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99年,萨图尔尼努斯第三次当选为保民官

来源:魔术师七妹 2018-10-12 11:49:15

同时却出现了处于这些公民之外甚至蔑视公民的具有威胁性的力量,即武装起来的且富有作战经验的职业兵,这些职业兵主要来自无产者,没有公民兵所具有的那种自觉性和爱国热情。他们参战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谋求生路和发财致富。因他们一味追求有利可图的出征机会,追随那些保证给自己带来财富和土地的统帅,而军事统帅也就很容易以慷慨的赠赐来收买自己的队伍,使之成为实现个人目的的工具。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马略的军事改革也为日后的军阀制度和军事独裁制的建立奠定了基础。不久出现的苏拉独裁和恺撒独裁便是马略这一改革所带来的直接产物。马略改革应该说是解决了罗马当时的兵源问题,但对于这支军队复员后的安置工作还只是纸上之事,他还不可能知道。

然而这一问题随着意大利北部日耳曼战争的结束和第三次西西里奴隶起义被镇压而迫切地提到日程上来,人们在称呼马略为“罗马的救星”、“第二个罗慕路斯”,欢呼马略所取得的一系列军事胜利之时,所更关心的和注意的是马略的诺言和行动。萨图尔尼努斯改革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一次改革运动。萨图尔尼努斯出身新贵,曾当选为公元前103年度的保民官,据说他因元老院把他所希望的一次职务让给了别的人选,从而对元老院深恶痛绝,变成了平民的代言人。当他第一次担任保民官时,便曾在广场上公开抨击当权贵族的贪污受贿,从而得到平民的拥护。公元前101年,马略、萨图尔尼乌斯等结成联盟,并在马略士兵的支持下,双双当选为公元前100年度的罗马执政官和保民官。联盟者在当权之后,便着手实现自己的纲领,其中最主要的便是萨图尔乌斯提出的土地法案。

法案规定:凡是在马略军中服役七年的老兵(即从公元前107年的北非出征开始)都可从罗马国家里获得一块土地,每家一百犹格。为了满足这一数额,法案计划在行省,首先在肃清了森布里亚人和条顿人的那尔旁高卢,建立许多殖民地;同时也在非洲、西西里、马其顿各地兴建。萨图尔尼努斯等为了保证这一法案的执行,同时又规定:如果人民制定了这个法律的话,元老院必须于五天之内宣誓遵守法律,凡拒绝宣誓者,将被逐出元老院,并处以20他连特的罚金。通过这一措施,萨图尔尼努斯可以说基本上降服了元老院,但是他也遇到了城市平民的强烈反对,因为根据萨图尔尼努斯的法案,许多服务于马略手下的拉丁人和意大利人,他们都能从罗马国家获得土地,这本身就损害了罗马公民的利益,他们纷纷脱离萨图尔尼努斯,而加入反对者的行列。

从前的朋友,现在却变成了敌人,从前的支持者,现在都变成了其政策的坚决反对者,以致保民官费了很大的气力才把城市平民镇压下去,并迫使公民大会通过他的法案。不久,元老们(除麦铁路斯外)纷纷来到农神庙,宣誓遵守法律。在这以后,马略的两个军团的老兵分别在阿非利加和努米底亚两行省分得了最肥沃的土地。其余的士兵也在那尔旁高卢分得了土地。公元前99年,萨图尔尼努斯第三次当选为保民官,为了保证改革事业的顺利进行,他不惜以杀死执政官候选人的方法帮助他的支持者竞选公元前99年度的执政官。然而这一暴行又使他丧失了同马略的同盟,元老院命令马略采取紧急措施,开启兵器库,武装一切“善良的公民”,保卫国家的安全。马略用一支临时拼凑的部队把萨图尔尼努斯围困在卡庇托林山上,萨图尔尼努斯被迫投降。

他本人不久便死于贵族青年的瓦片和石头的攻击之下。萨图尔尼努斯运动已经表明:共和国的许多原则已经荡然无存。格拉古时代最先出现的暴力行为已日益增多,高级官吏,尤其是保民官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力已经变成了历史。选举常常以双方的辱骂开始,以血腥的冲突结束,用阿庇安的话说:“自由、民主、法律、名誉、官职对任何人都没有什么用处了。” 罗马共和制危机更加加深。萨图尔尼努斯运动平息之后,罗马似乎出现了短暂的平静,但在这平静的背后,却蕴藏着更大的不安和动乱。平民和老兵的土地问题,骑士和元老院为争夺法庭的斗争以及意大利人的公民权问题,都没有因为萨图尔尼努斯运动的失败而有所解决。公元前91年,贵族出身的德鲁苏斯当选为保民官。他企图通过对各方让步的原则,来全面解决上述问题。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