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很久没有亲自上阵了,李安都觉得自己有些手痒痒了!

来源:晨阳爱说娱乐 2018-10-11 12:03:13

因为很久没有亲自上阵了,李安都觉得自己有些手痒痒了李安并不在乎黑狼和狼一这些海盗大头目的最终结局,只要暂时利用他们稳住新投降的海盗就行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所起的作用越大,就越能抵消他们所犯下的罪责,所以,他们若想洗脱罪责,有个好的前程,就必须努力的帮助李安,以尽快荡平马六甲海域的全部海盗势力。   狼一返回之后,将李安的意思表达了出来,黑狼等人知道李安的想法,都表示理解,并决定好好的表现,将来重新做人。   重新混编的前锋营,除了第十营在涨海岛之外,剩余的九个营都在马六甲附近执行搜捕海盗的任务,这十个营配合唐军主力,分散执行清剿任务。   清剿范围很大,最西北边抵达罗越国,最东南边抵达室利佛逝,几乎涵盖了整个马六甲航道,至于更远一些的诃陵国,也是时常有海盗出没的,但并不算很严重,只需要留下部分兵马震慑就可以了,大不了返回的时候再收拾他们。   在李安的清剿范围内,

存在大大小小的海盗势力近百股,但他们基本上全都归附黑狼,大部分都是黑狼的分支海盗,还有一部分是听调不听宣的海盗,平时没少孝敬黑狼,但并不隶属黑狼,还有一些就是普通的渔民和商人,遇到软柿子的时候,就突然变脸,化身成为海盗了。   对付黑狼麾下的分支海盗,是比较简单的,只需要让黑狼等高层头目出面劝降就好了,八成情况下都可以搞定的,对于拒不投降的,坚决消灭就可以了。   而对于那些黑狼的附属海盗,则也可以进行劝降,让他们走在正道,不过,劝降的效果就要稍微差一些了,成功率往往只有一半左右。   不过,由于一些海盗早已了解了唐军的强大实力,早就躲入深山和无人岛了,他们只要放弃老巢远遁,就连黑狼也会搞不清他们会躲到哪里,就更别提消灭了。   这就是海盗拒不投降的原因,他们觉得只要自己藏严实了,就不会被抓到,至于老巢被端了也没有关系,以后重建就行了。   

而他们认为唐军远道而来,肯定是不能久持的,早晚是要离开马六甲海域的,到那时,他们就可以卷土重来,重新做起海盗的营生,而随着黑狼的投降,说不定他们将来可以发展出比黑狼还大的势力。   这就是这些顽固海盗的想法,他们鼠目寸光,严重低估了大唐朝廷长期维护海上丝绸之路的决心,是必然要遭到灭亡的。   同时,这些顽固海盗分子,也是李安打击的重点对象,对他们的打击是永远不会停止的,只要海盗存在一天,大唐水师就会把他们当做攻打的目标。   最后一类是心地坏掉的商人和渔民,他们平时也算老实,商人老老实实的做生意,渔民老老实实的打渔卖,但在海上的时候,一旦遭遇落单的商船,尤其是武力护卫全无的小商船,他们就不会客气了,立马撕掉伪装的面皮,对小商船进行打劫。   而由于这些家伙看上去像好人,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从而不知不觉的就被他们给坑了。   

这一类随机性海盗是最可恶的,也是伪装性最好的海盗,要想对付他们,非得下一番心思不可。   眼下,李安麾下的全部主力兵马,都在马六甲一线,有足够的兵力对付海盗,即便分兵也是实力强大。   在李安的亲自安排下,新组建的十支前锋营,除了第十营负责镇守涨海岛,一营和二营在马六甲纵深继续清剿参与海盗之外,剩余的七个营全都被分担到别处打击海盗了。   而为了增加前锋营将士剿灭海盗的积极性,规定恕罪和立功并行,也就是说,只要他们剿灭海盗,就一定会对他们进行奖赏,只是奖励会降低一半,另一半用来恕罪了,谁让他们曾经也是海盗呢?   对于不愿意投降的海盗,最好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无情的剿灭,而很多海盗都躲了起来,并不容易找到,针对这种情况,海盗们也有对策,那就是伪装成海盗,通过各种关系寻找。   毕竟,这些前锋营的将士原本就是海盗,让他们伪装海盗,简直太容易了,而且,绝对不会露出破绽。   

采用这种方式的效果,那是杠杠的,很多海盗团伙都是被前锋营,利用这种方法搞定的,几天的时间就俘虏和歼灭了一千多海盗,让李安大为高兴,并很好的奖励了这些立功的前锋营将士。   除了剿灭不肯主动投降的海盗之外,对于那些真假难辨的海盗,李安自然也不能放松打击的力度,只是海面上的商人和渔民那么多,谁能搞清楚哪个是有海盗倾向的,哪个又是从未做过海盗的,这简直太为难人了。   海盗的榆木脑袋当然想不出好的办法了,但李安是足够聪明的,很快就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办法,也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贱招。   这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贱招,就是大名鼎鼎的钓鱼执法。   所谓的钓鱼执法就是事先抛出诱饵,引诱犯罪之人上钩,在犯罪之人开始动手之后,立即将其逮捕,在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会人赃并获得,犯罪之人很难洗刷自己的犯罪嫌疑,可谓一举多得。   李安觉得现在除了采取钓鱼执法之外,

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毕竟,坏人脸上不会写字,不采用钓鱼的方法,根本就没有办法逮住这些家伙。   “大兄,钓鱼执法真是个好主意,相信一定可以逮住很多不法的海盗。”   李飞羽听了李安的办法,非常高兴的说道。   李安笑道:“钓鱼执法,是非常好的一个办法,不过,必须要在有鱼的地方钓才可以,若是在没有鱼的地方钓鱼,那就不会有丝毫效果了,所以,我们必须根据各地上报的情况,确定哪里有鱼,然后才能开展这种执法。”   很显然,李安不但是一个老司机,同时也是一个好的钓手,知道钓鱼要在有鱼的地方钓才能,若是水里没有鱼,再高明的钓手也是钓不到鱼儿的。   尤其是海洋这种环境,地域是非常广阔的,而临时起意的渔民和商人并不会很多,若是大海捞针似的撒网,需要消耗的人力和物力就太大了,会得不偿失的,剿杀的效果也会非常弱。   

还好李安早就派遣属下去周边诸国了解详细情况了,如此,在整个马六甲海域,只要有海盗出没,在什么地点,做了什么坏事,是以什么方式作案的,这些情况都会汇总到马六甲,并到了李安的手里。   所以,李安手中有一个非常庞大的数据库,而通过分析这些数据,就可以确定不同性质海盗所在的大概位置,以及如何进行剿杀了。   具体的分析和查找工作,李安都交给部下们去完成,他只负责下命令,这样速度也会快一些。   “大兄,地图已经标注好了,这些小点就是海盗作案的地点,而这些小圆圈则是渔民和商人作案的纪录,全都标注在这上面了,只有最近三天的没标。”   李飞羽开口说道。   李安笑道:“够了,已经足够了,这些数据已经足以证明海盗的活动区域了,这里都是一般海盗的活动区域,要派遣大军围剿,这几个位置是渔民和商人临时起意打劫商船的地方,要采取钓鱼执法的办法,将他们抓住。”   李安发现渔民打劫的地方,一般都距离渔场不远,也就是说,他们原本是在打渔,突然发现了落单的小商船,

临时心生歹意,就跑过去打劫了。   因为很久没有亲自上阵了,李安都觉得自己有些手痒痒了,于是,这一次,他决定亲自出手,去感受一下钓鱼执法的感觉。   “一艘小商船,最多能容纳多少将士隐藏?”   李安开口问道。   李飞羽回答道:“大兄,一般在海上跑的商船都比较大,最小的商船,若是将货仓清空,全部装人,至少能装一二百人,甲板上还能站几十人。”   李安笑道:“甲板不行,最多只能有三五人,多了渔民就不会上钩了,船舱里能装下一二百人,这真是太好了,一百人就够了,只需要一百名装备精良的士兵,就足以对付临时起意的渔民海盗了。”   “大兄,我们手里现在就有十艘小商船,是否立即改装成钓鱼执法船,派一个营的前锋营将士去执法。”   李飞羽说道。   李安摆手道:“前锋营派九百人就够了,我要亲率一百近卫,去体验一下钓鱼执法的感觉。”   “大兄,不可,

海上随时有可能出现风浪,小商船的可靠性太差,万一被掀入海中,后果不堪设想,还请大兄三思啊!”   李飞羽劝谏道。   李安笑道:“你不用担心,能容纳一百多人的小商船足够安全了,大兄不会这么倒霉,一到海上就遇到大风大浪的,你就放心吧!这一次,你要陪着我,我们一起去。”   “大兄,您是一军之主,我还是觉得您的决定太草率了。”   李飞羽继续劝道。   李安想了一下,说道:“不必担忧,不会有事的,人生在世,难免任性一回,你就让大兄任性一回吧!”   很显然,李安实在太想亲自表现一下了,这么多年没亲自动手抓贼,感觉都有些生疏了,再不好好露一手,以后就更难以有机会了。   “既然大兄如此坚持,那兄弟就陪大兄任性一回,不过,一定要选择一个安全的位置,就在这里吧!”  李飞羽选择一块地方。   这块地方距离马六甲较近,距离海岸线也不远,一旦天气不好,可以及时撤回马六甲的港口,从而避免出现危险。   李安点了点头道:“好,就去这里了,我们准备出发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