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紫魔魅:笨蛋不止你一个,继续看下去就知道啦

来源:率真的感情 2018-10-12 09:39:41

也许只要他当时在淼夕身上多用点心,就能将那份虚渺的爱情变成真实,若不是他一直把淼夕当成洛夕儿,若不是他一直让淼夕伤心……他不止一次在灵镜上看到淼夕躲在无人的角落,悄悄落泪,他却从不曾去深思那是自己造成的伤害。

只是他太过在意洛夕儿,总拿洛夕儿与淼夕相对比造成的错觉吧。

洛夕儿是从来不轻易流泪的人,她有她的骄傲,不论是在成为冰巫之前或之后,她孤高,所虑甚深,眼泪能让她得到发泄,同时也会让她变得脆弱,她需要将自己所受到的屈辱和痛苦积攒在身躯里,将脆弱当作坚强,让自己有报复的动力。

因为,她必须靠报复那些伤害她的人,在别人心中树立嗜血残忍的形象,让自己找到继续存在的目标,洛夕儿仇视一切,她不信任任何人,她所相信的只有来自力量的威慑,她的心早被雪种以及旁人的伤害冻结了,她血脉中流动的是玄人的冷血。

实际上他从来就没有在洛夕儿身上捉住什么,曾经在山丘上与他轻松谈笑的小女孩早在他错误的失察中消失,当她睁开冰紫色眼睛的一刹那便注定了他们之间情谊的破碎。

有时候他会迁怒于罗刹王,若不是罗刹王在那个时候硬拉着他打架,他不会因此错过洛夕儿被冤枉,她唯一关心的导师在她面前死亡对她是一种刺激,尽管后来他知道这都是前任玄王那死老头的阴谋,可他还是忍不住想扁罗刹王那蠢货!

如果说没有及时救出洛夕儿是一个错误,那么和溟合作破坏“六魂幡”的炼制就是他所犯的第二个错误,他不后悔自己破坏了冰巫的计划,他不可能眼睁睁让洛夕儿放弃自己的生命去当器灵,只是错在不该拉张溟。

正是由于溟的背叛,冰巫自始至终都对他抱着强烈的憎恨,就连淼夕的感情也只让洛夕儿感到后悔,千方百计地让淼夕远离他。

直到如今,洛夕儿也不愿意出来面对他,连一句道别,都是如此困难。

同时,他对淼夕也有一分愧疚,但,也仅仅只是愧疚……

“淼夕,我承认过去是我的错误,我不该强将你当作洛夕儿,不过,我的心意不变。”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你爱着洛夕儿……”爱得那么深,那么执着,三生石上的一眼,成了永恒。

即使是决定放弃的此刻,淼夕也被阿修罗王那深沉的爱压得有点疼痛,法师袍下的手轻轻按在胸口上,她觉得自己的心有了残缺,又像放开了什么。

不舍,也不得不舍,至少,心不再像从前那样窒息呢,可能来她这次是真的从阿修罗王身上毕业了。

忽然,淼夕感觉到心底传来一阵悸动,属于洛夕儿日的冰冷寒意再次充斥大脑神经,冻得她直想打喷嚏,不管来几次,她都觉得好冷呀。

〖我……想和修罗说说话。〗

洛夕儿显得有些迟疑,但还将淼夕的意识给拉了下去,才进意识海,淼夕就看到夕饶有兴味地趴在一边等着看戏。

“又怎么了?”洛夕儿不是不想见阿修罗王的吗?

夕笑得别有深意,说:“她和溟大祭司吵架了。”

“不是吧!他们吵得起来吗?”淼夕像听到了惊世奇闻一样。

“嘿嘿,笨蛋不止你一个,继续看下去就知道啦。”

黑线,什么叫“笨蛋不止你一个”,别忘了大家都是“自己人”,被洛夕儿听到这话你就死定了!

可是,这样的好戏怎么能错过,淼夕也跟夕趴在一起等着看戏,她的心理负担卸下来之后整个人轻松多了,何况还有珑在旁边,一旦出了什么事也能救场……应该会救吧……

淼夕很不确定那老家伙是不是打算看热闹,但她很确定,如果珑敢火上浇油,害她也要跟着遭罪,他就“死”定了!

阿修罗王对洛夕儿可谓熟到不能再熟了,淼夕身上的气息一变,他立刻就感觉出来,而且洛夕儿特有的冰冷气息也很难让人忽视,不过片刻,周遭的沙滩上的海水就结出了一层透明的冰,还有一滩白色的盐粉。

“夕儿?”是她吗?她终于愿意出来面对他了吗?

有一瞬间,阿修罗王觉得即便现在能死在她的受伤,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修罗。”洛夕儿淡紫色的眼睛里闪过诸多复杂的光芒,“你还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阿修罗王抿了抿唇,叹道:“我就要离开了,再也……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夕儿,对不起,一直以来,只带给你痛苦……”

“我不会接受你的道歉!”洛夕儿的语调依然冰冷。

“我知道。”早知道她的答案,他还在奢求什么。

“是你先违背了约定,不是约好……不是约好我从巫女毕业之后,你要照顾我的吗?”

这是洛夕儿说的话?这……这……这……分明是在撒娇的语气是从洛夕儿嘴里……

〖夕,我……我好像出现幻觉了,最近受到的刺激太多……啊!你干什么?很疼耶!〗淼夕捂着刚才被夕用力拉扯的右脸气恼。

〖会疼?那就不是做梦了……淼夕,我觉得我离死不远了,我是不是回光返照才看到那么真实的幻影啊?还是我的耳朵堵了?〗

淼夕毫不客气拉过夕的耳朵观察起来:〖灵体状态还能堵吗?是你新开发的仙术?〗

“夕儿,你刚才……”洛夕儿面无表情地扫了阿修罗王一眼,还是和往常无异的冷淡。

“不,没什么。”果然是错觉吗?阿修罗王转身欲走,却听身后又传来让他差点栽倒的声音。

“修罗,你不带我走吗?”

这一次,所有人都确定不是幻觉,正因为如此,才感到特别震惊,就连对淼夕以外事物不感兴趣的珑也难得露出有趣的笑容,他拥有一双非常方便的眼睛,可以知道别人发现不了的真相,对象是洛夕儿也不例外,毕竟他承诺不再窥视的对象只有淼夕。

“修罗,你已经不爱我了吗?”

洛夕儿垂首,冷淡的面孔染上无言的悲哀,落寞的泪花好似随时会从她的眼眶滴落,她身上的寒气不再,冰冷不再,孤独站立在阿修罗王伸手可及的地方,显得那般迷茫,无助的倩影似乎随时会随着浪花中的泡沫一样消失于天地间。

“夕儿?”

阿修罗王的双手悬在洛夕儿身前,想确认这不是他的梦,可又不敢去碰触,怕惊走了这只出现在他梦中的精灵。

如何能不爱,如何能轻言放弃,他什么都不怕,面对任何魔怪天神他也不会退缩,唯独是她,轻易的一句话就能在他心中刻下鲜血淋漓的一刀。

为她倾城的一笑,他甘愿放逐自己的骄傲,只是她飘扬的长发何时染上了冰冷的霜雪,纯真童稚的面容已被绝望和憎恨的神情取代,往昔戏耍的时光已随流水落花而去……

血色的残阳和冰晶中无数面容痛苦狰狞的尸体是一道无法跨越的分割线,身上的伤口只能流出紫色的冰水,混杂,她冰紫色的眼瞳带泪,那些撕心裂肺的悲嚎是如何伤心欲绝,从她唇上读出的“我恨你”又是那般坚决如铁。

此时,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此番言论。

“夕儿……”

一声深深的叹息,阿修罗王还是将手贴上了思念的容颜上,指间柔嫩的触感让他仿佛又回到了初次相见的山丘,那个扑入他怀中的女孩,柔软得让人怜惜。

下一刻,厚厚的冰霜攀上了他的手,绝对零度的低温如猛兽扑面而来,似要熄灭他生命的火焰,他从洛夕儿冰紫的眼眸里看到一如往昔绝然的恨意,天人,和玄人,只能是永远的天敌!

没等阿修罗王从洛夕儿前后性情的变化中适应过来,他的身体就被突如其来的危险挑起了战斗的本能,背负杀神之名,失神状态的他才是最强的,无意识的情况下他的杀意失去约束,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手上的修罗刀直指洛夕儿的咽喉。

难道他又要再一次重蹈历史的覆辙?

上一次没有约束好自己的战意,失手杀了洛夕儿的转生,他就一直为此悔恨,曾经带给他兴奋的撕碎血肉的感觉让他感到恐惧,当他想收手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为了战斗而生,并且在无数的战斗中将尸体铺成生存的阶梯,对恶念的反击已经成为他的本能,曾经使他立在不败之地的速度如今要的却是他所爱之人的性命!

不!

洛夕儿脸上解脱的笑容稍纵即逝,蓝色的金属幡在她身前挡下了修罗刀,透明的冰晶和耀眼的火焰激碰后碎裂纷飞,造成一股强烈的爆炸,但爆炸中心的三人显然并不受影响,这样的爆炸对他们强悍的身体显然是小儿科,造不成真正的伤害。

原本放开防御的洛夕儿也被安全地保护着,站在她面前手持六魂幡的却是她以为不会动手的珑。

“妖王?!”

不同于阿修罗王的松了口气,洛夕儿的温度再次降低,又有引动飘雪的打算。

“为什么?”

为什么大家都要妨碍她,溟是这样,连妖王也要阻碍她,他们非要如此逼迫她吗?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