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的枕边妻》桌子上淡淡的烛光,无声无息的照射四周

来源:后知后觉之后 2018-09-12 15:24:54

宫玥戈握住夜千陵的手,手掌相对,将真气输入夜千陵的体内。

桌子上淡淡的烛光,无声无息的照射四周。将坐在床沿的宫玥戈,与床榻上、夜千陵的身上,覆着下一大片阴影。

隔壁的房间!

那一对年迈的老人,可能是回到了家乡的缘故,在经过短短一天的休息后,身体很快便恢复了过来。心中,都忍不住高兴,同时,也希望能够尽快的找到自己的女儿,能够再见自己的女儿一面。然后,将那一个令人心疼的孩子,还给那一个人。

这边!

临近的‘风国’城池内!

风攸一袭亘古不变的红衣,独自一个人坐在灯火通明的房间内,手中,雕刻着一个小小的木雕。依稀,已经可以看出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而,桌子上丰盛至极的饭菜,分毫未动。

丰初云深夜前来,轻轻敲门,走了进去。对于风攸兴师动兵对‘蜀国’开战之事,自然都听说了。于是,心中,沉重不已,并不想因自己的缘故,而令整个‘蜀国’生灵涂炭。也不想因自己的缘故,让面前之人背上那么多条无辜的性命。

风攸没有动,也没有说话。雕刻木雕的神色,有些专注。也不知道究竟是没有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还是不想理会。

丰初云在风攸的面前,缓缓地站定脚步,轻轻地唤了一声,“风公子?”

“何事?”音声淡淡,片刻后才响起。

丰初云微怔,略微的踌躇了一下后,终是不会拐弯抹角,直言道,“风公子,那一夜,其实,其实那一夜轩辕公子并没有真的……我,我没事。我只是,只是……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那一夜发生的一切,不堪回首,丰初云并不想去回想。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语意混乱。神色中,带着一丝难堪,很是难以启齿。

风攸闻言,没有抬头,手中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如果,如果眼下的这一切,他只是为了替丰初云报仇的话,那么,那一夜,他便可以直接取了轩辕承玄的性命。如此,攻破‘蜀国’便会变得更加轻而易举起来。可是,没有,他没有。并且,他非但没有,还故意放走了轩辕承玄。

“风公子?”

丰初云久久等不到风攸的回答,忍不住唤了一声。

风攸似乎没有听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有些难以挣脱。明明,一切,都在算计当中。明明,那一夜她所说的话,也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是,不知为何,直到此刻,心口,还是会窒息般的疼痛。仿佛,有一把匕首,在一下又一下,永无止境的扎着。

忽然,手中雕刻木雕的小刀,因为出神,一个没有把握住,过重的使力,刀尖便毫不留情地扎入了指尖,险些硬生生的削掉整一个手指。鲜血,霎时便争先恐后地溢了出来。一滴接一滴的滴落在干净的地面上,绽放开一朵又一朵血色的红梅。

丰初云看着,心中,立即一忧,快速的蹲下身来,白色的衣摆拖拽在身后,就为风攸检查伤口。

风攸悠悠远远地目光,望着远处。仔细看,似乎找不出一丝焦距。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看着什么。

倏然,只见,风攸毫无征兆的一把握紧了手,便直接将丰初云为自己包扎伤口的手给握在了手掌心之中。过重的力道,几乎要将丰初云的整一只手硬生生捏碎。而他的目光,在这一过程中,依旧望着远处,没有丝毫的移动过。不过,凤眸,却是慢慢的带起了一丝焦距。诡异的目光,直觉令人一阵胆战心惊、毛骨悚然。轻轻第几个字,似乎对丰初云说,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一切,都已经停不下来了!

丰初云一怔,不明白其中意思,抬头,望向风攸的眼睛。

风攸没有看丰初云,也不在意手中的伤口。随之松开了丰初云的手,起身,向着窗户敞开的窗边走去。一手,负于身后,鲜血不断的滴落。一手,指腹如抚摸心爱之人的脸庞一般轻轻地抚摸着手中那一个未成形的木雕。静静地望向窗外漆黑的夜幕。走到今时今日这一步,一切,早已经停不下来了。

就如转轴,它只能一直转下去。

若真要它停下,便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其中有一个人,死!

而,这个人,不是他,便是宫玥戈。

丰初云洁白的手掌心,还黏着风攸的鲜血。侧头,望向那一个负手站在窗边的人。忽然间,只觉手掌心的鲜血,如冰雪寒冷,渗入血液。身体,一刹那,竟忍不住轻轻地颤抖了一下。而,紧接着,却是突然一疼,对哪一个站在窗边之人心疼。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很陌生很陌生……

‘羲和城’的行宫内!

所有的宫门紧闭,火把,如野火燎原亮起。侍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毯式的搜查整一个行宫,势要找到那两个孩子,以及,带走孩子的那一个人。

夜千语带着中了迷药,昏迷不醒的小祈陵与小云歧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行宫东边的宫墙边。之后,将小祈陵与小云歧两个人,分别装入了墙角边的草丛中两个早就准备着的小箱子内。

两只箱子,不管是形状还是大小,几乎都一模一样。密封性,特别的好。唯一的一处不同,就是装小云歧的那一个箱子,下面,捆绑了一块大石。

此处的宫墙外,是一条贯穿‘羲和城’半个城池的河流。将两个箱子扔出去,没有绑住石块的箱子,自然便顺着河流一路飘走。而,绑住了石块的箱子,毫无疑问便沉入河底。

在,做好了一切后,夜千语抚了抚脸上不自觉冒出来的大片汗渍,飞快的换上了一早就准备着的侍卫服饰。再将身上的衣服,藏到了草丛之中,以最快的速度离去。

侍卫们,搜查整一个行宫,自然不可能漏过此处。在发现细微的异样后,立即禀告了月泾垣。

月泾垣快速前来,在火把的照耀下,可以清楚地发现一些足迹与蛛丝马迹。而,一墙之隔外,是河流。微微沉思间,立即命半数多的侍卫出行宫,沿河域去找。

所有的一切,夜千语设计的简直天衣无缝。 而这,并不是一日之功,而是她早就有所准备。只是,故意选择了月脂玫到来、月泾垣要亲自招待月脂玫的这一夜动手而已。

侍卫们,出宫搜寻!很快的,便追回了那一只飘远的小箱子。将箱子内的小祈陵,安然无恙的送回到了月泾垣的手中。之后,一行侍卫,再沿着河域的水流方向,一路紧追下去。

而,彼时的夜千语,早已经悄无声息的脱离了一行侍卫的队伍,从宫墙外的河底,捞出了沉入水中的那一只小箱子,再从箱子中带出了不会言语、不会发出丝毫声音的小云歧。而,之所以会选择劫走小云歧而不是小祈陵,原因,也正是因为此。

城门紧闭,四下严守!

一时间,‘羲和城’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夜千语有小云歧在手,便也不在乎离去的时间。独自一个人,带着不哭不闹、不会说话的小云岐,隐蔽在了城内,伺机而动。

骚动的行宫之中!

月脂玫与赫连廷,在初晨时分,才了解了情况。

安静的宫殿内,月脂玫面色略带沉凝,坐在椅子上,慢慢的饮着茶。片刻,只听,坐在下方的赫连廷冷静的开口,道,“月夫人,如此突然的爆出孩子被人劫走失踪一事,也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再说,这一个行宫,戒备森严,孩子,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的被人劫走?”

“那赫连将军的意思是?”

月脂玫一声反问,而心中,早已经与赫连廷想到了一处。

如今,‘陵国’有意终止‘联盟’,乃是‘陵国’不是。可,若是‘陵国’故意设计了此计,故意陷害他们,那么,‘陵国’自可以名正言顺的毁约!

结合眼下的局势来看,后一种,更加来得有可能性些!

赫连廷轻轻地点了点头,又是片刻的思量后,建议月脂玫先走,不要留在此处。若是月泾垣到时候真的硬要强留,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月脂玫想了想,为了安全起见,便颔首,不准备再留下。

更何况,从对方的言谈举止中,已然不难看出对方已完全没有了‘联盟’的意思。

月泾垣在听说月脂玫与赫连廷要在这个时候离开时,自然出言‘挽留’。虽说,眼下这样的情况,月脂玫想要与‘陵国’联盟,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可,也不代表万一。万一对方清楚已经没有了‘联盟’的可能性,想抓了孩子来做威胁,也不是不可能。

何况,孩子,偏偏是在他们到来的这一夜,被人劫的!

月脂玫见月泾垣‘强留’,面色微怒。淡淡话语,却是锐利如箭,“怎么,月公子是在怀疑我们么?”

“自然不是。”月泾垣立即否认,即便,心中有此怀疑,但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下,也断然不能在此时撕破面子,道,“月夫人,你们,才刚刚到来,舟车劳顿。若是现在就走,岂不是让世人笑我‘陵国’招待不周么?”

月脂玫的面色,微微缓和下来,但去意已决,道,“可是,我有要事,必须要马上离去。”

“这……”

“月公子,今日,我们非离去不可。若你,再不派人打开宫门,送我们出去,那便是怀疑我们。我草原之人,绝不是任人欺压的!”赫连廷在月脂玫话音刚落、月泾垣开口之际,倏然开口,直接打断了月泾垣的话。声音,不轻不重,却足以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神色中,并不是那么的友善。自己,唯一的一个女儿,如今,还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想要赫连廷友善,倒也难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