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敬业恨透了武则天,便下定决心与朝廷和武氏血战到底

来源:流年天下历史事件 2018-09-11 14:58:05

连日来,扬州城内兵慌马乱,混乱异常,居民们正常的生活秩序被打破,有的逃往外地,有的躲避家中,青年男子大都拿起了武器,加入了徐敬业的队伍。有的是在徐敬业“匡复的号召下自愿加入的,有的是不很情愿或被迫加入的。城内的商号店铺大多关闭了,街上很少看到闲散的行人。街道两旁的墙壁上贴满了由大都督徐敬业签署的布告,内容无外乎是历数武氏罪状,申明讨伐理由和稳定秩序的有关法令之类。城中还传言,太子贤已被徐敬业从巴州秘密接到扬州,现在就在大都督府内,有不少人声称看到过太子贤的御辇从街上走过。还有人说,太子贤曾微服私访于民宅,问民疾苦,这些传言都说得活灵活现、有板有眼,一些不明身份的人还领着百姓们烧香祭佛,祈祷着苍天辅佑,使真龙天子早日返政。

朝廷的政令早已被阻塞了,这里俨然是个国中之国,有自己的君王、自己的政令,完全脱离了朝廷的控制。频繁的舆论宣传使百姓们头脑中或深或浅地打上了这样一个烙印:当今武氏无道,伐逆兴唐是天地之正理,徐都督是大唐的忠臣,作为大唐的子民,应为天子返政拼死一战,建立功业。这一切,都是徐敬业和他的谋士们的精心安排。他们认为,若图大计,必先稳定扬州,而笼络民心则是稳定扬州的关键。徐敬业挖空心思祭起太子贤的亡灵。还找了一个面似太子贤的人乔装打扮,招摇过市,也便是想利用百姓们的封建正统的思想,建立起巩固的思想统治,扩大自己的势力。

现在,徐敬业等人已下定决心与朝廷血战到底,因为他得知,武则天已追削了他的官爵,恢复了他的本姓徐氏(曾赐李姓),还掘了他的祖坟,劈棺扬尸。徐敬业对武则天恨之入骨,他横下一条心,誓将武氏拉下宝座,不能成功,便拼一死。徐敬业原来以为,大军初起,定能一呼百应。但出乎意料的是,开始时只有楚州司马李崇福率山阳、盐城、安宜等三县来降,盱眙人刘行举据县城反抗,徐敬业派将领尉迟昭费了好大劲也没将盱眙攻下。朝廷对刘行举大加褒奖,封其为游击将军,封其弟为楚州刺史。

此外,在如何进军的问题上,幕僚们也意见不一。魏思温主张,既然是以匡复唐室、辅天子返政为号召,就应率军直指洛阳,这样,天下人都会知道我们是为王事尽力,一定会群起响应。薛仲璋不同意攻打洛阳,他说,金陵是帝王建立王业的地方,且有长江的险阻,进可攻,退可守,常州、润州为京口重镇,应首先攻取,作为建立霸业的基地,然后再挥师向北,进军中原。这样进攻无不利,后退也有所依托。魏思温反驳说,凡事不应逐小利而忘大计。现在山东豪杰都不满于武氏专权,愤愤不平,听说我们在扬州举事,都准备好了粮秣兵器,等待大军到来,我们不乘此机会建立大功,反而据地称王,自营窝穴,天下人知道了,一定会认为我们不是真正为王事尽力。我们失去支持,解体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意魏思温的主张是很有远见的。但是,据地称王的诱惑使徐敬业拒绝了魏思温的劝告,他听信了薛仲璋的话,将兵马分为两部,一部由唐之奇率领守卫扬州,一部由他亲自率军进攻润州。看到徐敬业如此固执而又称王心切,魏思温情绪很低落,在背地里对杜求仁说:“用兵合则强,分则弱,徐敬业不集结兵力,渡过淮水,收取山东豪杰扩大力量,进而攻打洛阳,败亡就在眼前了!”血小夷可润州距扬州只有四十八里,刺史李思文是徐敬业的叔父,在攻打之前,徐敬业曾给他叔父送去一信,晓以利害,讲明形势,劝李思文脱离朝廷,与他合力举兵。李思文虽与徐敬业为叔侄,但关系并不密切,他们的政见也很不相同。

李思文是封建正统思想很重的人,尽管他对当今朝廷的情况十分明了,但认为做臣子的本分便是忠于国家,忠于皇上,任何不轨之行都是大逆不道的。因此,他坚决拒绝了徐敬业的拉拢,还回信将徐敬业训斥了一顿。与此同时,李思文还派密使进京,向太后作了报告。李思文预料到,徐敬业知他不与合谋,一定派兵攻打,便事先做好了准备,他整集了城中兵马,加固了城墙,准备死守。然而,润州的兵马毕竟太少了,怎抵得住数万大军的连日猛攻?李思文虽率兵奋战,终因力量相差悬殊,兵败城破,李思文也被徐敬业军生俘。魏思温主张将李思文斩首,以绝后患。徐敬业看在叔侄的份上,不忍下手,只是将李思文改姓武氏,囚入牢狱。在徐敬业看来,李姓乃皇家之姓,尊贵莫名,而武姓则是最卑微、最恶劣的姓氏,李思文既然背叛李姓,理应将他开除。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