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汽车IPO是饮鸩止渴?"只进不出"的造车运动 何时才能批量交付

来源:科技地平线 2018-09-13 07:34:36

北京时间9月12日晚,蔚来汽车以每股6.25美元的发行价登陆纽交所,此前蔚来给出的定价区间为6.25-8.25美元。IPO首日开盘价6美元,较发行价下跌4.15%,随后跌逾13%,至5.35美元后回涨,重新向开盘价迈进。

作者| C叔

编辑| C叔

排版| C叔

12名蔚来用户(包含普通用户,合作伙伴与蔚来员工所组成的车主代表)上台敲钟,李斌及蔚来高管均不自在12名敲钟人之列;

不到三年就已亏了109亿元的“中国版特斯拉”,在敲钟时摆足了姿态;

在新车大面积交付之前选择赴美上市,这样的蔚来汽车,真的有未来可言吗?

李斌的隐藏菜单

认识马斯克的人都说他“注定不平凡”。

9月6日晚,马斯克做客加州一档网络直播节目,在几千万观众的注视下猛吸了一口大麻,喝起威士忌;次日收盘特斯拉股价大跌6.3%,市值缩水超过40亿美元,盘中一度暴跌10%,创下近两年来最大盘中跌幅。

造出了“全世界最好的电动汽车”的埃隆马斯克,也是史上第一个发射火箭的私人公司老板。这个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科学怪人”曾将世界远远地甩在身后。

英雄不问出身,只为梦想而窒息。1973年2月,贾跃亭出生在山西省襄汾县吕梁山脚下的一个农民家庭,毕业于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的贾会计,也曾为自己开辟出远大的前程。

“钱根本不是问题”曾是贾会计最爱说的一句话。

后来的乐视屡次出现股价急速下跌,资金告急,贾跃亭为了力挽狂澜连夜奋笔疾书,炮制了那封著名的邮件——《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

巨浪成了火海,一波又一波烧焦了贾跃亭的头发,乐视的生态海啸终于到来:2017年7月6日,辞去乐视一切职务的贾跃亭抵达美国洛杉矶,开始书写他“下周回国”的新神话。

有人说,马斯克走在人类想去的那条路上:高科技让人类可以更快更高更强,甚至去火星观光;而贾会计走在资本风口吹到的地方:哪里是风口,哪里就可以讲故事,哪里有故事,哪里就可以做PPT,无论什么都能在他的PPT里实现传说中的“生态化反”。

蔚来的李斌,因为“电动车”这个共通点也常被拿来和以上二人比较。

李斌与贾会计一样是一个出生在大山里的孩子,父母外出打工让他成了中国头批的“留守儿童”,他自小跟随外公长大。李斌的外公以贩牛为生,一生奉行着低买高卖的生意策略,帮外公卖牛记账的李斌早早便练就了聪明的头脑;很快,大别山的放牛娃便走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分岔路口,他拒绝顺应家长让他“读中专”的要求,没有当上会计的李斌成了北大的高材生。

1999年春天,李斌与另外几个北大的师兄成立了国内最早的汽车电商——易车网,易车在创投圈的海洋里沉浮莫辨,而李斌对车的爱好却始终未变:“如果说过去十年是汽车的黄金时代,未来十年就是白金时代。”

2014年冬,窗外的雾霾模糊了老北京的容颜,李斌站在家里的阳台上抬手拍了张天空的照片,观赏完窗外的“大裤衩”,他给自己写下一封长信,信里的一字一句,皆是李斌创办蔚来的初心。

做易车的时候李斌赚的是短期的钱,做蔚来,他说自己要“赚未来的钱”。时至今日,单纯从几轮融资的角度上来看,李斌已经“赚”了很多不属于现在的钱。对于融资这件创业者普遍头疼的事,他表示“我确实没花太多精力,我花最多的精力就是让投资人少投一点。”

李斌深谙投资圈的隐藏菜单,从不刻意去见投资人,喝杯咖啡吃顿饭外加聊聊天,这样随意的应酬比路演来得更加靠谱。章泽天就曾言:“当初李斌来我家,跟我和强东一起吃了顿饭,他花了15分钟来介绍他对蔚来汽车的想法,我老公花了10秒钟说Yes!”

1995年,马斯克说自己“无法忍受只是看着互联网时代过去而置身事外”,他选择从斯坦福辍学,与弟弟Kimbal一起开了第一家网络公司 Zip2;1996年3月,李斌敏锐嗅到互联网的商机,成立了南极科技,专门帮人注册域名;1998年,贾跃亭成立山西西贝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他拿出了自己几乎全部的身家,蹲在一个负责基站建设的山西联通领导的家门口;

时间流转到2018夏末:

8月25日,忙着退市的特斯拉,最终宣布放弃私有化;8月29日,FF91的首台预量产车在法拉第未来美国工厂下线,贾跃亭反反复复张开双臂、握紧拳头,难抑内心的激动;乐视2018年上半年巨亏11亿元的消息于当日晚间发布,次日乐视网的股价直线涨停,更是在随后的4个交易日出现3个涨停板,随后的乐视放出了一个又一个利空消息,也没能浇灭资本市场诡异的热火;而李斌的蔚来汽车,则迫不及待地开启了赴美IPO的征程。

蔚来的新故事:

没有产品,但有“用户体验”

资本市场一向热爱有实力又会讲故事的企业,作为国内新能源造车的后来者,

李斌在打造生态故事方面的先天不足难以弥补,蔚来汽车几乎就是贾跃亭造车梦的某个翻版;另一方面,处在风口浪尖的蔚来长久以来身陷传媒泥沼,围观群众早已对蔚来失去耐心。

在车辆的“交付”问题上,蔚来更是成为全世界商业模式的奇观。

李斌曾表示,计划在2018年4月下旬正式交付第一批用户,并在9月完成1万辆交付;但是直到今年5月31日,蔚来才正式交付了10辆ES8,而且车主全部为蔚来内部员工。第一批车辆交付给内部员工,这样的交付放眼全球也“闻所未闻”。到了6月28日,蔚来汽车终于向首批普通用户交付车辆,只是交付数量仍未透露,从其现场的新闻图片来估算,这次交付的数量应该不会超过50辆。

如果蔚来“不能交付”就是产能问题,如果蔚来“不想交付”则是产品问题,两杯毒酒,究竟哪杯更加香醇?

据蔚来招股书显示,公司2018年上半年汽车销售收入4439.9万元人民币,总收入4599.1万元。在扣生产、研发和一系列运营成本之后,净亏损33.26亿元人民币。回看2016年和2017年的财务历史,公司分别净亏损25.73亿和50.21亿元人民币。从2016年至招股书披露的2018年6月为止,累计亏损上百亿。

蔚来的融资能力母庸质疑,在短短的不到四年里,蔚来的融资达到24亿美元,但是蔚来烧钱的速度也一样有目共睹,量产速度却迟迟没有起色。

李斌似乎意识到ES8在产品力方面的不足,在此次上市的进程中,他着重强调的并不是ES8而是NIO提供的服务,更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明蔚来不仅是一家汽车企业,而是在通过提供高性能的智能电动汽车为用户打造极致体验,创造一种“令人愉悦的生活方式”。

成为全球范围内第一家“用户企业”——这个故事似乎新颖而别致。李斌的如下计划,使“用户企业”这个故事愈发栩栩如生:

李斌计划在未来将其所拥有的5000万股NIO股份(占李斌所有实际拥有的NIO股份的约三分之一)转让给信托,虽然他将保留转让给信托股票的投票权,但会让NIO用户讨论并提出如何实现这些股票的经济利益,通过某种机制在未来得以实施。

以深度利益裹挟蔚来既有用户同时吸引新用户,稳定广大韭菜的信心,降低创始人大幅抛售变现的可能,这种玩法确实值得学习,但无论故事怎么讲,蔚来在以后的漫漫长夜里都要面对同一个问题:蔚来汽车在未来还需要烧多少钱?烧多久?

蔚来最近开展了大规模的“开店运动”,抢占北上广深等城市的地标性场所开设门店,每一家店的开店成本高达300万左右;蔚来汽车计划到今年底建设40-80个换电站,以及投入400辆移动换电车;蔚来计划在年底开始生产第二款量产车ES6,并在2019年上半年进行交付;2020年,蔚来将会推出旗下轿车车型ET7,这款车将在蔚来的上海自有工厂进行生产;

蔚来的盘子铺得如此之大,而现实却是交付无能,连年亏损,造势融资成为蔚来的唯一出路,短期无法盈利的蔚来在国内不具备上市条件,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其唯一选择。只是不知道李斌有没有思忖过,大洋彼岸新能源车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在美国新能源汽车领域一枝独秀的特斯拉,已经由于长期亏损使人耐心渐失。

蔚来汽车赴美上市势必会面临与特斯拉的多重比较,当蔚来脱掉皇帝的新衣直面国际市场,得到的反馈又会是如何呢?

蔚来汽车,没有未来

8月7日后的一个月里,特斯拉的股价下跌了30%,市值蒸发近200亿美元;越来越多人认为马斯克诸多令人不安的行动已让这家公司走到了十字路口,如果再不做出调整最终只会走向毁灭;

11亿亏损,1台样车,4个涨停板,12天股价翻倍:贾会计的春天看似来了,实则只是地平线的一束光;当乐视陷于水火之时,真正拯救他的并不是生态化反的信徒,而是那位爱打篮球的地产商;

对于现在的李斌而言,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赴美上市是当务之急,就算是饮鸩止渴也值得。

新时代轰轰烈烈的造车运动就像一个东方貔貅,无论哪里来的资金都会落得“只进不出”的下场;在资本市场的聚焦之下,李斌的困窘正在被无限放大,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只能硬着头皮游到最深的海底,寄希望于时间的犒赏。

蔚来汽车,没有未来,有的只是浮华声势发酵之后的满地鸡毛。

转自IPO早知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