其规模自然是民间一般的施舍所不能比拟的,最多的一次斋会僧尼人数上万,称万人斋,所用经费当然是由国库支出的。当时的吏部侍郎萧做见懿宗奉佛太甚,不仅荒废了政事,而且耗费巨大,遂上疏规谏说:“臣听说道家始祖老子,讲求以慈俭为先,远古帝王以仁义为首,这是相沿百代不可改变的真理。

佛祖释迦牟尼放弃父母之亲,舍掉王子之贵而出家,是做到了一般人所最难做到的,而佛家所说的灭度之后是最完满的境界,则是帝王所不应当效法的。陛下口诵佛音,手录经文,必然怠于听政,影响军国大事的处置。居安思危,防微杜渐,这是不可以忽视的。汉代大兴神仙之说,南梁崇奉佛法,都带来了严重的后果,前车之鉴,不能不察。乞求陛下能接受逆耳之言,体谅臣下尽忠匡救的本意,罢去宫中道场,有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