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叙利亚战场“拖住”俄罗斯?美智库谋划增兵中东

来源:参考消息 2018-10-13 05:57:08

参考消息网10月13日报道基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在叙利亚战场垮台,中东反恐形势缓和的情况,美国军政界一直有呼吁美军减少甚至撤离驻叙部队的声音。事实上,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就曾对这种观点表示首肯。然而,由于美国防部坚持美军应在中东战场遂行反恐作战,以及美政府对叙利亚政府逐步恢复对全国控制的“不甘心”,使得美军依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地保持了较低限度的军事存在,从而延宕了美国从叙利亚战场“脱身”的进程。随着近期美国与俄罗斯和伊朗的安全关系趋于紧张,美国在叙军事存在的前景又可能出现新的变数。

不久前,美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基于遏制伊朗在中东扩张的目的,美国在叙利亚的驻军将一直保留,直到伊朗在国外没有一兵一卒。此言一出,引发了美国政界和媒体的广泛关注。虽然美国防部长马蒂斯随后紧急“灭火”,坚称美军在中东的主要任务仍是打击残余的恐怖主义力量,但更为亲近特朗普的博尔顿的发言显示,美军在叙利亚“赖着不走”绝非只为打击“伊斯兰国”那般简单。而随着近期美俄军事对立的加剧,从美军内部又传出“利用”驻叙美军遏制俄罗斯的声音。

近日,美国海军学会网站发布了一篇题为《叙利亚是大国竞争的中心》的文章。文章认为,在“伊斯兰国”已然式微的情况下,美国应该重新评估叙利亚的安全形势和各方在叙的力量对比,针对新出现的威胁作出相应的调整部署。鉴于俄罗斯已经借干预叙利亚的行动在中东地区站稳脚跟,如果美军仍然保持目前的力量存在,甚至进一步减少在叙驻军,则可能给俄罗斯和伊朗以“可乘之机”。

资料图: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展示其由150辆悍马组成的车队。

文章认为,叙利亚目前的局势已经较之前发生了重大变化。在俄罗斯和伊朗的强力干预下,叙政府军收复了大部分国土,各派反政府力量对叙利亚政府的颠覆性威胁已经不复存在,叙利亚内战也从全国冲突转化为局部冲突性质。在这种局势下,美国及其在叙利亚扶植的代理人——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便在如今叙地缘政治版图上显得异常突兀。目前,叙库尔德武装控制了叙利亚27%的国土,拥有数万名由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构成的武装力量。在叙利亚因内战而四分五裂时,这一力量能够对叙利亚的政治军事进程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在叙反对派武装纷纷消亡或投降之际,叙库族武装和驻叙美军不得不直面叙政府军甚至俄军的强大力量。同时,与库族武装交恶的土耳其也在叙北部地区虎视眈眈,随时可能对库区发动背后一击。

相比于美方,在叙利亚的俄军却因叙政府军的胜利而“风生水起”。美军认为,虽然俄总统普京宣布俄罗斯将从叙利亚撤军,但俄军在叙利亚保留了“超过其反恐任务限度”的强大力量,并且试图将叙利亚打造成俄罗斯干预中东事务的军事据点。美军认为,俄军在叙利亚的任务不仅是要支持和维护叙利亚政府,还可以向叙利亚以外的中东地区实施威慑行动或投送力量。

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约瑟夫·沃特尔曾表示,驻叙俄军的战机和防空系统可以限制美军在中东的行动,俄军可以依靠部署在中东前沿地带的先进武器与该地区的美军力量竞争,限制和干预美军的“行动自由”,甚至使美军在对叙利亚政府或伊朗军队发动袭击时,因顾忌与俄军爆发冲突而“投鼠忌器”。

在地区国际关系层面,俄罗斯也在积极分化土耳其和以色列等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使美国不仅在军事上,也在地区力量对比上陷入孤立状态。在目前美俄“大国竞争”态势不断加剧的情况下,俄军在叙利亚的积极行动无疑将使美国对伊朗和叙利亚政府的压制和威慑大打折扣,也将在中东地区牵扯和分散美国的军力。

在此背景下,美军专家提出应从大国竞争的角度重新定义美俄在叙利亚的军事关系,以及驻叙美军的首要作战任务。为了遏制俄军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并且在地区竞争中“拉住”向俄罗斯靠拢的美国盟友,美军非但不应撤出叙利亚,反而应该加强在叙利亚前沿地带的军力部署。

美专家提出,美海军应在俄海军活动的叙利亚东部海域保持一个航母战斗群的常规存在,同时增加在该地区活动的巡洋舰和驱逐舰数量,以监视俄海军的活动,准备随时“击败”俄海军的战斗能力。与此同时,美军应加强在叙利亚战场的情报投入,将更多情报搜集和战场监视的资源(如侦察卫星、信号监听部队等)投入到该地区,并将情报搜集重点转向俄罗斯和伊朗等国军队,以使美军在叙利亚战场享有信息主动权。

此外,美军还应巩固对叙库族武装的支持和扶植,并促使其与土耳其政府合作,以威慑叙政府军和俄军可能对该地区发动的军事行动,维持叙利亚的分裂局势和美国军事基地的存在。

美专家认为,只有采取上述手段,美国才得以维护其在中东多年反恐战争中取得的“收益”,并避免作为俄罗斯“棋子”的叙利亚在美俄竞争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文/马骐騑)

资料图:俄军的一架苏-25飞机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被击落。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