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6旬老人被撞1月苦寻目击者: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

来源:成都商报 2018-09-11 21:58:41

11日中午,宜宾城区飘着毛毛细雨,带来阵阵寒意。67岁的退休老人王海宁从老城区坐公交车到宜宾学院门口,寻找一个多月前他遭遇车祸时的目击证人。

8月2日上午,王海宁在翠屏区江北酒圣路宜宾学院外人行道上遭遇车祸,搭载他的电瓶车摔倒,致其受伤后在成都一家医院治疗,花医疗费3800余元。

王海宁报警后,王海宁指证的另一方当事人赵小清(化名)一口否认此事,王海宁又拿不出现场视频等证据,警方一时难以断案,老人无奈之下求助媒体寻找证人。

▲王海宁在事发地展示医院诊断报告

▲王海宁被诊断为髌骨骨折

撞懵了,老人忘记报警

67岁的王海宁是宜宾印机厂退休工人,独居于宜宾老城区。此前,王海宁因遭遇诈骗在成都打官司,法院通知他去领取相关法律文书。8月2日一大早,王海宁从家里出发前往宜宾高客站,打算坐大巴车。

到了高客站门口,一名年轻男子询问王海宁是否要到成都,听说票价只要90元比站内便宜,王海宁同意乘坐站外大巴。“喊票的小伙本来要送我去坐车,但他好像临时有事,就叫了另一名男子送我到宜宾学院门口。”王海宁记得,他搭乘该男子的电瓶车在酒樽雕塑处,逆行驶上人行道。快要到达宜宾学院大门时,骑车男子因避让一辆自行车而摔倒,王海宁左膝盖磕上路边花纲石棱角,当即血流不止。

“看我腿上血长流,对方还是有点紧张,马上横跨酒圣路,跑到对面一家药铺买了药给我处理伤口。” 王海宁记得,男子很快从对面跑回来,买来的急救药品分别为两张医用纱布、一圈医用胶布和一瓶云南白药散。此后,男子主动帮坐在地上的王海宁敷了药。

在王海宁的背包里,至今仍带着当日磕出一个洞并被血迹浸染的裤子和鞋子,还有搽剩下的一盒云南白药散和半圈医用胶布。“包扎好后我问骑车人,我的伤今后怎么办?”在王海宁的印象中,肇事男子看上去很老实,他也比较同情对方。这时大巴车到来,王海宁上车前往成都,临走前王海宁把90元车费交到了肇事者手上。

到成都下车后王海宁感觉眩晕无力,差点摔倒在公交站台。一名小伙见状,给了他两个棒棒糖,并呼了滴滴车送他到附近的成都四医院。此后王海宁亲戚赶来,将其转到了解放军第四五二医院,伤口缝3针。经诊断为左髌骨骨折、左膝软组织挫裂伤,住院四天后出院调养治疗,花费治疗费3800余元。

“第一次遇到这事,完全忘了取证和报警。”王海宁告诉记者,在成都亲戚的提醒下,他于8月2日晚通过电话向宜宾交警三大队报警。王海宁当时打算的是,等伤好了回宜宾再处理。

▲王海宁保留的被鲜血侵染的裤子

▲8月2日,药房的销售清单

尴尬了,对方否认肇事

成都商报记者从宜宾交警三大队了解到,当晚确实接到了王海宁电话报警,但王海宁是事后报警,拿不出事故发生的相关证据。为了寻找证据,办案民警调取了酒圣路事发地周边电子监控视频,但因事发地恰好是监控盲区,视频没有记录相关情况。王海宁也自述不认识肇事者,既没有留对方车牌,也没留电话。

8月18日,王海宁找到了当日自己乘坐的大巴车司机,辗转找到了一名名叫赵小清的男子。 “我当日给他打过电话的,他承认撞了我。但我不会录音,当时也没录下来。”根据这个线索,办案民警将赵小清通知到交警三大队了解情况。“此人一来,我就认得了:就是他。”王海宁说,但让他尴尬的是,来人一口否认此事。

9月11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了赵小清。赵小清称根本不认识王海宁,没有发生过王海宁所称的交通事故,而且他也没有电瓶车。在电话中,赵小清否认此前王海宁曾给他打过电话。但在王海宁提供的8月2日通话记录中,他确实于当日下午16:49:31时拨打过赵小清的手机,双方通话时长为76秒。可惜王海宁无法提供此次通话的录音证据。

在王海宁寻找证人的过程中,他来到了事发地对面书香府第小区外的“阳光恒生药房”。店员告诉王海宁,药店有监控摄像头,但视频只被保留一个星期左右,因此她们无法提供8月2号客人进出的视频。不过, 店员通过查找药品销售清单,确实找到了8月2日上午销售过一瓶云南白药散、医用纱布2片、殴洁PE医用胶带(1.25CM)。

“三种医药用品在同一张销售单上,虽然不能证明撞我的就是赵小清,但可以证明我没有说假话。”王海宁说,自己报案找证人,就是要求个真相和说法,“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王海宁认为,自己要是找不出目击者,人家就会认为他在撒谎。

▲红圈处为王海宁倒地受伤的位置

较真了,必须水落石出

因为没有证据,办案民警表示对王海宁的遭遇“无能为力”,民警同样希望目击者们能站出来,指认肇事者,让案子有最终结论。而王海宁则开始焦虑,他担心要是证明不了自己确实被赵小清撞了,就意味着自己是陷害赵小清,自己的损失得不到赔偿不说,还要被人笑话。

连日来,王海宁常在事发路段逡巡,希望能碰到目击者。“在被撞的地方,有个中年男子骑着共享单车经过。可能看到我流血多,他停下来看了好一会儿。”王海宁记得,当时除了自己和肇事者,至少还有五名市民见证了他坐电瓶车倒地或肇事者帮他上药的过程。而他事后找到的大巴车司机,也很明确地给了他赵小清的电话号码。王海宁认为,“大巴车司机肯定也认识赵小清”。

“在宜宾学院门口附近,三名女士见我血流不止,还给了我十多张湿纸巾擦血。”王海宁说自己当时意识清醒,记得非常清楚。事发地的一名环卫工人,还帮他把纸巾扫进了垃圾桶。王海宁坚称自己对赵小清也不会认错,原因是他在高客站和对方聊天长达半个多小时,“印象很深刻,所以他(赵小清)一进交警队, 我就对他说:‘没错,就是你!’”

事发时在附近保洁的环卫工人李大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日她确实目睹了一辆“两轮”搭着老人,摔倒在路边左膝摔出个洞。骑“两轮”的男子跑到街对面买了药给老人敷伤口,她也清扫了血纸巾。“但是时间太久,恐怕是看到(肇事者)也不认识了。”李大姐表示,无论是当事人来还是警方来了解,她都会实话实说。

“除了李大姐,还有其他至少四名目击者,我希望能找到他们,了了我这个心愿。”王海宁相信,几个目击者中,总会有人对肇事者还有印象,恳请他们站出来指认肇事者。

“看看到底是肇事者肇事后不承认,还是我这个老人故意‘赖’他。”王海宁说,事关清白,必须搞个水落石出。王海宁为了找出真相,已向警方申请做微量元素检测,希望借助高科技手段锁定“肇事者”。

成都商报记者 罗敏

编辑 敬玲燕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