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天下 | 为什么美国西海岸的无家可归者越来越多?

来源:唔哩热点 2018-10-09 20:27:14

摘要:“无家可归者很多,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尤其当你身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时,你感到希望渺茫。”

“他们似乎无处不在:聚集在桥下和树下,睡在硬纸板或者光秃秃的地上,随身物品都装在塑料袋里,为他们漂泊的生活做注脚。”

英国广播公司(BBC)8日报道称,在美国西海岸的一些城市,无家可归者与日俱增。“科技正在改变世界,也让他们沦为牺牲品。在官员们努力应对日益严重的街头危机之际,当地一些居民预言,情况可能变得更糟。”

对立

生机勃勃的波特兰,是美国俄勒冈州的最大城市,素有玫瑰之城的美誉,气候宜人,思想进步。同时,它也是一个创新中心,所谓“硅森林”的一部分,拥有一长串高科技公司,吸引许多高薪人士迁居于此。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赚大钱”。

由于当地住房条件有限,旺盛的需求迅速推高了生活成本,以致于那些经济上紧紧巴巴的居民失去了曾经拥有的供房能力。与此同时,波特兰州立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科技发展导致数千个低薪工作岗位被削减,无家可归的状况日趋严重,其中老年人和少数族裔首当其冲。

尽管许多流浪汉会被家人、朋友、政府项目和非营利组织解救,但其他人最终流落街头。幸运的,能在公共避难所找到栖身之地;不幸的,只能住在帐篷或者街上的汽车里。

“经济从未如此强劲,”波特兰市市长泰德·惠勒说,“但社会不平等正以惊人的速度扩大,经济增长带来的好处日益集中在越来越少的人手中……美国各地的差距越来越大,这无疑影响着人们的生活。”今年7月,波特兰警察协会会长发表一番争议言论,将波特兰形容为“粪坑”。泰德·惠勒驳斥这种比喻极为“荒谬”。BBC认为,它从侧面暴露出形势的严峻。

波特兰市并不孤单。美国西海岸其他的繁荣城市,同样堪称高学历群体的求职胜地,然而,无家可归的现象同样有增无减。“很难得到准确的数据,”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表示,“但2017年,全美单个晚上约有55.4万人无家可归,这是近7年来首次出现上涨。”在30个州出现的跌幅被其他州的大幅上涨所掩盖,其中加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情况最糟。

《纽约时报》8日报道称,在美国科技业的首都旧金山,在海德路的一个街口:白天,露天毒品市场热闹开张,晚上,人行道上满是无家可归者。然而,只需步行15分钟,就能到达Twitter和优步的总部大楼。“街头犯罪与科技巨头,无家可归与豪华公寓,这种截然对立究竟该如何调和?”

缺口

BBC指出,在旧金山、西雅图等地,人们把批评的矛头首先指向迅速上涨的生活成本和驱逐政策。

约瑟夫·戈登今年37岁。自2015年波特兰市首次因无家可归者增多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以来,他一直住在名为“榛子林”的收容营地。“太可怕了,我在这里遇到的人来自各行各业,无家可归者越来越多。”

戈登2011年从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搬到波特兰,与前伴侣合住一间公寓,因为没有固定工作,两人分手后他便无家可归。“住在大街上,你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不得不和老鼠一起生活。你也会开始喜欢上自来水,或者想什么时候去洗手间就什么时候去的感觉。”

他所在的“榛子林”,其实是高速公路边上、由一些小木屋组成的“独立社区”,生活着十几名居民。“其中一半人有一定收入,”戈登说,“如果有机会得到真正的保障性住房,他们会买下来。”

数据显示,在波特兰,一居室公寓的平均月租金为1136美元。对于那些依靠社保生活的群体来说(每月最多拿到735美元,或者领取每小时12美元的最低工资),这是遥不可及的数字。《纽约时报》称,Twitter和优步等知名科技巨头已将旧金山一套普通公寓的价格推升至100万美元以上。

“我们的住房市场对低收入人群来说实在无力承受,”美国慈善机构Join的执行董事香农·辛格尔顿说,“我们看不到希望。人们正在努力寻找重返住房市场的能力。”

有学者认为,这是一场酝酿已久的危机。过去几十年里,联邦政府削减保障性住房项目和心理健康设施,地方政府又无法填补这一缺口,导致许多人流落街头。现在,还要加上一个负担能力的问题。

去年12月,联合国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阿尔斯通在美国各地走访两周。他在一份措辞严厉的报告中指出,对许多人来说,“美国梦”正迅速变成“美国泡影”。他警告称,前景并不乐观。“本届联邦政府的政策是尽可能削减各种住房福利,我认为,最糟糕的情况可能还没出现。”

嫌弃

毫无疑问,其他富裕国家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无家可归者,这些最脆弱的社会群体同样被财政紧缩政策、生活成本上升和失业所压迫。但阿尔斯通表示,欧洲多数地区仍有“健全的福利安全网”来帮助这些“高危人群”。“事实上,如果你生活在欧洲,你仍能获得必要的医保、心理和身体康复……这与美国形成了鲜明对比。”

很多美国人认为,无家可归者正受到当局的不公平对待:当他们受到露宿街头、乞讨和在公共场合小便等罪名指控时,往往会因为流浪汉的身份而被定罪。今年8月,一家联邦上诉法院裁定,如果当地没有合适的避难机构,人们不能因为在街上睡觉而遭起诉。

BBC称,在波特兰,警察监督机构正在审查官员如何与无家可归者(许多人染有毒瘾和精神健康问题)进行互动。有报告显示,在去年的逮捕记录中,上述非正常群体占52%。“人们只是想努力活下去,但他们可能走投无路,”俄勒冈州公民自由联盟的政策主管金伯利·麦卡洛说。

对此,戈登并不感到惊讶。“一定会有擦枪走火的时候。如果一名警官刚刚经历了糟糕的一天……最容易找到的目标就是无家可归者。”

与此同时,无家可归者也遭到附近邻居的嫌弃。后者对公共场所、甚至自家台阶上的尿味、随处乱扔的垃圾感到愤怒和沮丧。

“海洛因针头、小汽车旁的粪便、人行道上渗出汤汁的塑料袋、墙角里肮脏的人造地毯。别以为这是发展中国家街头的场景,这里是旧金山。当地居民表示,要清理这座城市,需要的远不止一把扫帚!”《纽约时报》如是报道。

尽管有观点认为,戈登居住的“小木屋营地”为政府提供了一种替代解决方案,但有关部门表示,这些临时建筑不是“出路”,将来一定会“退场”。

最近,戈登已经找到一份兼职工作。他开始收集材料,准备加入当地的一项保障性住房计划,但预计不会很快搬离营地。“无家可归者很多,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尤其是当你身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时,你感到希望渺茫。”(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