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给我们人生的五点启发

来源:老张爱扯淡 2018-09-12 00:08:02

王守仁(1472年10月31日—1529年1月9日),汉族,幼名云,字伯安,别号阳明。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今属宁波余姚)人,因曾筑室于会稽山阳明洞,自号阳明子,学者称之为阳明先生。王阳明是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军事家,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

1、何为第一等事

明宪宗成化十九年(1483),12岁的王阳明在北京的私塾读书。有一天下课休息,王阳明一本正经的问私塾先生:” 何为天下第一等事?”这个问题就是说人生的终极目标是什么。私塾先生很诧异略略想了想说:“当然是读书中状元、做大官,就像你父亲一样(王阳明父亲王华,明宪宗十七年状元及第,致仕时官至南京吏部尚书)。” 王阳明严肃望着先生郑重地说道:“我以为天下第一等大事就是读书做圣贤。”

做圣贤就是王阳明一生的追求,就是他所说和所做的一切事情的出发点。虽然成为圣贤的过程中经历坎坷风雨、曾经沉迷佛道误入歧途、备受诟病诬陷,但王阳明最终成为孔孟之后切切实实的“立德、立功、立言”第一人。

我们为什么生而为人呢?我们人生的终极理想是什么呢?我们为实现这个终极理想做了哪些准备呢?

2、迟到的洞房花烛

明孝宗弘治元年(1488),17岁的王阳明为遵从父辈的安排履行十几年前的婚约,到南昌迎娶江西省布政司参议诸养和家的千金小姐。新婚当日,各种礼仪结束后,已经喝了不少酒的王阳明偶听到外面热闹非凡,就偷偷溜出了诸府。忽然行至一处巍峨雄伟的道观,抬头一看,原来是千年古刹,许旌阳道场“铁柱宫”,也不细想,就踱了进去。王阳明一进庙门,就见一鹤发童颜、精神矍铄老道,盘膝静坐,闭目养神。本就体弱多病,崇道好释的王阳明便和老道攀谈起来,讲到修行、养生、打坐等等。一问一答、一唱一和不知不觉鸡鸣三声,东方将白。突然老道提醒,新郎官该入洞房了,王阳明这才恍然大悟,飞奔诸府。

17岁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的男儿好汉,在春宵一刻值千金的关键档口,机缘巧合遇神道,谈养生、聊佛道、说理想竟把洞房花烛、温柔缠绵抛到九霄云外,兴高忘返。这种痴迷劲头你有吗?

我们是否痴迷于某项事业、某份工作、某项业务而废寝忘食、目不窥园、孜孜不倦呢?

3、我以落第动心为耻

明孝宗弘治九年(1496),25岁的王阳明在会试中再度名落孙山。有人在发榜现场未见到自己的名字而嚎啕大哭,王阳明却无动于衷。大家以为他是伤心过度,于是都来安慰他。王阳明脸上略过一丝沧桑的笑,说:“你们都以落第为耻,我却以落第动心为耻。”

一次两次的名落孙山,此时的王阳明却无动于衷,他在思考着什么我们无从得知,但是他却以落第动心为耻。这样的心态、这样的境界、这样的行为注定了他的不平凡,也注定了他的圣贤之路必然成功。

平凡的我们,当巨大诱惑面前,当极度失败时刻的心态是怎样的,思考的是什么呢,后续行动又是什么呢?

4、他一疑,事就成了

明武宗正德十四年(1519)六月中旬宁王朱宸濠在南昌发动叛乱,南赣巡抚48岁的王阳明接到朝廷命令正准备前往福建平定那里的叛乱。行至江西吉安与南昌之间的丰城,王阳明得到朱宸濠叛乱的消息,立即赶往吉安,募集义兵,发出檄文,出兵征讨。一开始,王阳明来了个疑兵之计。他深知如果宁王顺长江东下,那么南京肯定保不住。作为留都的南京丢了,叛军在政治上就会占有一定的主动,平叛就会有困难。王阳明假装传檄各地至江西勤王,在南昌到处张贴假檄迷惑宸濠,声称朝廷派了边兵和京兵共八万人,会同自己在南赣的部队以及湖广、两广的部队,号称十六万,准备进攻宁王的老巢南昌。为争取时间集结军队,又写蜡书让朱宸濠的伪相李士实、刘养正劝宸濠发兵攻打南京,又故意泄露给宸濠。有地方官员对王阳明的这些计谋不以为然,问他“这有用吗?”王阳明不答反问:“先不说是否有用,只说朱宸濠疑不疑。”有官员不假思索地回答:“肯定会疑。”王阳明笑道:“他一疑,事就成了。”果然如王阳明所料,宁王犹疑不定,等了十多天才沿江东下。就是这十多天给王阳明以充足的军事准备。

心学大师也玩诡诈,兵不厌诈,他玩的仅仅是诡诈吗,难道不是对人心、对时势、对天理良知的正确认识并运用吗?

人生的路上充满着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我们不玩诡诈,我们是否有辨识诡诈的智慧呢,是否有应对诡诈的能力呢,是否有反其道而行之的勇气和毅力呢?

5、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明世宗嘉靖七年(1528),广西平乱后的王阳明因肺病加重,向朝廷上疏乞求告老还乡,然而不等朝廷的批复他就出发了。阴历十一月二十八日夜王阳明从一个美的出奇的梦中醒来,他问弟子:“到哪里了?”弟子回答:“青龙铺。”王阳明又问:“船好像停了?”弟子回答:“在章江河畔。”王阳明笑了一下:“到南康还有多远?”弟子回答:还有一大段距离。王阳明又是一笑,恐怕来不及了。他让人帮他更换了衣冠,倚着一个侍从坐正了,就那样坐了一夜。第二天凌晨,他叫人把弟子周积叫进来。周积匆忙地跑了进来,王阳明已倒了下去,很久才睁开眼,看向周积说:“我走了。”周积无声的落泪,问:“先生有何遗言?”船里静的只有王阳明咝咝的呼吸声。王阳明用他人生中最后的一点力气向周积笑了一下,说:“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此心光明,短短的57年,王阳明修了一个心外无物、知行合一的心。万事皆从内心而来,本着这个良知的内心他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苦痛、困顿,他成就了中华历史上无人比拟的功绩,他的思想远播海外,开启日本明治维新,他的事迹经久流传,军事、政治、商业等领域大佬中均能看到阳明学的忠实粉丝。

回首过往,我们的人生道路是否出于良知呢,是否做到了知行合一呢,是否做到了“此心光明”呢?

任时光变换,岁月流逝,但不变的是人性的美善丑恶。500年前的人性如此,500年后人性亦如此。我们唯有做的是“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