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11月28日,希特勒以极不友善的态度接见了隆美尔

来源:魔术师阿泽 2018-09-10 19:05:01

已下定决心撤离非洲的隆美尔开始给希特勒写报告:未来的形势很明显,敌军将从内陆向我们包围,几天之内残余的部队势必被围歼。

单靠我们的剩余部队和为数不多的武器是不可能守住昔兰尼加的。我们必须立刻着手从昔兰尼加撤,加扎拉防线对于我们也毫无帮助,因为我们已不可能把所剩无几的部队调到那里去。再者,我军很快就会遭到夹击包围。我们从开始就该后撤至卜雷加线,在那条防线的后方或许够有喘息的机会,部队若是不能大规模地休整,不能设置条防线阻止住从西面向我们推进的敌军,最好的办法就是撤至昔兰尼加的群山之中,形成守势,然后再用潜艇、小船和飞机在夜间尽量把大批训练有素的士兵运回欧洲,以便投入其他战场。然而,希特勒却另有想法。他认为隆美尔旦从非洲撤退,必将导致墨索里尼的垮台,旦墨索里尼垮台,个反法西斯的意大利必然对德国产生严重的后果。他在给隆美尔的回信中写道:“我百分之百地相信你和你的部队在阿拉曼已尽了全力,而且对你的指挥也分满意,撤退是可以的,但只有在阿拉曼防线的北部地区完全落入敌军手中时,才应该考虑这个问题,现在考虑显然为时过早。”隆美尔看完信后,感到心已凉了半截:“事到如今,只能采取自救的办法了,我的元首,您也未免太残忍了!”显然,隆美尔已决定再次违背元首的命令。

很快,“非洲军团”在隆美尔的指挥下,路狂奔直趋突尼斯。他们先是放弃了极具战略意义的阿兰哈尔法山口,接着又丢掉了曾经凝聚过他们荣誉和辉煌的托布鲁克。当隆美尔率军撤退到著名的卜雷加防线时,后勤供应军官向他报告了个灾难性的消息:“元帅阁下!我们的部队目前只剩下10吨汽油了,而且这些汽油还存放在远在80多公里以外的地方。”隆美尔闻言,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他明白,整个军团的燃料供应已经完全陷入了死胡同,他就是再有才华。也难以带领这支失去了动力的军队走出困境。正当隆美尔因奄奄待毙的“非洲军团”缺乏燃料而筹莫展之际,个几乎是上天恩赐的机会突然来到了他的面前。他不仅惊呼声:“奇迹真的出现了。”伴随着阵飞机引擎的轰鸣声,架德制斯托奇式飞机降到了.在他指挥所不远的草坪上,飞机停稳之后,从上面走下了身材矮胖的空军指挥官赛德曼将军。他扭动着肥胖的身躯,路小跑来到隆美尔的跟前,声音颤抖地说:“报告元帅阁下!我们发现离我们不远的海岸上漂浮着成千上万的箱子和油桶。”凭着侥幸得到的这批燃料,隆美尔又次开始了死里求生的大逃亡。11月23日,隆美尔和他的部队安然无恙地撤出了阿杰达比亚,把装甲军团带到卜雷加防线。事实上,他是在没有遭受什么损失的情况下从阿拉曼直后撤了1,200多公里。

到达卜雷加防线后,隆美尔对该地随即进行了视察。他认为这不是进行防御的好地方,并急于再次向西移动,可是墨索里尼命令他坚守在那里,希特勒也不允许他再撤退。11月24日,为了撤与不撤之事,隆美尔、凯塞林、卡瓦利诺和巴斯蒂柯4位陆军元帅召开了次长达3小时的会议。会上,隆美尔态度粗暴地说:“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在卜雷加死守这条防线,你们应当清楚,我的部队只有35辆坦克和57门反坦克炮了,而蒙哥马利手中却有420辆坦克和300辆装甲车。”他不容别人插话,“要是在卜雷加防线失守,在的黎波里前面作任何抵抗都将无济于事。”尽管如此,会后不久,墨索里尼还是要求隆美尔向英军发动进攻。在绝望中,隆美尔采取了最后的步骤:回德国向希特勒呼吁。11月28日,希特勒以极不友善的态度接见了他隆美尔得到的结果是,希特勒派遣戈林作为全权大使和他起到罗马进行另轮毫无成果的谈判。隆美尔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在飞回非洲的时候,我明白只能依靠我们自己手头的资源了。”然而,在物资方面,特别是油料和食品,德国装甲集团依然摆脱不了饥饿的状态。隆美尔次又次地化险为夷,使经过旷日持久的长途追击,昔日士气高昂、兵精粮足的英军也开始感到些不妙。

官兵们开始对艰苦的沙漠之战产生些抱怨。尤其是兵强马壮的第8集团军竟然始终追不上几乎快要溃不成军的“非洲军团”,这使蒙哥马利意识到这样下去的可怕后果——阿拉曼战役给他带来的巨大声誉有可能化为乌有。为此,他作出了个大胆的决定:在德军布防的布厄艾特线发动次牵制性进攻,尽量拖住妄图在此抵抗阵的“非洲军团”,另派支强有力的装甲部队从远距离迂回,从隆美尔认为几乎不能通行坦克的大沙漠里直插他后退时的必经之路——扎维尔,举切断“非洲军团”的后退之路。如果此战成功,隆美尔要么逃进大漠,要么被赶下地中海,除此别无选择。当时,第30军已接替第10军担任先头部队。蒙哥马利与利斯起侦察了阿盖拉的阵地后,决定于12月5日发动进攻。蒙哥马利计划由弗赖伯格率领新西兰师迂回到敌人的南侧,奔赴马腊达北面的阵地,再从那里袭击隆美尔部队的后方,同时由第51高地师和第7装甲师从阿盖拉正面发起进攻。阿盖拉从表面上看是个很难攻的阵地,但它有个致命的弱点:它的南翼侧是开放的。虽然南翼侧通行困难,但毕竟是可以通行的。尽管隆美尔分清楚他的翼侧所面临的危险,但可怜的是,他缺乏汽油,以至于不能用坦克去攻击蒙哥马利可能向南面纵深开进的任何部队。无疑,英国人进攻的最好时机到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