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上那袭白衫显得更是苍白,身子骨很消瘦,弱不禁风的样子

来源:最美的意外是你 2018-09-12 13:13:05

“是,奴才明白。”守卫又哆哆嗦嗦的害怕起来,林馨儿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杀气。自己只是一个为了养家糊口在宫中供职的小守卫,怎么能惹得起宫里的一个个来历不凡的人物?就算没有见不着的奖赏,他也不该随意吐露半个字。“呦!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好好的怎么有了刺客?”刑事房的管事见到林馨儿除了瘸腿还有受过杖责后直不起身子之外没有受到别的伤,才放下心来。这里的人都清楚,林馨儿被打死也就罢了,打不死就还是轩王妃,看在轩王的声威上,他们也得挨过七日后把林馨儿给活着交到轩王手中。

“那刺客真是陶公公?”管事有些不敢相信的询问那名守卫。守卫赶紧点点头,“我也没想到会是陶公公。”“那个老东西,平时看的那么老实,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不知道他是受谁指使?”管事寻思道。守卫木讷地摇摇头,做好了一问三不知的准备。林馨儿等在刑事房也不多说什么。很快,锦阳宫里传来消息,西门靖烈宣旨要见林馨儿与那名守卫。从刑事房到锦阳宫有好长的一段路,林馨儿又受了杖责腿脚不便,走起来很慢,像龟速一般在宫中的青砖石路上挪动。“王妃娘娘,您能不能稍快点?别让皇上久等了?”

负责传旨的小桂子有些不耐地催促道。跟在皇上身边的人口气就是不一样,敢把自己的心思给表现出来。林馨儿停下脚步,抬头看着这个小太监,不急不缓的道,“皇上记性好,不会忘记本王妃刚受了杖责。”她的“情况”谁都清楚,何劳你一个小太监信口聒噪?“是,是,奴才只是提醒王妃能快点就尽量快点,免得惹皇上动怒。”小桂子道。林馨儿不再理会小桂子,垂下头,照样慢慢的挪动脚步。夜里,她曾匆匆的从刑事房到过锦阳宫,行动快,没顾上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现在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再好好的熟悉一下。

忽而,林馨儿感觉到那双熟悉的眼睛又出现在她的身边,像是要看穿她一般,躲在某个地方紧紧的盯着她。林馨儿故作擦汗,抬头迅速扫视周围,不远处郁郁葱葱的高树上是最好的隐身地点。她现在可是挨了三十大板的人,就算能“侥幸”活下来,就这么坚强的走着也太不符合事实了,于是,在那双躲在暗处的眼睛的注视下,林馨儿就势打了个滚儿,摔倒在了地上。“王妃!”跟在身边的守卫紧张的叫道。“哎呦呦,这是怎么了?”小桂子也有些急了。“王妃受过杖责,自然走不了远路。”

守卫道。他知道现在他的作用就是掩盖林馨儿安然无事的事实,只有他替林馨儿掩盖的好,自己才能从这件事里安全脱身。“这……皇上还在等着呢!”小桂子急的一跺脚,皇上可没说王妃昏迷了怎么办?已经让皇上等了那么久,这个时候再跑去禀报,岂不是更要惹得皇上发怒,斥责自己办事不利?“怎么了?”西门寅从一旁的道路上走来。“奴才参见三皇子。”小桂子与守卫连忙朝西门寅施礼。“这位是……轩王妃?”西门寅扫了眼倒在地上的人,不确定的猜测道。“正是。”小桂子回道,“只是王妃突然昏迷在半路,奴才不知该如何是好?”

“自然是宣太医了。”西门寅想也不想便道。“只是,皇上还在锦阳宫等着亲审案情。”小桂子道。“事出意外,自然人命要紧,轩王妃没有被打死,难道要昏死在去锦阳宫的路上?难不成你是要把这条人命算到父皇头上?”西门寅抬高了几分音量,由于情绪微微的波动,又不住的咳嗽起来。“奴才不敢。”小桂子连忙道。“你先回锦阳宫禀报父皇,轩王妃先带到翠竹阁,我那里常年备着各种药品,可以先救治轩王妃。”西门寅交代道。翠竹阁就在这条路附近,所以西门寅才这样决定。“好,奴才听从三皇子的。”

小桂子道,既然有三皇子出面,他就稍稍松口气了。小桂子迅速跑向锦阳宫,西门寅看了眼留在跟前的守卫,道,“把轩王妃背到翠竹阁。”守卫不敢怠慢,背起林馨儿,跟着西门寅来到了翠竹阁。一进翠竹阁,林馨儿就闻到了扑鼻的药味儿,好像掉进了药罐,以前就听说三皇子体弱多病,看来病的着实不轻,听他说起话来有气无力的样子,就像失了一条魂魄一般,说句不好听的,好似半截腿踩进了黄土。“把王妃放在这里。”西门寅指着屋内的一张藤床道。守卫把林馨儿放下。

“哎呦!”林馨儿借着藤床碰到了挨打过的地方,惊叫了一声,“醒”了过来。“这不是锦阳宫?”林馨儿侧过身,看着陌生的地方疑惑的道。“王妃娘娘,这是三皇子的翠竹阁。”守卫解释道。“三皇子?”林馨儿的视线转向西门寅。脸色很差劲,配上那袭白衫显得更是苍白,身子骨很消瘦,弱不禁风的样子,果然不能够继承西门家的武功强势,弹琴弄画之类的事还适合他去做。“父皇不是要审什么案子么?你先去锦阳宫,轩王妃在我这里休息一阵后,我会找人把她送去,她是我的皇婶,父皇也不会刻意的为难她。”西门寅对那名守卫道。“这……”守卫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林馨儿。“你先去吧,把你见到的事都禀明皇上。”林馨儿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