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你所要的纯爱,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来源:缘缘堂堂主 2018-10-11 20:11:53

01.

终于,《如懿传》快要迎来大结局了。

等等,怎么和我们平时看的清宫剧不太一样啊。说好的灰姑娘逆袭成功上位,经过一路打怪升级,干掉一水小婊砸最终得到皇上恩宠,走上人生巅峰呢?说好的女主自带减伤的主角光环呢?

整个《如懿传》被编剧设定成了一个后宫养成类游戏。每个人的起点却真的很不一样:富察皇后自不用说,不仅有皇后之位,还有背后富察一族的支持;高贵妃有皇帝的溺爱,还有自身的小机灵;小可爱海兰开局就比较惨了,只是绣娘出身。

就这样,不同起点的人聚在后宫,开始了一场激烈的竞技,目标是地位和名利。

那么如懿呢?她的起点不可谓不高,虽然受到了太后的排挤,但却出生乌拉那拉氏,系出名门,软实力领先大部分人。最最重要的是,她和弘历青梅竹马,开局得到了乾隆几乎全部的恩宠。

皇帝是这场游戏的外挂,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用上,但一旦用到了(得了恩宠),就能给自己提升不止一个身位。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懿拥有着一个开挂的开局。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懿还是出局了:不仅断发幽禁,最后还郁郁而终。

如懿最大的错误在于:想要和皇帝之间保持纯爱,并为此身体力行。

可怜如懿的一片痴情,却用错了地方。对于剧中的皇帝来说,真可谓是女人如衣服,换着穿是很常见的,即便是自己宠爱的如懿,也不过算是华服,可以多穿几次罢了。而爱情所要求的一心一意,在渣龙这里完全不存在好吗?

剧中有一个细节很能说明问题,如懿从西洋画师郎世宁那里知道了西方的一夫一妻制,甚是羡慕。而弘历却不置可否。可以说,如懿的悲剧,从很早就注定了。借用一句套话,就是她爱错了人。

02.

那么,如懿和皇帝之间,到底有没有产生过纯爱呢?

有过,在弘历还是皇子的时候,牵着如懿的手,想要将她纳为福晋的时候。那时如懿还叫青樱。一如皇帝对她的爱,青涩而又如同樱花般短暂易逝。

再后来,皇子成了皇帝,少了当年的稚嫩,多了帝王的威压,这一切都和耳鬓厮磨的纯爱渐行渐远了。

纯爱是什么,是爱情的生鲜,美味可口,保质期却很短,隔了夜,就变味了。

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绿子对渡边说的一段话,最能体现纯爱的感觉。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吗?’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玩了整整一天。你说棒不棒?”

和挚爱的人干任何事都是开心的,哪怕是抱着一起打滚。

最后,如懿断发为祭,给去了青樱与弘历。在她心中,大概还住着当年的那个青梅竹马、情意绵绵的弘历吧。

03.

锦上添花不是爱情,患难之中才见情谊。

整部《如懿传》中,和如懿命运纠葛最多男人有两个。一个是皇帝,另一个是凌云彻。

皇帝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朕是大清的皇帝。言下之意是,我爱你不错,但是我很忙,不能仅仅留恋你一个。说的理直气壮,冠冕堂皇。

于是,每次如懿蒙冤受屈的时候,皇帝便成了大清的皇帝,作壁上观,看着如懿赌上性命为自己辩白。等如懿沉冤昭雪之后,又俯下身来将如懿搂到怀里,甜言蜜语的说喜欢。

这种锦上添花的爱情,不是爱情,只能算是心血来潮的冲动。皇帝的种种行为,放到现代,已经算是没有担当的渣男无疑了。

凌云彻算是个真男人,用行动证明着:我在你身边。如懿第一次深陷冷宫的时候,就尽心尽力的保护,虽然是受了指令,但其中体现的拼劲还是诚意满满。木兰围场上,为如懿挺身而出。到最后更是为了证明如懿的清白,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如懿说自己对凌云彻只是感激。但如果早一点遇到,也许会爱上他。

皇帝最后不仅阉了凌云彻,将他变为太监,还故意派他去服侍如懿。在这种近乎变态的行为下,如懿已经成了他的金丝雀,只需他一人的把玩。狠毒而刻薄,爱情已经渐行渐远了。

04.

当爱情只剩下一地鸡毛,又该如何抉择?

有观众说,全剧看下来,唯一双商在线的,只有海兰了。

她很早看出了皇帝冷酷无情的一面,并懂得及时抽身离开,保持安全的距离。即使有段时间海兰也得到了皇帝的恩宠,她也不以为意。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将自己的全部托付给一个根本不可能付出真心的人,是一件很悲哀的事。因为你注定会在对方的反复折磨中日渐蹉跎。在这个过程中,你失去的不仅是时间,还有尊严。

在《如懿传》的最后几集,如懿和皇帝之间仅存的一点情谊,早就在怨恨和猜忌中变成了一地鸡毛。如懿断发自闭,郁郁而逝。看透了皇帝的薄凉,如懿最终还是选择到另一个世界去寻她的弘历哥哥了。

苏轼在《和子由渑池怀旧》中说的好:“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说的是达观的人生,应该像雪天飞鸿一般,轻轻的在雪地里留下自己的爪印,却不贪恋一时一事一物,短暂停留之后,又振翅高飞,因为前方有更美的风景。

痴情的人,自然不会有这般想法,她们是如此贪恋眼前的风景,久久不愿离开。“天雨粟,马生角,乃敢与君绝。”

可惜的是,人心是这个世上最难捉摸的东西。曾经的挚爱转眼变成路人,当年的山盟海誓也抵不过第三者的谗言。痴情的人不愿面对这样的事实,于是便只能选择自我毁灭。

如懿更是这样,因为当年的青樱与弘历在她心里扎下了根,挥之不去。再者,对于深宫女子,硬要让她具有飞鸿踏雪的洒脱,的确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