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小公主是他活命的最后底牌,一定要抓牢了

来源:未来啊么远 2018-09-12 14:29:44

辰南如此戏弄小公主,心中其实紧张到了极点,从帝都逃出后他一直有一丝隐忧,皇帝的玄祖,那名一百七十多岁的老妖怪,令他感到阵阵难安。在林中又休息片刻后,辰南押着小公主再次上路,这一次他没有将她夹在肋下,而是让她自己行走,他紧紧跟在她的身边。直到天黑时在小公主连连喊累的情况下,辰南才在离帝都百里之外的一座小镇停下。他只订了一间客房,吃过晚饭后当他把小公主带进房中时,小公主吓的花容惨淡,一脸惊慌之色。她语音颤抖:「死败类你……不许乱来,不然我姐姐……我父皇不会放过你的……」

辰南一脸揶揄之色,他心中虽然没有什么龌龊的想法,但却没有放过戏弄小公主的机会,他一边喝茶一边道:「乖乖小侍女去把床给我铺好。」「你……我早晚要杀了你。」小公主气的脸色铁青。辰南道:「若想要我不乱来,赶紧按我说的去做。」小公主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非常不情愿的走到了床边,胡乱将一张凉席铺在了床上,道:「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吧。」说完,她气呼呼的坐在了一旁。「看你容颜倾城,玉手纤纤,不想铺张凉席却这样粗手粗脚,真是……」

小公主怒道:「够了,死败类我受够你了,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指使我,你这个家伙太无理、太放肆了,竟然让本公主为你铺床,你不要忘记我姐姐说的那些话,我若是受了半分委屈,你将死无葬身之地!」「呵呵……」辰南笑了起来,道:「我就是要让你受尽委屈,看你姐姐能把我怎么样。」「死败类,我早晚把你抓进宫中做太监。」小公主怒气冲冲,简直要抓狂了。「你这个小恶魔果然狠辣无比,哼,恐怕你永远也没有那个机会了,这辈子你就给我乖乖的做侍女吧。好了,不要吵了,你睡令一张床,明早我们还要赶路呢。」

小公主气的咬牙切齿,恨声道:「不行,你必须给我单开一个房间,我是楚国的公主,怎么能够随便和一个男子同处一室呢?」辰南道:「小恶魔你不要得寸进尺,你若不老老实实的睡在另一张床上,干脆过来侍寝吧。」小公主闻听此言,吓的脸色一阵白。忽然辰南心中涌起一股强烈不安的感觉,他觉得暗中正有一个修为恐怖的高手在盯着他,但当他仔细去感应时,那种感觉刹那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难道老妖怪真的跟下来了?但他为何一直没有出手?」他心中一阵狐疑,他咬了咬牙,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辰南来到正在生闷气的小公主身边,快点了她几处大**,令她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小公主一阵惊慌,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辰南一脸凝重之色,体内真气汹涌澎湃,身体散出淡淡的金光。他运功于手指,点点金芒、淡淡毫光在他指间乍现,十根手指刹那间晶莹生辉、光芒璀璨。他的耳边回响着他父亲当年的话语:「困神指能够封人功力、锁人精血,施术者若不及时为受术者化解,受术者半月之内会血脉枯竭而亡,一定要慎用!这门指法威力无边,练至最高境界可困神封仙,但功力不足时千万不可贸然施展,不然会大伤元气。」

辰南没有一丝把握,他不知道以他此时的修为能否顺利施展困神指,但老妖怪给他带来的压力太大了,令他不得不冒险一试。他功行九转,最后双手齐动,一道道金色的真气透指而出,钻入了小公主的体内,「噼啪」之声不绝于耳,金光令整个房间光芒闪闪。辰南感觉阵阵倦意向他袭来,他脸色一阵苍白,汗水一滴一滴自他耳鬓滚下,直到最后一道金色真气被打入小公主体内后,他彻底虚脱了,无力软倒在地。过了好长时间他才恢复些许功力,勉强能够从地上站起,他感觉身体虚弱无比,连忙打坐调息,直至一个时辰后他才睁开了双眼。

辰南暗道:「总算成功了,恐怕这几天不能够和人动手了,但愿老妖怪没有那么大的神通解开困神指力。」出了帝都以后,小公主是他唯一的护身符,只有将小公主牢牢的掌握在手中,他才能够逃离楚国。小公主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辰南到底对她做了些什么,但知道肯定不是好事,她心中满是怒意,看到辰南虚弱的样子,她不禁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辰南走过去解开了她的哑**,道:「小恶魔你不要幸灾乐祸,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死定了。我已对你施展了困神指,这个世上除我之外没有人能够为你化解,半月之内我若不为你活络精血,你将血脉枯竭而亡。」

小公主闻言神色惨变,怒道:「败类你太狠毒了,我和你无冤无仇,你竟然对我施展了什么破指法,卑鄙无耻、下流无德、恶心透顶、无耻之极……」「小丫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皇宫中长大的,嘴巴居然这么恶毒,若再敢骂我就是这个结果。」说着,他一掌切掉了半张桌角,而后用里掐了一下小公主的玉脸。小公主痛的尖叫道:「啊……你这个臭流氓……」辰南将小公主丢在床上后,他自己也躺在了另一张床上,他不担心有人潜进,自从灵觉复归后,他的六识变的敏锐无比,在危险来临前一刻他总能够先一步察觉。今日帝都一战,他已成为楚国公敌,他心中一阵感慨:「唉,居然得罪了一个国家!」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