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师魂:悼辛建铸老师

来源:澎湃新闻 2018-09-10 20:56:23

每到教师节,学生们便通过各种方式感谢恩师。今年,优也首席科学家郭朝晖也像往年一样早早定了回母校的行程,准备在教师节这天看望自己敬爱的高中班主任辛建铸老师。不想,却在教师节前两天收到辛老师因病去世的噩耗。回想辛老师工作的认真、生活的豁达、对学生的爱护和关心,唯有写下以下文字表达对辛老师的悼念。

“我爸走了......”。昨天晚上,收到了小霞的短信。小霞的父亲是我高中班主任辛建铸老师。听到这个消息,脑子嗡的一声:周一我正要回母校,原本计划顺便探望老人家,辛老师却提前走了......想着想着,无数情景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辛建铸老师

辛老师是有名的“护犊子”,对学生爱护备至。

有一次,班里有个同学墙上抠了一下,不想一大片瓷砖落了下来。人家让他赔钱,把同学吓坏了。辛老师找到这家店的经理,对他说:你们瓷砖贴得质量不好,怎么能怪我的学生呢?不信你到我家里去:如果你能把哪块瓷砖抠下来,我就赔你。最后,经理只得作罢。

80年代初,开始收学费。虽然当时只有几块钱,对很多贫困的农村同学来说,却是笔不小的开支。辛老师得知后,找到过去的学生、一家企业的老总,“敲诈”了一笔,替全班同学交了学费。其实,只要做过辛老师的学生,只要知道他有什么困难,辛老师总是会主动帮忙。

我读高中时,辛老师已经40多岁了。但他却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辛老师不仅教学好,爱好还特别多,是一个特别有生活情趣的人。他组织了一些兴趣小组,教学生如何扎风筝、洗照片......直到退休以后,甚至还写起了小说、甚至还想拍电视。

辛建铸老师

我的母校是县里最好的中学,辛老师是县里资格最老的老师,可谓“桃李满天下”、广受尊重。但是,他的性格却单纯得像个孩子。每当有人夸奖他或他的学生时,他笑得像花一样灿烂,没有丝毫的掩饰。辛老师的性格正直、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去年校庆,由于政策的原因大会开得不够热闹,有些校友不尽兴。辛老师得知以后,还跑到有关部门,把领导批评了一通。

辛老师是物理老师,而物理是我最喜欢的一门课。我个人一直受到辛老师的特别照顾。他对我和几位同学的照顾可谓用心良苦:怕影响学习,甚至不让我们几个同学做班干部。

我其实不是一个特别守规矩的学生。高三时,我觉得复习没意思,上课总是走神。辛老师就让我自己看喜欢的书,不必去听课。考试的时候,我常常故意给考题找毛病,指出题目的漏洞。甚至还想出一些怪问题,难为辛老师。辛老师答不出来时,不但不责备我,反而特别高兴。

上“热学”部分时,我对辛老师说:“既然温度是衡量分子平均平动动能的指标,物质的比热是不是会和分子量(原子量)成反比呢?” 后来,我找到有些金属和简单无机物的比热,验证了这个结果,并估计出氢可能是比热最大的物质。辛老师知道后,专门到管教学的王校长那里去夸奖我,让我备受鼓舞。现在想来,我独立思考的习惯,很大程度上就是高中阶段形成的。

辛老师曾经在我身上寄予了很高的期望。高考时,辛老师一直希望我的物理能得满分;然而,我让他失望了。后来,辛老师希望我能成为院士,我还是让他失望了。虽然我在努力,但却离恩师的期望越来越远......

辜负了恩师的期望,我非常惭愧;但能力不及,我真的没有办法。我能够做到的,是牢记恩师对我的教诲。不论遇到什么挫折,我都会努力地工作;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境,我都会正直地做人。如果今后有机会,我还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老师,像辛老师这样对待自己的学生……

辛老师不曾远去,他永远活在学生的心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