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乾隆平定南疆、贵州事端之后开始偃武修文,订定礼乐

来源:梦梦历史说 2018-10-12 19:18:53

罗卜藏丹津逃窜之后,投奔了准噶尔部。清雍正五年(1727年),雍正帝正准备兴师讨伐准噶尔部,正好罗卜藏丹津想要刺杀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策零,事情败露后被擒。随即,噶尔丹策零派使者到京城,说是愿意献出罗卜藏丹津。于是,雍正帝命令清军暂缓出师。谁知,噶尔丹策零却不守信约,竟派出两万人马偷袭巴里坤(在今新疆)南境的科舍图牧场,肆意抢夺牲畜。

雍正当即命令傅尔丹率兵征讨准噶尔部。傅尔丹生得仪表堂堂,身材魁梧,气宇轩昂,只可惜有勇无谋,外强中干。他赶到科尔多后,听说噶尔丹策零正率领三万士兵进攻科尔多西边的博克托岭,便令副将军巴赛率领一万人先行出击。巴赛到了岭下,只管带领士兵,一路疾行。突然,他们听到远处传来喊声,漫山的敌兵浩浩荡荡地冲杀而来。巴赛想整队迎敌,可是部队内部已经乱作一团。敌兵霎时围攻过来,将清兵前后隔断,并出动弓弩手齐射清兵。清兵的四千名前锋全部阵亡,就连巴赛也身中数箭,死在谷中。

这时候,傅尔丹已到岭下,只见敌兵从山岭上奔杀下来,呼声震天。傅尔丹惊慌失措,边战边逃。敌兵一路追赶,一连杀死了十多员清朝的大将,击毙清兵无数。只剩下傅尔丹手下的二千名亲兵,护送他逃回科尔多。战败的消息传到京师后,雍正帝急忙另派人为大将军。但是,新任的大将军也没有指挥作战的能力,不久便被撤了职。

西路将军岳钟琪一直驻守在巴里坤,按兵不动。有人乘机弹劾岳钟琪,说他拥兵数万,却纵容贼兵,让他们来去自如,坐失取胜的良机,罪不可恕。雍正帝削去岳钟琪的职务,把他交给兵部拘禁起来,西路军改由张广泗指挥。张广泗上任后,立即加固壁垒,敌军无法攻破,噶尔丹策零只好遣使请和。雍正帝召集大臣商议,大臣们各持己见,有的主张剿灭,有的主张安抚。最后,雍正帝说:“噶尔丹策零已经远归,不敢再侵扰内地,不如暂时安抚,日后再从长计议。”雍正降旨罢征,又派人去准噶尔部宣抚。双方往复争论,直到清乾隆二年(1737年),才议定以阿尔泰山为界,准噶尔部不得过界东,蒙古部不得过界西,才总算勉强维持了和平。

话说中国的西南地区有一个叫苗族的民族,生活在这里的苗民们性情豪爽,烂漫奔放。吴三桂叛乱时,云南、贵州两省的苗族土司大多归顺了他。叛乱平定后,清廷也无暇追究苗族土司的过错。但这些苗民不服地方政府的管束,常常劫掠百姓,边境的百姓被他们骚扰的不得了。云、贵总督鄂尔泰见苗民们横行无忌,便上奏朝廷:“苗民不服地方管治,定会引起边境的祸患,如果想要一劳永逸,就需要改土归流。勒令所有的土司献土纳贡,如果有人不愿听从,就派兵前去剿杀他们。”雍正帝十分佩服他的远见,对他大加赞赏,又将滇、黔、桂三省总督印颁给鄂尔泰,让他自行处理三省的相关事务。鄂尔泰在三省恩威并施,云、贵等省的两千余苗寨都表示愿意遵从清廷的管束,鄂尔泰也因此受封伯爵。

清雍正十年(1732年),鄂尔泰还朝,没过多久,苗疆又生事端。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春,苗民再次叛变,驻扎在三省的清兵被苗民围困,营中的食物供给不上,军士只好掘草为食,凿泉以饮。他们死守一个月后,清朝的援兵方才赶到,这些清兵这才突围出逃,死里求生。随即,苗民又陆续攻下贵州各县。朝中大臣纷纷指责鄂尔泰无端在三省实施改革,酿成大祸。鄂尔泰迫于时论压力,只好上表请罪,力辞伯爵之衔。雍正帝同意了,但仍与鄂尔泰商议平定苗民的对策。张广泗听说鄂尔泰被贬,心中也非常不安。他奏请皇帝,表示愿意立即卸职,前去军前效力,雍正帝还在犹豫,并未作答。

一天,雍正召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大学士鄂尔泰和张廷玉入朝议事,两个时辰之后,众大臣才出宫。鄂尔泰回到宅中,刚吃完饭,正在思索平定苗族叛乱的事宜,忽见宫中太监奔入府中,气喘吁吁地报称:“皇上突发恶疾,请大人立刻进宫!”鄂尔泰连忙起身,马鞍都来不及挂上,就跨上马一路疾驰。进宫后,只见御榻旁就皇后一人,泪流满面地坐在那里。鄂尔泰揭开御帐,不看还好,看了不觉“哎哟”了一声。正在惊讶间,庄亲王、果亲王也相继赶到,他们看到雍正皇帝的模样,也都吓了一大跳。庄亲王连忙说:“快把御帐放下,我们好商量后事。”皇后呜咽道:“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会突然暴亡?必须拷问宫中的侍女、太监,查清皇帝的死因。”还是鄂尔泰顾全大局,他冷静地说:“侍女、太监未必有这么大的胆子,此事暂且缓一缓,现在最要紧的是续立嗣君。”庄亲王接口道:“此言极是,乾清宫正大光明的匾额后留有锦匣,里面藏有密谕。”他们让总管太监来到乾清宫取下秘匣,当即开读:“立皇四子弘历为皇太子,继朕即皇帝位。”

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八月,皇子弘历入宫奔丧,随即奉了遗诏,命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大学士鄂尔泰和张廷玉辅政。四位大臣商量一番后,议定明年改元乾隆,乾隆帝也就是清高宗纯皇帝。乾隆帝即位后,在处理朝政上一律以宽大为原则,凡是被圈禁的皇室宗亲一律释放。他重新册封允禵为公爵,恢复阿其那、塞思黑的原名,还把自己的兄弟骨肉都封为亲王,就连那些死去的兄弟,也都追封赐谥;乾隆帝还将岳钟琪等人释放出狱。因此,皇室宗室、勋戚故旧、官吏百姓都同声颂扬他的仁德。

朝政内务安顿完毕之后,乾隆帝开始着手平定苗边,他命令张广泗统领各路人马前去平乱。张广泗到了贵州,想出了一个“暂抚熟苗(指已汉化的苗民),力剿生苗(指尚未汉化的苗民)”的计策。他调集贵州兵马扼守云、贵的交通要道。接着,他又挑选了一万多名精兵,分兵攻打清江下游各寨。张广泗号令严明,部队每到一处,所向披靡。

清乾隆元年(1736年)春,朝廷又调动各省援兵,分作八路,一齐向贵州进发。贵州的苗民虽然拼力抵抗,但毕竟只是一群草寇,不敌七省的大军。清军的铁骑一到,贵州的苗军顿时土崩瓦解,纷纷躲到深山里去了。张广泗随即又调集大军,向这些苗民的巢穴进攻。他们一路追赶逃散的苗兵,却被一座大山挡住去路。此山巍峨陡峭,峻岭横空,四周又有小山环绕,蜿蜒数百里。张广泗扎下营地,又召进几个熟苗询问此地的情况。这几个熟苗交代:“此地名叫牛皮大箐(今贵州雷公山),方圆五百里,一直都是生苗的老巢。这里十分幽密,就连住在附近的苗民也不晓得他们的底细。”

张广泗听罢,思索了良久,终于想出了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生苗不知如何耕作,因此山中必定没有田地。于是,张广泗让各军分守出口,堵住生苗的出山之路,又在箐山外布下伏兵,严防生苗从山中逃出。半月之后,生苗无处觅食,多半饿死在箐山中。最初,还有几个强悍的苗兵想要突围,但是都被清兵斩捕。后来,清兵在山外不见苗人的踪迹,便大举入内,只见山里杂草丛生,树荫蔽天,雾雨冥冥,瘴烟幂幂,蛇虫野兽出没其间。张广泗令军士纵火焚林,霎时间火焰冲天,漫山遍野都是浓烟,山林被毁,动物也难以幸免。那些苟延残喘的生苗无处躲藏,最后一半被杀,一半被捉。还有一些苗妻苗女、苗子苗孙,都已饿得骨瘦如柴,跪在一旁,抱头惨呼饶命。

官兵们此时已杀红了眼,无暇分辨,乱砍乱杀。幸亏张广泗及时下令禁止杀戮,才算保住了一些妇孺的性命。生苗叛乱已平,清军又开始搜剿熟苗,把他们分成首恶、次恶、胁从三等,首恶诛杀,次恶严办,胁从赦免。约历数月,终于彻底平定了叛乱。乾隆帝闻报大喜,命张广泗统领贵州,并免除苗疆的钱粮,永不征收赋税。苗民们请求保留苗族的风俗习惯,乾隆也都一一首肯。从此,云、贵边境才算安定。

苗疆已定,海内承平,乾隆帝于是偃武修文,命大学士订定礼乐。鄂尔泰、张廷玉两位大臣悉心斟酌,把朝仪置办得格外恢宏大气,乐章制作得也格外细致严谨。此后的那几年,四民安乐,五谷丰登,八方朝贡,一派全盛气象。乾隆帝忆起世宗遗旨,令在京三品以上及各省督抚学政保荐博学鸿词。他还特命各省文士一律进京,共计一百七十六人,在保和殿考试。这些文士吟风弄月,篇篇都是锦绣文章,个个都是歌颂盛世。乾隆帝从中选拔出十五名才智出众的文士,分别授职,整个清王朝呈现出一片升平的气象。

乾隆帝坐享太平,时间一久,不免要想出些供他欢娱的事情来。禁城中所建的花园属畅春园最大,另外还有圆明园、长春仙馆等。乾隆帝为了让皇宫增华,便东造琳宫,西增复殿,南筑崇台,北构杰阁,真可谓是说不尽的巍峨华丽。这班文人学士、良工巧匠又倾尽心血,凿池叠石,栽林种花,繁丽之中,点缀景致,不论春秋冬夏,都觉相宜。乾隆又让各省地方官搜罗珍禽异卉、古鼎文物,把中外九万里的奇珍、上下五千年的宝物一齐陈列在园中,供皇帝把玩。

这一年,园林工程竣工,乾隆帝陪同太后到园内游玩,并下旨后妃、公主福晋和宗室命妇等都可入园玩赏。这天,春光蔼蔼,晓色融融,乾隆帝护送太后的銮驾来到园内,后妃公主等一律相随,乾隆帝龙目一瞧,发现有一位命妇眉似春山,眼如秋水。这位丽人正是皇后的亲嫂子,也就是内务府大臣傅恒的夫人。众人四处闲游,皇帝频频回顾,傅夫人有些察觉,也暗中瞻仰御容。直到傍晚,皇帝、皇后返回宫中,皇后与傅夫人握手叙别,皇帝也是恋恋不舍。

从此以后,乾隆帝经常惦念着那位美艳的傅夫人。一日,正巧遇上皇后的寿辰,乾隆帝对皇后说:“明天就是你的生辰,何不召你的嫂子入宫,畅饮一天?”皇后沉默未语,而乾隆帝却立即令人奉皇后命,明日上午召傅夫人入宫宴赏。第二天,乾隆早起上朝,见没有要事,就匆匆退朝回宫。此时,贺寿的人已齐聚皇后宫中,傅夫人也在其中,显得分外妖艳。乾隆帝目不转睛地瞧着她,丝毫未有避嫌的意思,傅夫人嫣然一笑:“寿礼未呈,先蒙赐宴,这都是太后、皇上的厚恩,臣妾感激不尽。”乾隆帝说:“姑嫂一体,不用客气。”当下便传旨摆宴,傅夫人连饮了数杯,脸上泛起了红晕,明亮的双眸已是醉意朦胧。乾隆帝见她已醉,就命宫女把她扶到别宫暂歇,又和大家闲聊了一番,自己也离开了宴席。后来,皇后发觉了乾隆帝与傅夫人的事,便对皇帝不如原先那么温柔,乾隆帝也暗中愧疚。

谁知祸不单行,皇后亲生儿子永琏竟于清乾隆三年(1738年)一病不起,不治而亡。乾隆帝趁此时机,百般劝解,再三安慰,答应她再生嫡子,定当续立为储,并谥封永琏为端慧太子。过了几年,皇后又生下一子,赐名永琮。可是没过两年,永琮又突然出了天花,不幸夭折。皇后痛不欲生,乾隆帝便想了一个办法,借东巡为名,带着太后和皇后一同出巡,实际上是为了给皇后解闷,借此排遣她丧子之痛。可是皇后一直沉浸在伤痛之中,无法释怀,路上又感染了风寒,不久就病倒了。乾隆帝遍召名医,尽心诊治,终是无效。没过多久,皇后溘然而逝。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