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书上删除的不是地动仪,而是“历史虚夸主义”

来源:薇父私房 2018-10-13 01:44:25

历史和考古并不完全等同,历史是文献,却未必客观;考古是发现,却未必真实。真正的历史也许永远无法呈现于后人,但这也正是历史的必然。

候风地动仪,想必国人都应该知道。

据记载,这个可以感知地震来源方位的装置,是由东汉的科学家张衡发明创造,但是由于历史久远,实物已经失传、无从考证,目前的史料仅有很少的记载。

东汉科学家张衡画像

据南朝范晔(398年-445年) 根据前人撰述的几十种有关后汉的历史著作编写成《后汉书·张衡列传》记载,关于候风地动仪仅寥寥196字:

“阳嘉元年,复造候风地动仪。以精铜铸成,员径八尺,合盖隆起,形似酒尊,饰以篆文山龟鸟兽之形。中有都柱,傍行八道,施关发机。外有八龙,首衔铜丸,下有蟾蜍,张口承之。其牙机巧制,皆隐在尊中,覆盖周密无际。如有地动,尊则振龙机发吐丸,而蟾蜍衔之。振声激扬,伺者因此觉知。虽一龙发机,而七首不动,寻其方面,乃知震之所在。验之以事,合契若神。自书典所记,未之有也。尝一龙机发而地不觉动,京师学者咸怪其无征,后数日驿至,果地震陇西,于是皆服其妙。自此以后,乃令史官记地动所从方起。”

“地动仪”构造假想图

范晔所述之“地动仪”是如何考证的当然不得而知,但这却是记录地动仪为数不多的珍贵史料,当代的所有地动仪模型和概念图,也均是依据这些描述所进行的复刻仿制品,这一点毋庸置疑。

目前我们在课本、出版物以及国家博物馆中看的地动仪,只不过是当代一位叫王振铎的先生复原出来的模型,并没有历史考证,不是文物!而且这个模型,似乎只是形似,但是却并不能通过龙珠入蟾口达到感知地震方位的功能,所以,这就是一个象征性的摆设。但是,在历史教材中,这一点却缺失了,使得我们一直以为地动仪就该是这个样子。

“地动仪”当代示意模型

然而,最近却有传言声称张衡和地动仪已经从中学历史教材中删除了,并且扬言说,这种子虚乌有的历史传说早该从历史课本中删掉,还罗列出了一大堆没有定论或存在争议的中国古代发明或历史,认为这些“莫须有”的都应该修改或删除,包括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中战国时期的司南、毕昇的活字印刷术、春秋时期的扁鹊和东汉的华佗,甚至还有中国夏朝文明也遭到了质疑。

战国司南

神医扁鹊

诚然,我们确实需要客观严谨的历史观,尤其对于中国这种绵延数千年、更替数百代的文明古国,更需要秉承认真负责、求真求实的态度去进行考证,确实也存在许多地方或个人在考古、历史考证、编纂过程中,存在一些徇私舞弊、利欲熏心、断章取义、以假乱真的肮脏现象,对于这些行为我们当然要痛斥,因为这不仅是违背历史精神,更是祸国殃民、贻笑大方的国耻劣痕。

以争议最大的夏朝为例,也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一直被视为我们中华文明国家朝代史的起始。但是根据国际标准,夏朝的的考古工作一直没有实质进展,至今没有发现夏朝有文字器物,只有二里头文化的一些古村落和陶土器物,因此国际上一直不承认“夏”是个朝代,只承认是个文明。因此,考古工作至今仍在继续,但是我们却一直沿用《史记》的说法,将“夏”列为了朝代。

“夏朝”疆域示意

其实,中国的历史,特别是先秦以前,多是以传说的方式进行流传,《史记》之中也是记载了很多的神话传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史料古籍,更是历经千百年的战乱、灾害、焚书运动以及历代帝王的刻意编纂,如今看到的已经是面目全非的修订版。

而在一些历史课题的研究和教育上,我们确实有时候过于服从上层建筑,而违背了严谨性和科学性。如张衡的地动仪这类还尚在考证或存有争议的历史,应该在注释中表述的更为清晰些,这样也好激励真正对历史感兴趣的青少年,关注历史,研究历史,以待日后投身到历史和考古的工作中。

然而,没有考古佐证的地动仪,是否真要从课本中删除了呢?

实际并不是这样。

近日,人教社已经针对此事做出回应,称地动仪相关内容确实从初中七年级历史教材上撤下,原因是将内容改编进了小学道德与法治教材五年级上册。教材中专门讲述了张衡和他发明的地动仪,指出其对科技的重大贡献,同时设计学习活动,引导学生追求真理,献身科技,“要像张衡一样,善于观察,善于思考,做一个有心人”。

可见,这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言”!人教社和教委并没有糊涂到“自宫”的境地。

“地动仪”之类的历史描述确实不够严谨,但并不代表它确实就是假的。事实上,薇父甚至并不赞同将“地动仪”从历史书上删除,因为地动仪并不是子虚乌有,应该删除是将根据史料仿制出来的模型装置作为“真迹”以假乱真的不正之风。我们不能搞大跃进式的“历史虚夸主义”,更反对数典忘祖的“历史虚无主义”。

其实,如果在课本中能够加上这样一段标注,注明这只是个复原模型示意,并且标注出复原制作人的姓名,不仅是对作者的尊重,也更能激发学生们的探索精神及发明兴趣。

我们极力在倡导文化自信,然而文化自信并不是盲目的历史崇拜中华文明,到底是5000年历史还是3000年历史,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讲,并不需要为了某些虚名而刻意为之,尊重热爱、传承发扬中华文化的经验智慧才是今人读史的真正意义。位居“四大文明古国”虽能增强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软实力,但并不能增强我们的幸福感和硬实力。况且,“四大文明古国”繁衍至今,依然欣欣向荣的只有我们中华文明,这才是我们应该感到荣幸和真正自豪的。而除了自豪之外,我们今人如果还是单纯的停留在自嗨的“历史崇拜”之中,那么民族的未来无疑将丧失极大地活力。以史为鉴,着眼未来,才是我们研究历史、学习历史的初衷,沉迷历史、盲目自嗨,是让人故步自封、止步不前的毒药。

对待历史,我们还是应该严谨一些、客观一些、务实一些、开放一些,对于未经证实的历史不要急功近利的盖棺定论,给我们的后人和孩子们多一些空间和想象,让他们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尽情的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寻觅和翱翔。

(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