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人接物以热情适度为好

来源:求是网 2018-10-13 03:10:54

[复制全文]

生活中处处有辩证法。就拿待人接物来说,接待客人或到别人家做客,毫无疑问应该热情客气,笑脸相迎、端茶倒水,那是必须的,属于常理常情。但如果热情过度,太讲客气了,反而让人感觉很不自在,主客双方都觉得别扭难受。怎样做到热情适度、恰到好处?这也是一种需要智慧的生活哲学。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怎么把握好度的问题,否则过犹不及,事与愿违。真理向前一步,哪怕是一小步,就会变成谬误。本来,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待人接物既有一整套完整乃至有些繁琐的礼节规矩,也有简便易行真诚纯朴的民间习俗。对待客人“恭敬不如从命”,客人不愿接受的礼遇,就应当尊重客人的意愿,不要拉拉扯扯强人所难。到别人家作客“客随主便”,不要过分礼让使主人难堪。超出这些常规礼节,过度热情、太过客气,事情就发生变化了。马克思曾经说过:“过分的严肃就是最大的滑稽,过分的谦逊就是最辛辣的讽刺。”现实生活中常见的一些现象,常使人感叹马克思思想的深刻和语言的犀利。比如,有的人见了领导就奉承,看到同事就夸奖,而且话说得调门很高,甚至有些肉麻,好像对领导特别尊敬佩服,对同志特别热情客气,但结果给人的感觉往往反而是“这人比较虚,不大实在”。又如,朋友和同事之间、上下级之间,互相有点人情来往,本来是非常正常的事。但前些年变成逢年过节要看望、互相来往要送礼,礼品越来越贵重,这就变味变质了。正常的朋友、同志和上下级关系变成了不正常的利益交换关系,甚至变成了行贿受贿的违法犯罪行为。结果不仅既害人又害己,而且严重败坏了部队风气,损害了军队的形象。

为什么会热情过度?有的是属于思想方法和办事能力问题,不懂得凡事要适可而止,不然容易走向反面,不知道该如何把握好分寸,做到既到位又不过头。这种认识能力和办事能力上不足的问题,只要注意学习,多有几次实践历练,不难得到解决。有的则是与人交往的指导思想不够端正,功利心太强造成的。与朋友同事交往,总想着这人对自己有什么用、能帮上什么忙;与领导打交道,总考虑怎样让他对自己有个好印象,今后有机会好关照。心里这样的小九九多了,虚情假意、过度热情的言语行为就不可避免地要冒出来。很多过度热情的言行,都是出于对人有所求或有所惧,不是真正纯洁的友情。这类过度热情的行为,自己不要去学、不能去做,别人拿“高帽子”戴到你头上、给你送钱送物时,也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要学学《邹忌讽齐王纳谏》中邹忌的“自知之明”。邹忌本来不如徐公美,但妻子、小妾和客人都说他比徐公美。邹忌晚上躺在床上自己想明白了:“原来这些人都是在恭维我啊!妻子说我美,是因为偏爱我;妾说我美,是因为害怕我;客人说我美,是因为有求于我。”邹忌没有被别人不切实际的奉承话忽悠,留下了“人贵有自知之明”的佳话。

“君子之交淡如水,平平淡淡才是真。”真正的好朋友不需要那么多客套,过于客气反而显得生分。陶渊明在《五柳先生传》中写的五柳先生,待人接物率性自然,在常人看来有时候甚至有点不大懂礼貌。他生性喜爱喝酒,家里穷得经常没有酒喝。亲戚朋友知道他这种境况,有时摆了酒席叫他去喝。他去喝酒就喝个尽兴,一定喝得个醉醺醺的,喝醉了就回家,竟然说走就走,连一句招呼都不打。这种不讲客套的做法,自古以来一直为人们所称道,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纯真可爱。为什么五柳先生能够这样做?原因在于他“不慕荣利”“忘怀得失”“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即不羡慕功名利禄,不把个人得失放在心上,不为穷困低贱而唉声叹气,不热衷于追求升官发财。一个人真正到了五柳先生那种境界,胸怀坦荡、无欲无求,哪里还犯得着曲意逢迎去讨好别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