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路上,有我的执著

来源:我们的传奇江湖 2018-09-12 13:14:39

大家好,我是江湖君。听江湖君聊一通,游戏更轻松。

今天要和大家聊一聊的,是个人的游戏历程,

光阴似箭。转眼传奇已经伴随我们18年了,回首传奇里的往事:第一次通宵、第一次有自己行会,第一次把对手挂倒、第一次打教主暴逍遥扇、太多的第一次就如同发生在昨天......

2001年那是我进入高中的第一年。由于读的学校条件不怎么好,学习起来也比较懒散,不过大学里课余活动也丰富,平时有空就去泡网吧。记得有一天,正在上网,根网吧的人在联机CS,有个同学跑过来说:还玩这个哪?快来我教你玩传奇!在线人数十万!看他说的如此有兴致,于是同学几个就一起找了个他所在服务器(7区)申请了号,推开那扇厚厚的石门,从此我的《传奇》路开始了。

刚开始我们都不知道战,道,法三种职业是干什么的,我记的那时我申请了一个战士号,名字己经记不起了。当时感觉战士就像电影里动作片的角色一样,手拿来着刀杀来杀去。而对道士,法师感觉漠生。第一次打开游戏界面,人物就出生在银杏村,感觉画面有一种古老的元素在里面,充满未知,等待着我们去探索。穿上那一套足够质朴的布衣,开始正式踏上我的玛法征途。

同学几个出了村门,进入了危机四伏森林,森林里到处可清晰地听到稻草人和多钩猫的叫声,找到一个目标,同学几个一起挥动手中木剑,可以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一个多钩猫杀死,看着地上金光闪闪的金币,同学几个别提有多开心了,就这样打了好一会,我们发现自己身上的血长了,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升级”。为了能升级,我们几个同学就这样一直忘我地杀。以至于后来我们连回城的路都找不着了(当时右上角还没有出地图界面),直到有一个同学不小心“挂”了,我们才知道原来这样是可以回城的,于是同学几个就纷纷来个“视死如归”。结果城是回到了,可辛苦了半天打的几件装备(如乌木剑,铁剑,大手镯之类)暴掉了,别提有多心痛了!但比起我们在升级中我们得到了快感,也就基本可以抵消了。怕找不回路,干脆我们就在附近杀怪。一会儿,一个同学说他不会动了,我们一起说他电脑死机了。就在他重启电脑的时候,我们几个相继都不会动了,才知道人物级别到了7级以后是要计费的。如果不进行冲值人物将无法登陆游戏界面。带着遗憾我们回了学校。

说来也巧,当我们在侵室里聊到《传奇》的时候,同班的一位同学竞然是《传奇》骨灰级玩家了,玩了半年多了,换了几个区了,更巧的是他也在7区也有号。此骨灰级玩家见有了知音,就开始对我们滔滔不绝地聊起了《传奇》。自那次起我们才知道原来传奇里不止只有银杏村、稻草人和多钩猫,还有比齐、盟重,苍月岛,沃玛教主,牛魔王,祖玛教主。学会如何发言聊天,组队功能等等。光聊怎么能解决我们此时对《传奇》的欲望呢?第二天自习课,在此骨灰级玩家的带领下,我们冲了点卡30元有100多个小时,我们又一次集体登陆《传奇》,那位同学是个法师,当我们见到他的时候,发现他身上有个金光闪闪的像个鸡蛋样的东东,才知道这就是魔法盾(31级学的),是每位法师兄弟梦寐以求的技能,手上武器雪白(骨玉),看起来让人胆怯。在下来的几个星期里,他在猪洞带我们升级,为了争地盘,在这里我们见识到了他高超的PK技术,一个人PK好几个。有时我们也会帮忙,可毕竟级数低,人家一刀过来就挂了。不服输的性格让我们更加团结,于是我们一有空就泡吧升级希望能快点长大大家好一起并肩作战。点卡冲里时间很快就用光了,我们开始包月冲卡,记的是30元/每月。一到星期6、日我们就整天升级,几个月时间很快我也穿上重盔甲,手拿炼狱(当时还是花了好几百万金币买的),都是和同学借钱买的,后来为了还钱,还挖了几天矿,真的是累,可是一看到功25的炼狱,心想再累也值了。同样同学几个级数也到30了,如是我们一起加入的之前那个同学的行会,行会里人好多,可是我们平时出去玩还是同学几个一起.

记得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同学兴致十足说带我们几个去打牛魔牛,带足了随机卷和药水出发了,当我们一起进了牛魔王老家(牛洞7层)时。哇,好多人,别人看到我们来的人数也不少,就没先动手,我们静观其变,等了好久,看到一只手拿关公刀,腰系金丝带,一身着妆鲜艳的怪物出在我们身旁,同学尖叫到“牛魔王”,记的当时网吧的数十双眼睛齐望向我们这边,搞的我们像贼似的。一时间,无数个冰雹哮砸向牛魔王,战士的烈士扑向这只手拿关公刀的怪物,道士的毒早己把牛魔王的衣裳染的红绿交加,大家都恨不得把牛魔王的关公刀和金丝带暴下来,不一会几地上己躺着好多具尸体,其中也有我们同学,眼看牛魔王的血快掉光了,我也上去砍,好采药带的多,要不早挂了。忽然间,地下暴了好多东西,“快捡,逍遥扇”同学一声尖叫,声音高达60分贝,这次网吧里的人盯着我们的眼睛比之前的那多要多的多。一场混战开始了,经验不知是谁的,站上去的人都捡不起来,不过站上去的人也只有死路一条,被无数的冰雹和烈火送回城。2分钟过去了,逍遥扇还在那里。挂了人多了,留下来的人越来越少了,我同学级高,一步上前,一个抗拒,把他们推开,站上去了。众人又一起上来砍我同学,就在这时,地上的逍遥扇没有了,我同学也不见了。“哈哈,发了,逍遥扇”我同学又一次尖叫,全网吧的人再一次朝我们看来,这次的声音己经不用说了大家都应该知道有多大了,管理员跑过来我同学赶紧道歉。看我同学那高兴的样(当时普通的逍遥扇)在我们区可以卖了500元人民币了。

之后的的十几年里,《传奇》陪伴着我们成长,跑猪八,进赤魔老巢,闯教主之家,探幻境,踏遍玛法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数个日日夜夜,《传奇》——给我们留下太多太多的记忆,特别是行会里那帮出生入死的兄弟,我忘不了他们。很快我们大学毕业了,都忙着找工作,《传奇》也渐渐地退出了我们的生活。

但是心却一直渴望着传奇,每次登录网站都会不自主的搜索:热血传奇,偶尔有时间也会去发布站找一个游戏玩上几天,已慰心安。老婆说我比现在的网瘾少年还要有瘾,我嘴上不说,心里默念:传奇的魅力,你又怎么可能知道?

现在去到网吧,基本上没有人在玩热血传奇,以前的朋友有时也会问一下,你还在玩传奇吗?我说,早已习惯一回家就点开龙,打开石门,虽然已经没有当年的激情,但是对《传奇》的那份情依然还在。其实老玩家都有一种传奇情节,无论你现在如何说传奇变了,失望了,那又何尝不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归根究底你舍不得他,舍不得传奇,舍不得那种情,舍不得那份最纯粹的友谊,最简单的快乐。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会关注我的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