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离开后能否成为别人的回忆

来源:求是网 2018-10-13 03:11:24

[复制全文]

国庆前夕,有几个人离我们而去。他们走时,无数国人热泪奔涌;他们走后,全国人民深切怀念。

他们中间,有平凡的个人,也有英雄的群体;他们的事迹,有关键时刻的挺身一跃,也有坚持几十年默默无闻的奉献。王继才,一次选择终生不变,直到把生命献给小岛,化作毅然挺立、永不回头的岩石。黄群、宋月才、姜开斌,在国家财产遭受损失的紧要关头,他们不约而同挺身而出,践行了“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誓言。他们人虽然走了,但精神如日月一般亮丽、像彩虹一样绚烂,辉映在苍茫大海之上,永不磨灭,照耀千古。

历史的天幕上,像他们这样献出生命的人,如天上的繁星,多得数也数不清。他们有的离开我们几月几年,有的离开我们几年几十年,有的离开我们几百上千年。但不论时间长短、空间远近,只要是为国家、民族和人民作出贡献和牺牲的人,人们就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他们的名字如镶嵌在苍穹的明星永远闪亮,成为我们永久的国家记忆、民族记忆。

谁不爱好人、谁不爱好官?焦裕禄,1962年担任兰考县县委书记,1964年因病去世。他上任的时候,那里是一片沙丘。如今这里泡桐如海,绿树成荫,他当年栽下的幼桐都已长成合抱的大树。焦裕禄虽然离开了我们,但50多年来,到这里缅怀他的人不绝如缕。习主席3次到兰考视察,曾写下《念奴娇·追思焦裕禄》:“依然月明如昔,思君夜夜,肝胆长如洗。路漫漫其修远矣,两袖清风来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思君夜夜”不为别的,就因为焦裕禄全心全意为人民。

不论是今还是古,不论是党员干部还是普通群众,只要是真心为民做好事的人,人们都不会忘记他们。今天的西湖,红紫烂漫,游人如织。可一千多年前,却是一个破败狭小、遍地荇藻的大泽。是白居易、苏东坡在杭州任上,带领百姓开挖淤泥,筑堤种树,彻底改变了西湖的容颜。今天,当人们徜徉苏堤、白堤,享受这自然的美景时,怎能不感念他们的功德?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千千万万的人,他们活着的时候,为民造福,为党和人民鞠躬尽瘁,他们死后依然活在人民的心中。而有的人表面为别人,实际为自己;嘴上说为民谋利,行动上为己谋私,想的干的都是自己的事。这样的人,在任时不受欢迎,离任后就很快被人们忘记了。

历史上曾有一个官吏叫郑清臣。他名字很好,但其实既不正也不清,而是刻薄寡恩,虐使小民。他任槐里县令时,百姓就很痛恨他。后来调到别的地方任职,离开时人们拦住他唾骂。郑清臣以部民侮辱官长上奏皇上,结果宋真宗不但贬了他的官,而且说了一句非常在理的话:“为政在得民,民心如是,尔政可知。”古时那些虐民贪残的官员,离任时多有遮道唾骂甚至于瓦砾相加者。大贪官蔡京在贬往岭南时,老百姓不但不卖给他东西吃,且“至于诟骂,无所不至”,最后饿死在长沙道上。

同样是官,有的人离开时人们舍不得他走,走后人们对他的怀念与日俱增;有的人在位时就已骂声一片,离任后百姓额手称庆。如此天悬地殊、爱憎迥异的根源,就看在任时是做好事还是干坏事,是为民忙还是为己忙。多做好事,得到褒奖理所当然;坏事做多,声名狼藉一点也不冤枉。

“官之得民否,去官日见真。”一个人在位时听到赞扬不难,去职后受人怀念不易。官在任上,鞍前马后,跟出跟进,窥伺探测声音面貌的不乏其人。这些人,有的是慑于威势,有的是为投其所好,说的虽然都是悦耳动听的话,但不见得都是真话实话。只有当你离开这个位置,不再与他人有利害相关时,老百姓笑你骂你,那才是最真的。

《官箴》里说过一个评价官员的标准,人离开职位时,老百姓有恋惜之声的,就是好官;如果不是好官,“虽迁擢去,不能防民之口”。当官不难,难的是当个好官;升迁固然光荣,但离职后能够成为人们永远的回忆,那才是莫大的荣幸。

(作者单位:武警青海省总队)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