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的宠妃:听了颜染汐的形容,韩玉萧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来源:埋藏秘密的树洞 2018-10-12 14:20:08

听了颜染汐的话,众人只能苦着脸答应了,虽然累得要命,但是好歹是保住了命。

众人不想多呆刚想要离开就听见颜染汐忧愁的说道:“小冥冥,你说他们要是没有把天山雪莲给我带回来怎么办啊?”

只听见夜苍冥冷冷的说道:“那就将他们手中的门派都灭了,给飘渺消气。”

听了夜苍冥的话,颜染汐笑了:“好,就这样。”然后看着身边的这些人说道:“大家还不赶快去,晚了可就没有了。”

听了颜染汐的话,众人纷纷跑了出去,那速度令人叹为观止啊。

众人离开,玄门弟子也离开了,顿时诺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夜苍冥、颜染汐、韩玉萧还有那个吓傻了的曾洪。

颜染汐走到曾洪面前打量起来,不屑的说道:“这就是那个谋杀亲父的败家子?”来之前他们已经将这里的情况调查清楚了,毕竟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听了颜染汐的形容,韩玉萧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颜染汐白了他一眼:

“很好笑,我说的不对吗?”

韩玉萧已经感受到夜苍冥身上的冷气,他相信只要他敢说一句好笑,那现在他一定会尸首无存了,忙摆手:“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

没有在纠结韩玉萧的问题,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败家子?”

听到这里曾洪立刻跪下:“大师兄,我也是一时糊涂,大师兄念在我是师傅的儿子的份上放过我吧。”

看着曾洪的样子,韩玉萧很是不屑,对着外面的人命令道:“来人,先将曾洪关起来,一切等师父醒来做决定。”

将曾洪带走,韩玉萧也没有什么顾虑的问道:“飘渺师弟怎么过来了?”

“师傅不远万里将我召回去,说二师兄你有难,让我过来帮忙。”颜染汐将事情说了一遍。

韩玉萧对骛弑很是感激,然后面色沉重的说道:“飘渺师弟,虽然我知道你的规矩,但是我的掌门师傅已经快不行了,我的医术根本就解不了那毒,所以还请飘渺师弟出手,我韩玉萧感激不尽。”

颜染汐笑了笑:“二师兄说什么呢?我来这里是受师傅所托,就曾掌门自然也是所托里面的一部分,所以二师兄不用这么客气。”

听到颜染汐的话,韩玉萧也就放下心来,带着颜染汐和夜苍冥去了密室。

颜染汐一眼就看见密室玉床上的老人,白发苍苍的样子,有一种古道仙风的感觉,直觉上应该是个可爱的老头。

面色苍白,房间里有一股清香,是清毒粉,没有多想,右手一抖,一条银丝从手腕射了出来,准确无误的帮助了老头的手腕,闭上眼睛,静心的把着脉。

此时韩玉萧也是一惊,银丝把脉,这可是飘渺的独家绝活,光是这一手就让他们这些学医的羡慕,只是这样能把好脉的也只有她飘渺了,不过见识一场,他也是很满足的,深深看了眼自己的这个师弟,他们三人其实对这个师弟是排斥的,不是因为医术,而是因为师傅的态度,可是即使是这样他们依旧很佩服眼前的人。

平时他们很少见面,但是三人也是每年一聚,他们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叫飘渺,觉得她很自我,很高傲,很不屑他们,尤其是三师弟,自从去药楼找飘渺被扔出来之后,心里更加记恨,在他们眼里,她就是一个无情的人,无情到连同门情谊都不顾的人,所以他们从心里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师弟,现在看着眼前的人,突然觉得他们以前做的过分了,毕竟她是尊重自己的师傅的,不然也不会为了师傅的一句话,不远万里赶到这里来。

收回银丝。

“怎么样?可不可以解?”韩玉萧急忙问道。

颜染汐淡淡开口,没有一丝感情:“可以,而且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韩玉萧问道,这毒他知道很棘手,就算是骛弑来了都恐怕解不了,而且这毒没有解药。

“换血。”冷漠的声音回想着整个密室,换血,韩玉萧是明白的,就是从一个血亲之人身上将血还给中毒之人,可保命,只是过程很危险,稍有不慎两人都会死,当然如果成功了,那么中毒之人就会无事,恢复如初,而另一个人,也就是被换血的人重则身亡、轻则武功尽废,双脚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

“有几分把握?”韩玉萧严肃的问道,这个险他不想冒,但是却不能不冒。

“百分之九十的把握。”颜染汐很自信的说道。

“那就好,来人,把曾洪带过来。”不可否认,其实韩玉萧也是一个无情的人。

将曾洪带来,曾洪看着脸色苍白的曾老头,心里是不忍的,忍不住问道:

“大师兄,师傅他还有没有救。”

韩玉萧冰冷的声音:“有,只不过需要你的帮忙,只是之后你就失去了武功,而且双腿就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了。”

曾洪一怔,缓缓说道:“原来不是要命啊,既然如此,师兄动手吧。”

这样的答案意料之外,一个敢动手杀害自己的父亲的人,又为什么会这样?

似乎看出了韩玉萧的疑问,苦涩的笑道:“其实我是很敬重我的爹爹的,一直到你来之前,我很爱他,也很自豪有这样一个爹爹,可是你来了之后,爹爹就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夸过我了,每次和其他人炫耀我的爹爹的时候,他们都会说,他真的是你爹爹吗?我看着倒像是那个韩玉萧的爹呢,久而久之,连我自己也相信了,后来他居然偷偷地把掌门令也交给你了,我不甘、愤怒,最终被人说服,他说这只是让人暂时昏迷的药,可是等到师傅中毒之后我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那是毒,没有解药的毒,原本我是很后悔的,但是当看到玄门弟子都站在你身边的时候,我又失去了理智,所以才会这样的。”

听到曾洪的话,韩玉萧也是惊讶的,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到来给曾洪带来这么多痛苦,最后到了弑父的地步,拍了拍曾洪的肩:“其实师傅是很爱你的,师傅当初将掌门令交给我的时候对我说,要好好辅助你成才,我也承诺了师傅,等到你成才的那一日便将掌门令交给你。”

曾洪愣愣的看着韩玉萧,突然大声哭了起来,许久颜染汐很不给面子的打破了这幅感人的场景:“你们到底还治不治,再不治,我看也不用治了,你们的师傅就直接归天了。”

两人这才停了下来,只见颜染汐拿出一个药盒,淡淡的说道:“本来我还打算省下这可‘凝羽冰晶’,现在看来,还是不要了,省的倒时候骛弑那个老家伙跑来追杀我。”

递给曾洪,在曾洪疑惑的目光下,韩玉萧感激的目光下,解释道:“‘凝羽冰晶’可以自动修复你体内的经脉、骨骼,世界上只有两颗,珍贵的不得了,所以你的腿,你的武功在不久的将来,你的勤奋努力下也会变好的。”

听了颜染汐的话曾洪激动的看着颜染汐手中的那颗像冰一样透彻的药丸,然后目光看向韩玉萧,韩玉萧点点头:“吃了吧,这是飘渺师弟制的药,像这种无比珍贵的药,飘渺师弟只做两颗的。”

曾洪激动的从颜染汐手中拿起药丸吃了下去。

然后颜染汐将夜苍冥和韩玉萧退了出去,开始了换血。

门外,夜苍冥和韩玉萧两人等在外面,只不过一个是等颜染汐,一个是等三人而已。

觉得气氛有些尴尬,韩玉萧开口问道:“冥皇和我小师弟认识。”

“恩。”夜苍冥很给面子的轻嗯一声。

韩玉萧尴尬的摸摸鼻子:“今天谢谢冥皇出手相助。”

“我只是在帮飘渺,和你无关。”很中肯的答案,但是很打击人。

韩玉萧也是天子之娇,也不再去碰壁,轻轻笑了笑,不再说话。

一直到晚上,颜染汐才出来,韩玉萧迎了上去:“怎么样?”

颜染汐眉毛一挑:“二师兄是在质疑我的医术?”

韩玉萧一听颜染汐的调侃就知道已经无碍了,深深的看了眼颜染汐,很真诚的说道:“谢谢,我已经安排了房间你先去休息吧。”

颜染汐点点头,挽着夜苍冥的手臂离开了,两个大男人这个样子很是怪异,但是此时的韩玉萧也来不及多想什么,走了进去。

夜里,玄门客房里,颜染汐捂着肚子,心里将韩玉萧骂了无数遍,有这么待客的吗?有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都已经深夜了居然没有人给送饭来,真是气人。

站起来,你不给我我自己去找,活人还能让饭给饿死?

打开门,香气弥漫,挑眼望去,夜苍冥手里不知道端着什么走了过来。

“冥。”颜染汐立刻笑着扑了过去。

“慢着点,小心碰撒了,是不是饿了?”夜苍冥一只手拿着菜篮,一只手接住扑过来的颜染汐,宠溺的问道。

“饿死了,这个韩玉萧真是不会做事?还是冥最好了。”将夜苍冥拉进房间里,迫不及待的打开菜篮。

一碗粥香气弥漫,底下还有一些米饭和菜,样子不是很好看,但是很香,对于饿极了的颜染汐来说已经等不急要开动了。

夜苍冥一盘盘的端出来,将粥放在颜染汐面前:“这些都是我做的,还不太好吃,只有粥可以,先喝些粥,一会儿等韩玉萧出来我再去让他送些菜过来。”

颜染汐叼着勺子,圆碌碌的眼睛看着夜苍冥:“冥做的?好厉害,冥不是才学了一天吗?怎么做了这么多?”

“粥学了,这些菜是美食斋的人给的菜谱,我按照菜谱上的步骤做的,想着你也不喜欢吃这里的菜,所以看看可不可以做出来,不过看样子还真是不好看。”

“谁说的,一定很好吃的。”颜染汐辩解道,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只是一般而已,但是第一次做饭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想起夜苍冥还没有接触做饭时,差一点烧了整个厨房,这已经很不错了。

夜苍冥紧张的看着颜染汐一口一口的吃着:“怎么样?”

“很好吃,只要是冥做的我都爱吃,我决定了以后就只吃冥做的饭。”颜染汐豪言壮志的说道。

夜苍冥松了口气,微微一笑,那笑容,差一点晃了颜染汐的眼,心中暗骂一声‘妖孽’。

很快吃完,颜染汐拉着夜苍冥的手:“冥,我们出去看星星好不好?”

对于颜染汐的要求,夜苍冥从来不会反驳,她想要的他都给,哪怕是上天入地。

屋顶上,颜染汐依偎在夜苍冥怀里,看着夜空淡淡的说道:“冥。”

“恩?”

“你知道吗?其实我是很讨厌这样的天空的,月,有些朦胧,星,有些缭乱,这样的天空我很讨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