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无尽的森林田野煤矿 法国的东北和我们的异曲同工

来源:人民日报 2018-09-11 14:58:03

中法两国的大东北,都有着无尽的田野、森林和煤矿,这里的人一样能吃能喝能打,也一样盛产“乡村爱情故事”。不过,法国东北一边封存着波旁王朝的皇室宫斗,一边则生产着总统忘年恋的街头八卦。

1、贡比涅:德法恩仇存档地

历史上的贡比涅(Compiègne),是若干真实大战的关键战场。城东7公里处密林中的一片空地,可以算是“德法恩仇录”的存档地。1918年11月11日,法国元帅福煦和德国看守政府代表埃茨伯尔格,在此地的一列火车车厢中签署停战协定,标志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贡比涅森林停战协议纪念地

1940年6月22日,德国与战败方的法军代表签署了第二次停战协定。这节签字车厢和铭刻着“一战”德国告败的石碑,被一并带回柏林;签字空地处一块描绘着利剑刺穿德国雄鹰的纪念碑被摧毁,却故意留着福煦元帅的雕像——看着德意志铁蹄下的焦土。

签署停战协议的车厢内部

1945年4月底,前苏联红军攻克柏林前,纳粹党卫军焚毁了车厢,地板铭文却被苏军抢到并归还给法国人。

车厢的扶手遗骸被几个德国小孩挖走,两德统一后的1992年,已是老人的他们将其赠予法国。所有这些残骸、雕像和铭文,如今都保留在这片空地上。至于展馆里的火车车厢,则来自罗马尼亚,与被焚毁的那列车厢一样,同属1913年比利时制造商生产的一个批次。

早在这段德法宿怨前,贡比涅还见证了诸多欧洲重大历史。圣女贞德在这里被勃艮第军队俘获,拿破仑·波拿巴和第二任妻子玛丽·路易莎在这里第一次见面。皇宫后面的一个巨型仓库里,藏着旧时的宫廷车辆。这些座驾载过的贵客包括多任西班牙国王、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沙俄时代的亚历山大二世和尼古拉二世,以及前法国总统希拉克邀请前来的普京。

2、亚眠:世界青年与“城中村”

一座城市只要上了规模,且被大量的青年活络了经济和生活后,就不可避免地会吸引大批移民,亚眠(Amiens)就是这样的例子。这里有来自澳大利亚的红酒师,也有专攻古阿拉伯宫斗戏的叙利亚编剧。

亚眠大教堂

乘船逛过“菜园子”Hortillonnages,才会相信这里是“北方威尼斯”。3平方公里的“菜园子”也被称为“漂浮花园”,是亚眠最漂亮的“城中村”,密集的水道在这里切割出7座农场与约1000座私人花园。从中世纪开始,这儿就为市区提供瓜果蔬菜,不过如今它只是居民自得其乐的“开心农场”,毕竟不通电的大棚和小木屋里可没法再住人。

小船在水道兜着圈,拐过一块田,眼前就是壮丽的主教座堂和20世纪50年代西欧最高的建筑Perret塔。很多人认为这塔古怪而难看,但它确实足够独特,以至于一望见它,你就知道自己身处亚眠。

Perret塔

亚眠由好多个“城中村”组成,威尼斯般的水道也不止“菜园子”才有。在城中心的水道边,还有不少虽保留下来、但功能已发生巨变的漂亮街区。

凡尔纳的家

亚眠曾一度是全法的纺织业中心,工业革命浪潮中,新兴的维多利亚式建筑紧挨着过去的新古典主义式楼房,成为大小作坊和工友之家,发迹了的商人偏好将自家住宅装点成20世纪初时髦的青春派风格。或许是为了从工业革命氛围中寻求灵感,著名科幻作家儒勒·凡尔纳(Jules Gabriel Verne),也在1871年搬到城南的一套房子里生活和创作,直至1905年去世。

3、里尔:博物馆内外的历史记忆

人逛烦了博物馆、美术宫,总会更青睐于好山好水,或是有着地方特色和当代社会记忆的有趣展出,直至恢复体力和脑力后,才能再度贪婪求知。很幸运,上法兰西大区首府里尔(Lille),正能让人在两种状态间自如切换。

戴高乐广场东侧的旧股票交易市场Vieille Bourse,便是一处以生动的二手交易过程展现社会记忆的空间。佛兰芒文艺复兴风格的外墙面镌刻着女神和聚宝盆,巨大的中庭里,有人过招国际象棋,有人筹备探戈舞会,回廊中鳞次栉比的摊位陈列着可供怀旧青春的旧图书、海报、唱片和报刊杂志。与在世一代记忆无关的艺术珍品,则主要收藏在里尔美术馆——全法馆藏仅次于卢浮宫的地方。

里尔美术馆

雨果曾对19世纪的里尔——一座贫富悬殊巨大、豪宅紧挨贫民窟的大型工业城市充满怨言,在其声讨拿破仑三世的诗集《惩罚集》中,大作家写道:“里尔的地窖啊!我们在你的石板之下死去。”而如今,里尔老城那些17、18世纪的红砖房中,聚集着餐馆酒吧和精品店铺。

L'Hermitage Gantois

从大广场周围的《北方之声》报社到6层高的商会大楼,再从L'Hermitage Gantois酒店到Méert甜品店,重要的历史空间或随历史变迁而另作他用,或在经年累月的使用中得到维护。L'Hermitage Gantois曾是200年的修道院和300多年的护理医院,直至2003年才改建为保留礼拜堂的精品酒店。1761年就开业的Maison Méert则一直生意兴隆,下午任何时间过去,露天的中庭都基本满座。里尔当地人、法国前总统戴高乐将军,就是这家店的拥趸,常年让店家把华夫饼送到爱丽舍宫,年轻时还在那儿初次面见未来的岳父。

如今的法国东北,早已不是历史上一言不合就打仗的冲动地带,而成了欧洲一体化进程中的强力经济引擎之一。已消逝于时间中的皇族,让它的乡镇生活曾居庙堂之高;而开放包容的移民政策,又让它的城市现实处江湖之远。贵族的雅致与世俗的热闹,在大东北并行不悖地存在、继续着。

4、更多精彩

三轮风帆车

en.pommedepin.fr

勒图凯(Le Touquet)是极其富裕和休闲的沿海度假小镇,也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夫人布丽吉特的结婚登记地和当选前的投票注册地。在勒图凯的绵长沙滩上,有一项独特的运动体验:坐进一辆导弹形状的单人飞车,悬上三角风帆,在简单学习后,可判断风向并拉扯帆绳,控制方向和速度,劳累但刺激。

空中俯瞰敦刻尔克

reddit.com

“二战”中盟军最著名的大撤退,就发生在挨着比利时的这座海港城市。城东12公里处的飞行俱乐部Les Mores有4架4人座小飞机,可在持照飞行员带领下,从空中俯瞰城市和海洋,想象1941年大撤退时的壮观场面。

(来源:孤独星球杂志)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