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芭蕾男孩”舞蹈团首次来华,给芭蕾加一点男子气概

来源:唔哩热点 2018-09-12 15:27:17

摘要:具有革新精神的“芭蕾男孩”

许多人对芭蕾的印象仍然停留在穿着白色tutu裙、踮起脚尖旋转的女孩。确实,长期以来,在芭蕾的世界里,男性舞者常常作为女性舞者的陪衬出现,没有足够多的好作品去呈现他们的创造力和表现力。1995年,英国编导马修·伯恩改编了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首次使用了全男班,带来独一无二、充满力与美的《天鹅湖》。这部作品在当时造成了巨大的争议,也带来了极大的关注。

2000年,英国“芭蕾男孩”舞蹈团(BalletBoyz)成立了,这是一个独树一帜、只有男性舞者的芭蕾舞团,艺术总监迈克·努恩和威廉·崔维特都曾是英国皇家芭蕾舞剧团的首席舞者。他们从古典转向现代,与全球众多编舞大师合作,持续推出具有革新精神的佳作,逐渐赢得观众的喜爱。9月14—15日晚,英国“芭蕾男孩”舞蹈团首次来到中国,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开启现代芭蕾《人生》中国首演。

都是男孩,但每个舞者都不一样

第一幕《兔子》。

为什么要成立一个只有男性舞者的舞团?威廉·崔维特告诉记者:“我和迈克·努恩都是男舞者,最初我们都是基于自身设计角色,因此更加适合男性。渐渐地发现,为男性定制角色很有趣,我们也因此找到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当然,我们希望观众在舞台上看到的不是男人或者女人,而是一群优秀的舞者。”“芭蕾男孩”成立18年来,男性芭蕾舞者的地位也发生着变化。“芭蕾男孩”吸引了一批固定的观众群体,多次获得如奥利弗奖、金玫瑰奖、国际艾美奖以及布拉格金色大奖等各种奖项及提名,赢得了世界的瞩目。

威廉·崔维特十分注重舞者的多元性,“芭蕾男孩”虽然都是高颜值、大长腿的“小哥哥”,但每个舞者都有自己不同的个性。当被问到除了舞者之外最想从事的工作时,“芭蕾男孩”们有着截然不同的答案:摄影师、作家、心理治疗师、游泳运动员……“我们挑选舞者时十分看重个人风格和魅力,他们中一部分偏向芭蕾,一部分偏向现代舞,但都充满力量,都是优秀的演员。舞者的多样性可以给舞团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威廉·崔维特说。

除了在剧场里跳舞,“芭蕾男孩”们还拍摄了许多电影作品。去年冬天,他们在寒冷的法国北部停留了两个月,拍摄了一部关于战争的影片。拍摄电影的经历,让舞者们走出剧场,在不同的场景和设定中审视自己的表演,发掘更多的潜力。

戴上面具,舞出虚实《人生》

第二幕《虚构》。

这次在上海首演的《人生》是“芭蕾男孩”与英国萨德勒威尔斯剧院联合制作的作品,由两幕风格迥异的舞蹈组成。第一幕《兔子》,第二幕《虚构》。在“芭蕾男孩”的独特风格下呈现,以一种优雅、有力而幽默的角度诠释了生命与死亡。

《兔子》由蓬托斯·里德贝格编舞,选用亨里克·戈雷茨基配乐的波尔卡舞《小安魂曲》,情节与背景乐一样如真似幻、难以捉摸。一个年轻男人正在途径一段自己无法适应的旅途,身边出现了许多带着兔子面具翻滚、跳跃的同伴。威廉·崔维特说:“兔子面具看上去很可爱,但戴上之后你并不觉得可爱。我们想要展现的是,一个人无法融入其他人的困境。是他被团体所排挤,还是他在排挤整个团体?”

《虚构》的灵感来自哈维尔·德·福鲁特斯的一个假设。哈维尔想象自己在演出的中场休息时突然去世,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演出如何继续下去?作品探索了生命的无常,有泪水、有回忆,也有重振旗鼓,继续前行。在《虚构》中,你能看见排练厅里的把杆被搬上了舞台,让下半场的演出变成“未完成”,仿佛在现实和虚构之间穿梭。

“芭蕾男孩”的《人生》之后,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舞边无际”演出季还有许多精彩演出。其中既有上海芭蕾舞团的《闪闪的红星》、上海歌舞团的《永不消逝的电波》等红色经典;也有西班牙国家芭蕾舞团的《弗拉门戈之夜——塞维利亚组曲》、苏格兰舞蹈剧场的现代舞《梦中人》等国际佳作;更有明星汇聚的芭蕾GALA《罗伯托·波雷与朋友们》、英国著名编导阿库·汉姆独舞生涯收官之作《陌生人》(XENOS)等大师名作。此外,在第二十届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还将上演挪威国家芭蕾舞团的《群鬼》、哥德堡剧院舞团的《智者/黑色未命名》等多部作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