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的枕边妻》一身普通农妇打扮,混迹在人群中的夜千语

来源:曲肱而枕 2018-09-12 15:27:47

街道上,一身普通农妇打扮,混迹在人群中的夜千语,如昨日一样,远远地、看不清人具体面容的看着行宫门口的那一幕。眸光流转间,暗暗地思忖着如何混到哪一行出城的队伍中去。但,最后,思来想去,终是放弃,不愿冒这么大的风险。旋即,快速的折身,返回了无人的小弄堂,在一个不起眼的、堆积废弃杂物的破损竹篓里,抱出了衣袍微微脏乱的小云岐。继而,快速的转身离去。

小云岐被夜千语抱在怀中,精致的小脸,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一双漆黑的大眼睛,似闭非闭,垂落下去的小手腕,软软趴趴。

月泾垣亲自送月脂玫与赫连廷出城,暗中,派人跟着。

与此同时,山脚下的篱笆院子内!

那一对年迈的老人,一大早便起身,相携着步出院子,到处逛逛。想要看看是否能碰到一些以往熟悉的人,然后,打探打探自己女儿的消息。

宫玥戈让一行侍卫跟着,定要保护好两个老人的安全。

小村庄,早已经毁在那一场洪水当中。两个人老人一路走着看着,心中,难免伤感。

安静的房间内,初升的朝阳,金灿灿的光芒,透过敞开的窗户,零零落落的渗透进来,丝丝缕缕的洒落在地面上、座椅上。简陋的木床上,安然沉睡的夜千陵,在细细的光晕中,忽然,无声无息的掀动了一下睫毛。旋即,缓缓地、缓缓地睁开了那一双紧闭多时的眼睛。

“夫人,你醒了?”

时刻照顾在一旁的婢女,第一时间察觉到夜千陵的苏醒。顿时,忍不住欣喜的开口。

夜千陵望着面前陌生不认识的婢女,有些无力的双手,一撑床榻,慢慢的坐起身来。目光,冷静的环视一周,一时半会儿,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

而,刚才开口说话的那一个婢女,在下一刻,便快速的快开房门走了出去。徒留夜千陵一个人,坐在空荡荡、陌生的房间之中。

夜千陵闭眼,慢慢的回忆了一下。

而,心口,因着回忆而刹那间猛然一痛。下一刻,丝丝苦笑,便抑制不住的浮现在了唇角。最后,又被强行压制了下去。旋即,掀开身上的棉被,起身,向着屋外走去。整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了太久的缘故,怎么也提不起力气。

另一间安静的房间内!

宫玥戈坐在书桌前,认真的看着一桌子刚刚传回来的加急信函。

在,听了突如其来的婢女的回禀后,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旋即,挥手,让婢女退下。神色,自始至终没有丝毫的起伏变化。

婢女,微微诧异,连忙行礼,恭敬的退下了下去。

宫玥戈在婢女退下后,重新看起了手中的信函。虽,身在千里之外,却完完全全的掌控了整一个战场、甚至是整一个天下的局势。与,‘风国’一战,是在所难免,是迟早之事。

落笔,寥寥数语,杀伐果决。

屋外!

夜千陵步出屋子,目光,环顾四周,才慢慢地意识到,自己是在那一对年迈的老人所居住的那一座大山山脚下。那一夜,发生的一切,此刻,还历历在目。真的,真的非常的不想伤害那一个人,可是,却终是一次又一次无情的伤害了他。

攸,你的陵陵,终是一个自私的人!

攸,我们,真的已经回不去了。我要试着从过往中走出来,你也一道走出来,可好?

攸,这一段情,陵陵真的无法再给你任何的回报了。所以,陵陵不能再让你一直陷在这一段感情之中。所以,断了吧!攸,你恨陵陵吧,然后,永远的忘了陵陵!

“夫人,你怎么出来了?”

忽然,有些熟悉的声音,自身后面出来。

夜千陵刹那间回神,瞬间收敛了脸上所有的神色,回头望去。

但见,自己刚刚醒来时见到的那一名婢女,自,前方的那一间房间内走出来。

婢女走近夜千陵,恭敬地行了一礼,道,“夫人,外面风大,你才刚刚醒来,是否回屋休憩?”

夜千陵没有回答,目光,望向婢女出来的那一间房间。心中,已然明了,那一个人,就在那一间房间内。只是,到了此时此刻,他也终究是不愿再见她了。

一丝似有似无的叹息,在苍白的眉宇眼梢,如流水流淌而过。

婢女见夜千陵不说话,便转身,返回了屋子,取了一件白色的披风,给夜千陵披上。

正午时分!

婢女送午饭进房间,给宫玥戈。

宫玥戈坐在书桌前,依旧神色专注的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信函。那,不时有侍卫或是飞鸽传书送来的信函,仿佛,有无止境一般。

但见,桌子上的饭菜,原封不动的放着,根本纹丝未动。

婢女,连忙快速的收拾掉冷饭冷菜,摆上了刚刚做好的饭菜。在,转身出去之时,神色,又是微微的犹豫了一下。可,最后,终是如中午时一般,什么也没有说。

一个时辰后!

屋外的天色,都已经暗淡了下来!

婢女轻轻地敲门而进,准备收拾掉饭菜。而,桌子上的饭菜,依然纹丝未动!

婢女一时间站在那里,明显的踌躇了一下后,将桌子上的饭菜,全都收拾了下去。而,在双手捧着托盘,打开房门准备出去之际,目光,望见院子中站着的那一抹身影,脚步,霎时停了下来。明知道不该多嘴,可,终是忍不住开了口。

道,“皇上,夫人在院子中,站了一整天!”

闻言,宫玥戈手中握着的毛笔,微微一顿。刹时,便有一滴墨汁,滴落在了雪白的纸面上。而,下一刻,笔尖触上,如行云流水划开一个字。

婢女话落后,便走了出去,轻轻地合上了房门。

宫玥戈继续看着信函,似乎,一点也不为所动。侧脸的轮廓,被烛光照亮。每一条线条,都完美的无可挑剔,般般入画。而画,是没有感情与温度的。

终是,有些‘累’了!

院子中!

夜千陵负手而立,望着远方。

而,若真要问夜千陵到底在望着什么,或是想着什么,却是没有。

夜千陵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怔怔的站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忘记了……

那一对年迈的老人,夜幕时分才一道走回来。那相互携手的样子,不免让人心生羡慕。试问,这世间,又到底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执手偕老?

两位老人走进院子,看到夜千陵站在那里,自然欣喜,道,“姑娘,你醒了?”

夜千陵慢慢的回过神来,望向面前的两个老人,轻轻地点了点头。旋即,蓦然想到什么,迫不及待的问道,“你们今日出去,可有找到你们的女儿?可有你们女儿的消息?”

两个老人闻言,遗憾地摇了摇头。

夜千陵看着,脸上,倏然闪过了一丝抑制不住的失望。

却听,两个老人紧接着安慰道,“姑娘莫急,我们今天走了一圈,发现,这里还有人住着,都是以前熟识的人。明天,我们两个人再去找找,然后,再去临近的镇中询问一下。相信,很多人,都分散在周遭的小镇中了。我们的女儿,也定然不会走得太远,很快就会找到了。”

夜千陵听着,点了点头,道,“明天,我带着侍卫,陪你们一起去找。”就算是再重新翻一遍周遭的小镇,就算是挖地三尺,也定要将人找出来不可。

两位老人点头。

月上中梢!

夜千陵在婢女的再三劝说下,转身,返回了房间。

而,在踏入房间之际,目光,忍不住向着隔壁灯火通明的房间望去一眼。

婢女见夜千陵望着隔壁房间,犹豫之下,便趁机说道,“夫人,皇上也一整天未吃东西……”

“是么?”夜千陵闻言,轻声的反问了一句。同时,抬步,步入了面前的房间。

婢女点了点头,继而问道,“夫人,不知道你是否要用晚饭?”

夜千陵不觉得饿,摇了摇头。

婢女,在夜千陵步入房间后,躬身退了出来。

房间内,夜千陵独自一个人站在窗边,静静的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

而,隔壁房间内的宫玥戈,依然回复着信函。一封接一封,彻夜命侍卫送出去,似乎,没有片刻的停歇。忽然,在一名侍卫进来取了信函、转身准备出去之际,开口问道,“夫人的房间,可还亮着烛光?”淡淡的声音,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听不出其中的情绪。

侍卫明显一怔,脚步,霎时停下。快速回道,“是!”

“让婢女准备些饭菜,送去给夫人。”说着,宫玥戈挥手,示意侍卫下去。

侍卫颔首,快速的退出了房间,轻声合上了房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