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宝山的初恋有点咸

来源:写字的婉小姐 2018-10-11 22:39:09

文/婉兮 图/网络

1

“一见钟情”这个词,最适合拿来形容戚宝山对李碧莲的第一印象。

那个一身粉色衫子的少女,生得端庄大气,言行却颇为刁蛮,甚至敢一挥手绢,叉起腰来就气势汹汹地骂人。

不过,也是他有错在先。

他猎到一只飞鸽,不料鸽子掉落时,正巧砸中树上看书的年轻书生。对方直通通跌落下来,差点丢了一条命。

碧莲护兄心切,难免要口出恶言,把他损得一文不值。

他的暴脾气和直性子竟神奇地收敛了一大半,于是老老实实地挨了一通骂,七尺大汉被一个小丫头训得唯唯诺诺。

当然不是怕,也不完全是愧疚,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觉。但彼时,他还不太懂。

要等到母亲的一句简单问话,才能让他拨开迷雾,看懂了这种初来乍到的朦胧感情。

“宝山啊,你可有意中人?”

他一愣,那三个抽象的字儿忽然明晰具体起来,一点点拼凑出眉眼和神色——赫然就是那个泼辣的姑娘李碧莲。

当然,那会儿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他只是一遍遍回味着挨骂的细节,把她的每一个神态、每一个句子都细细拆分开来,想了又想、看了又看,笑容不知不觉地浮在唇边。

什么是喜欢?

大约就是你一想起她,就忍不住开心。但那份快乐却要藏着掖着,唯恐被别人瞧出一丝一毫。

这是少年人的爱情,其实你我,也都经历过。

2

让我们把时光逆转十几年,回到戚宝山出生那天。

当时,白素贞满头大汗,像个寻常妇人那样,挣扎着呻吟着,拆开自己的骨头和血肉,一点点分娩出投胎而来的文曲星。

紧接着,许娇容也开始阵痛。

不久后,小小的院子里响起交相辉映的儿啼声,仿佛全世界都被他们的哭声点亮了。

此时,在隔着几条街的一处破旧房屋里,也有个浓眉大眼的男婴呱呱坠地,降生在一户姓戚的贫苦人家。

父亲正在奇宝山上打柴,他不识字,又懒得求人,便顺嘴给儿子取名为戚宝山。

戚家贫苦,所以也不曾进学堂。好在那孩子身强力壮,还自创了些功夫,能靠着一身力气和一副弓箭,漫山遍野地讨生活。

爹娘托他的福,也总有些零零碎碎的山鸡野兔来打牙祭。三人你推我让,倒也其乐融融。

父亲以挑大粪为生,苦了一辈子,总觉得对不住妻儿。母亲却温柔劝慰,现在也很好。

总而言之,是一户贫穷但温馨的人家。

被爱喂养的孩子,更容易长出一张正义的脸。

而这份正义在关键时刻帮了他一把,他救了被小混混殴打的许仕林,从而成功靠近心上人。最后还因为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缘故,结拜为了异性兄妹。

简直乐开了花!

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相称,本就自带暧昧属性,仿佛某种心照不宣的神秘联系。

3

事实上,在李碧莲面前,戚宝山是有一点点小自卑的。

对方虽不是高门大户,但也有个吃衙门饭的爹。

他却是个实实在在的贫二代,家里穷得叮当响,也没个像样的工作,不知能给姑娘什么样的未来。

可宝山哥哥不气馁,不怨天尤人,更不责怪爹妈,而是三下五除二地摆起了一个豆腐摊,准备定下心来努力挣钱。

他说:“一个人便罢了,要是娶了妻生了子,连老婆孩子都跟着挨饿,那还像个男人吗?”

如今细看,总会被这句话深深打动。

男女之爱,必得落实到穿衣吃饭这样的小事情,才算真正有未来可期。凡夫俗子的爱情,本就牵扯着柴米油盐,关系着衣食住行。

一个愿努力去为心上人赚钱的男人,想必能托付终身。

但很遗憾,戚宝山不是做生意的料。

豆腐摊摆不下去,反而是当街教训了两个调戏民女的混混后,迎来了一次人生转机。

因为被他救下的那一对母女,是顺天镖局九爷的妻女。对方看中他的一身好武艺,便雇他做了教头,英雄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他喜滋滋地跑去找碧莲,满脸都是遮不住的骄傲神色,仿佛终于拥有追求她的资本。

情到深处,努力就不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共同的期待与担当。

其实戚宝山还有更宏大的目标。

他要考武状元,用自己的拳脚,去为心爱的姑娘打下一片天,把她风风光光地娶进门。

但他一直忘了问对方一声,你愿不愿意,你想不想要。

李碧莲,根本就不爱他戚宝山啊!

4

太阳底下无新事。

爱情里的遗憾,概括下来也无非是短短一句话:我爱ta,ta却爱了另一个ta。

两情相悦太难得,痴男怨女的泪,多少都有些雷同的无奈。

只是戚宝山不明白,他被蒙在鼓里,误以为李碧莲对胡媚娘流露出的一切醋意和小心眼,都只是兄妹情深。

所以他只卯足了劲去追。

押送货物出差时,他会特意买一支湘妃竹笛,殷勤地送到她的手中。遭到拒绝也没关系,反而吹着笛子自得其乐,暗暗畅想浓情蜜意的以后。

小东西当然也送过,什么同心扣啦、小荷包啦,不值几个钱,但对情窦初开的少年来说,一颗心已经赤裸裸地掏了出来。

多像十六七岁的你和我。

那些言语和行为都无法准确表达的情感,只能寄托于一些力所能及的小礼物。比如一张贺卡、一个音乐盒、一只小公仔。

这种稚嫩而生涩的讨好,是生命中初来乍到的懵懂欢喜,要小心翼翼地呵护,专心致志地守卫。多少次,想要脱口而出却又重重压下。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戚宝山和许仕林肝胆相照,对李家的大小事务义不容辞。

不记得他救过许仕林多少回。

和小混混打架,跟金钹法王恶斗,与梁王府对抗,还教训过狗眼看人低的客栈店家……完完全全地把许仕林当作了亲兄弟。

当然,这是戚宝山的义薄云天。但从私心来说,这又何尝不受爱情的驱使?

毕竟兄弟之情,还叠加着爱屋及乌,情和义都是加了倍的。

可是很遗憾,这个用命来维护的兄弟,最后娶了他的心上人。

5

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特别希望胡媚娘不死,和许仕林双宿双栖,也希望戚宝山能够如愿以偿,把李碧莲风风光光娶进门。

那时年幼,见不得世间半点憾事,自以为成双成对,就是最大的圆满。

如今回头再看,却惊觉戚宝山身上,倒映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子。如此一来,反倒为他庆幸起来。

庆幸他没和那个心里没有自己的姑娘成亲,庆幸他给自己留足余地,依然有机会觅得良人,像他的父亲母亲一样,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少年时代的挫败,其实都能成为另一种历练,为余生的美好埋下伏笔。

我们又何尝不是?

当年也执拗喜欢着一个人,日记写了好几本,恨不得把所有一切都献给他。

可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到了最后,也只能像戚宝山一样,讪讪地说一句:“祝福你跟仕林。”

心是痛的,却要强忍泪水,装出云淡风轻的大度来。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人生还那么长,我们的宝山哥哥,一定会勤加练习努力奋斗,考一个功名、挣一个前程。或许,还能寻到一份锦绣良缘。

情伤虽难治,但也不是要得了人命的绝症。走了李碧莲,还会有真正的知心人。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初恋有点咸,但谁说未来就不会甜呢?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