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里不是天天都有春风十里

来源:若菲嫂子 2018-10-11 22:41:03

坦白说,既然大家都有工作,我不相信你们的小日子天天都是春风十里,就我一个被名叫领导的闪雷劈焦过。老子有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天地眼里,大家都是一样的,貌似没有区别对待的道理。再说,从小到大,所有我爱的姑娘从没正经瞄过我一眼,我又不是小辫子,不相信天公地母的眼光会好到死死揪住我不放。

关于领导这东西,大概每个人脑袋里都装着一部二十四史,里头辛酸泪离别钩奇葩二逼一锅粥,总之乱的像早晨还没来及涂脂抹粉的脸蛋。比方说,下班回来的某个时刻,你正抱着手机观赏微信圈的生物群如何风骚如何丫挺,突然之间你的眼球里闯入了一条朋友圈。你没法假装看不见,因为发这朋友圈的人是你的领导;你也没法不点开增加一次阅读量,因为这朋友圈的内容主角正是锁住你屁股八小时,恨不能把屁股坐成一罐青岛啤酒的公司。

现在内容你也看过了,看完你也马不停蹄为领导点赞了,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你要不要转发这条朋友圈呢?如果不发吧,你又唯恐落后于其他先进分子,长短相形有无相生之下,给领导留下工作不尽心缺乏荣誉感的恶劣印象。当领导的心思,我们这些下属自然不会全明白。你要不转发,说不定年终奖就比隔壁老王少几张。

如果转发吧,你又觉得这条朋友圈的内容驴唇马嘴猪腰子,还没恶心到别人,自己就先被里头的腥膻味儿熏皱了眉。虽然你不是完美主义者,但也不想什么烂货都往肚里塞。于是,你面临了一次选择。如果重谈莎士比亚的胡杨琴,转还是不转,这是一个问题。

转或不转,说起来只是手指是否啪啪啪,为时不过几秒钟的问题。但如果按照心理学家说的任何行为都自有心理学诠释的逻辑,手指的弹跳无疑有着另一种表达。这是根手指无关的表达。之前我就常常听人说:“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老子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同理,到了这个程度,事情已经不关那条朋友圈的风月,手指此刻估计也要靠边站,因为现在的核心是朋友圈的主权问题。

按道理,朋友圈当然是属于你个人的空间,如同虚拟世界中为自己建造的一座房子,所发的内容,就是你的客人。作为房主,你自然有权决定把谁喊到家里来喝茶。倘若连这点自由都没有,我只能说,你的房子如果不是医院,就是他妈拘留所。

和所有的鸡汤励志文一样,道理都是千金不易的好道理,但若真要按道理,日子总会没道理。屈原总是讲道理,最后还是沉到了汨罗江。你也许会说,那也没什么不好,毕竟每年端午节,都要全中国隆重祭拜一次。但假若你知道历史上跟屈原一样惨,甚至比屈原还要惨的无名氏不知凡几,你是否还觉得屈原好?屈原之所以被祭拜,首先并不是因为他的悲剧,而是因为他的《楚辞》。这世间,悲剧的人不计其数,但两千年来写出《楚辞》的只有屈离骚一个。

现在我们不说屈原,说的是按道理属于你的朋友圈现在突然要叛变。是的,当下朋友圈是你的,但你一大部分又是领导的,那么朋友圈到底是谁的?如今领导通过发这条朋友圈的方式含蓄地表达了到你的虚拟房子里做客的欲望,门铃已经被按响,可你还在为开门不开门纠结着。你知道有些事,做了一次就等于做了无数次,如同和尚开荤,嘴上刚说罪过罪过,下次闻见肉香,又忍不住罪过了一次。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所以,转发老板的无聊朋友圈,就算你有“一之谓甚,岂可再乎”的觉悟,只要领导还是领导,你的觉悟基本就是一张被戳烂的草纸。

学会拒绝很难,学会拒绝老板更难。尽管劳动合同上从来没有就老板的朋友圈员工是否转发做过统一规定,但规则并不都是浮在海面上,他的下半身,就像孙悟空的定海神针捅在职海最深处,和潜意识一样,它也有个名字,叫做潜规则。据说古时候,当丫鬟当奴才的时候都有一张卖身契,如今时代在进步,卖身契这封建腐朽的东西明显有违我们社会主义大团结共繁荣,资本主义走狗资本家尽管可恶,但万黑丛中一点红,劳动合同这词入耳满动听,顺手拿来也无妨。

自从签了劳动合同的那一刻,你的身上就无形中打上了公司的印戳。从此,你不仅有自己的名字,名字之前还多了限定的抬头。我的抬头是数字营销经理,白吃了这么多年粮食,居然头一回听到这名词。可想而知,每天在公司,我就像是《齐物论》里头的南郭子綦,难免有种吾丧我的惶惑。天天忙成狗,回望一场空,自己都不知道做了些什么。我想如果再不转发领导的朋友圈以示清白,我害怕领导有朝一日也会把我营销出公司。

孟子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韩寒说,既然当婊子就别想着立牌坊。肉身都卖了,精神住哪儿去?不妨一并带走。我如此安慰自己的同时,手指终于按下了转发键。就这样几分钟之后领导给我点赞了。有惊无险。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