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妻:你可是天帝,整个天下的主宰,你敢说你没办法

来源:情感喻麻子 2018-09-10 16:20:10

“一定很有意思!”正说着,大家拥挤着走进屋子来,越族房屋有限,大家都睡了帐篷,唯一的几间房子,给了主子们。

梅、兰、竹、菊、豹、月、鹰等等,还有流水、丁小白都挤在这么一个小空间里面,视线直勾勾的看向了床上的秋叶依白。

秋叶依白似是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小胳膊一把拍向流风的脖子,“吱吱,吱吱,”边拍变说着话。

“吱吱?”竹雨挑眉,“什么意思?”老鼠叫?自然这句话是不敢说出来的。

秋叶依白又说了几边,最后流水闷闷的看向了竹雨,“应该,可能是侄子的意思!”流水低下头,闷笑几声。

侄子?侄侄?倒还真是!

然而流风一听,脸色就沉了下来,作势要扯开秋叶依白,而秋叶依白吧唧对着流风的脸亲了一口,然后给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笑容那么的灿烂,那么的纯净,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

流风不忍,搂住秋叶依白,“嘟嘟,要叫哥哥,知道吗?”流风不死心的还教育着。

然而,不管流风怎么苦口婆心的劝说、引诱,甚至是恩威并施,可是,秋叶依白只会说那两个字,“侄侄,侄侄!”

流风抱着秋叶依白,两个人就这么眼睛对着眼睛,鼻子抵着鼻子,谁也不眨眼,就这么静静的对视着。其他人都无视掉这两人幼稚的行为。

“侄侄!”突然,秋叶依白朝着流风的脸就扇了上去,小胖手拍打着,发出啪啪啪的干脆的响声,“咯咯咯,侄侄,嘿嘿!”秋叶依白越完越感觉到好玩,双手并用,竟然停歇不下来了!

“哎,小主子威力无穷尽!”流水好笑的看着,双手环胸,竹雨也再在一旁,忍不住轻笑着,其他人则好,都大笑起来,有的甚至夸张的捧腹。

“你们闭嘴!”流风恼凶成怒,站起身来,说着就把秋叶依白头朝下调了过来。每个人的脸色都异常的紧张,然而,小家伙却一点儿都不知道害怕,双手在空中动着,呀呀的叫了起来,好像在欢呼。

依旧是那熟悉的仙境,但是这个时候,与之前的朦胧之感不同的则是,这里到处都是那么的清晰,深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如海浪一般冲击而来。

白九儿和慕容墨两人并排站在一起,两个清冷的脸上都流露出一股怀念之色。

白九儿走上前,在一个有藤蔓编制起来的秋千旁停下来,“这个秋千,是咱们姐妹两人纯手工制作的。”白九儿淡笑着,“每次整蛊之后,就一定会来这里玩耍一番的!”

慕容墨走上前,也宠溺的看了一眼白九儿,“说起整蛊,你的鬼点子最多,虽说是咱们姐妹一起,不过,我纯属就是一个挂名的!”慕容墨很无辜道。

白九儿扭头瞪向慕容墨,“无辜?姐姐,你无辜?”白九儿险些没有被自己的唾沫星子淹死,“你无辜,你把老君的炼丹炉踢翻,你无辜把他那些极品丹药当豆子吃,你无辜你把地府搞得乌烟瘴气……”白九儿数落着慕容墨的罪行。

“你们都不无辜!两个臭丫头!”这时候,一抹白色身影从光晕之中走出来。

白九儿和慕容墨两人扭头看去,虽然是逆光,可是这次,人的容貌却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那一张俊美的脸庞,那一张和白九儿、慕容墨极其相似的脸,不得不说,这三个人真的是得天独厚的!

白九儿凝视许久,看着那个一脸柔和笑容的男子,看着那张与自己和慕容墨极度相似的脸庞,白九儿终于知道为什么之前他在掩盖自己的容颜!

“大哥!”白九儿淡淡的吐出这么一个称呼。

“哥!”慕容墨也笑着喊着。

“你们两个,终于舍得回来了!”男子径自走上前,在那个秋千上坐了下来,“玩够了,就要回家,千万不要玩疯了!”男子抚摸着秋千,“你们这么顽皮,也就做了一件好事!”显然是指这个秋千。

“老气横秋!”白九儿冷哼一声,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干耍我?”白九儿突然俯身,抓着男子的头发就揪了起来,毫不客气。

慕容墨也第一时间行动,伸手拧住了男子的一只耳朵,“哥,你很闲是不是?想随咱们一起下去玩玩?嗯?”慕容墨挑眉,声调一高,男子脸上流露出一丝无奈、宠溺、更多的还是有些忌惮。

“咳咳咳!”而这个时候,有几个不长眼的走了出来,而一见到这种情形,恨不得自己变老鼠钻洞里去,也不愿意自己撞见这种情况。

那几个老头子对视一眼,赶紧背过头去,彼此你没弄眼,有的甚至想要悄悄的离开。

“怎么,刚来就要走?”白九儿虽然背对着,可是脑后却长眼了一般,厉声问着,口气有些阴森,“吃饱了撑的上仙们?”白九儿将手里的头发攥成一团,你过头来,目露凶相!

慕容墨竟然将对方的耳朵拧了三圈半,也扭头笑呵呵的看向那几个人,“好久不见了,极为上仙,咱们姐妹好不容易和你们见一次面,怎么能没说几句话就想走呢?是不是看不起咱们姐妹呢?嗯?”慕容墨加重了手里的力道。

男子倒抽一口冷气,“丫头,丫头,轻点儿,轻点儿,要断了,要断了!”男子讨好的看着两个人,余光却阴狠的盯着远处那几个没有颜色的老家伙臭老头。

“九丫头,墨丫头,快点,大哥的脑袋,大哥的耳朵要断了!”男子求饶着。

“大哥?你还知道你是大哥!”白九儿一听到男子的话,险些跳起来,“你竟敢骗我,你骗的我好苦!”白九儿甩开手里的头发,指着男子的鼻子咒骂着,“什么灭世,什么我是救世主,什么只有我才能救人,狗屁,全都是放屁!”白九儿的手指头已经按在了男子的鼻子尖上。

老家伙们听到白九儿的话,脑袋突然变的老大老大,他们预感真准,今儿个不可能轻易逃脱了!

趁着白九儿在那里教训男子,慕容墨这边慢悠悠的走向了那几个老家伙,慕容墨双手握拳,一双眼睛森森然,“老家伙们,看来你们是真的很想念我们姐妹!”慕容墨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浮尘,浮尘的毛又硬又短,慕容墨拿着浮尘一个一个的摔着这几个老家伙。

老头子们都是上年纪的,眉毛胡子都都一把花白了,可是面对慕容墨这个小女娃,他们都要忍气吞声,都不敢出声反驳。

在人前,在那些小仙,甚至在一些上仙的行列中,这些人都是有分量,有身份的,可是不管你再有身份,再有气势,但凡落到了这两个姑奶奶的手里,是龙也要趴着!是虎也得跪着!

“谁的主意?”慕容墨突然冷漠的看着眼前这几个人,人突然往后一座,屁股下竟然自动出现了一尊石凳,白九儿坐下来,双腿交叉搭着,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几个老家伙。

“不着急,慢慢想,不过要抢答的,谁最后,后果自己清楚!”慕容墨沉沉的说着。

那几位一听,头昏脑胀起来,这位姑奶奶是不肯罢休了!彼此小心的对视着,哭丧着脸,不得已,扭头看向远处那个依旧被白九儿指着鼻子咒骂的男子。

“乖妹妹,哥哥也是不知道的,你瞧你现在不是很好嘛?”男子躲着白九儿的手指头,“再说了,你们都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这也达到了你们的要求不是?”男子对视着白九儿那一双愤怒的目光,赶紧闪躲开,他怕他忍不住,会把眼前的这么漂亮的妹妹拍飞!

“哼,哼,想拍飞我?大哥,你心思可真多啊!”白九儿伸手点着男子的额头,“流云怎么回事?那么,你说,流云怎么回事?”白九儿质问道。

男子看着白九儿脸上路出的悲伤之色,有些不忍,“九丫头,你也知道哥哥也是没有法,”

“少给我来这套!”白九儿瞪着男子,“你是天帝,你是整个天下的主宰,你掌管人的生死,你掌控人的命运,你敢说你没办法?”白九儿话音刚落,慕容墨那边盘问的声音也拔高了一筹。

“冰的是,你们竟敢说你们不清楚?你们这几个臭石头,神话是你们扶住造出来的,你们现在告诉我,说不知道,没有料到?你们是神仙,你们到底是不是神仙?”慕容墨一浮尘朝着这几个老家伙的脸上甩了过去。

“姑奶奶,咱们真的不清楚!你也知道,法力也是有实效的时候,而且,生死掌控,虽说咱们能够管辖,可是毕竟那也只是阎王殿管的,各司其职,咱们难能越职?”其中一个老奸巨猾的人无辜的说着。

其他人也都连连应和着。

慕容墨和白九儿两人又走到了一起,都坐在椅子上面,看着眼前这几个被修理的狼狈至极的神仙。

“天帝!”老神仙们给男子叩拜,很尊重。

嗯,男子脸色难看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手指在头顶打了个响指,原本乱糟糟的脑袋瓜子也干净不少。

“气消了?”男子站到白九儿和慕容墨的面前。

“哼!”白九儿和慕容墨两人扭过头去,眼底闪过一丝悲伤。

“这些人,都比大哥重要?”男子也有些生气了,确切的说是在吃醋,自己宝贝的妹子,竟然被个男人给夺走了,这还不说,竟然为了两个属下对自己这个大哥又打又骂,人家不都说,长兄为父的么?她们到底有没有尊老的意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