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腾汽车融资仅55亿元,缺钱或成“腾飞”阻碍

来源:极速侠 2018-10-12 17:31:14

导语:2017年重整旗鼓后,拜腾汽车如今背靠南京市国资委、一汽集团和宁德时代。只是远离投资圈的它,依然缺钱,还需绞尽脑汁努力活下去。

在沉寂了一年之久后,拜腾汽车2017年重新扬帆。先是获得了南京市国资、苏宁投资的青睐,2018年又靠上了一汽集团和宁德时代。拥有“梦之队”高管团队的拜腾汽车,前景看似一片光明。

只是,拜腾汽车虽被归为造车新势力,但高管团队多出身传统车企,离互联网科技投资圈较远。因此,资本成为拜腾汽车的薄弱点,融资速度和金额难与蔚来、威马等互联网车企相抗衡。拜腾汽车目前融资金额仅55亿左右,根本无法支撑其造车事业。

另外,拜腾汽车对公司员工似乎有点吝啬。就拜腾及关联企业股权结构方面,仅两位创始人毕福康和戴雷,以及高管丁清芬持有部分股权,其他高管无此殊荣。另外,公司员工参保人数寥寥。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行新能源)参保人数仅64人,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行电动)仅3人,南京拜腾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拜腾)0人。

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第一要务是努力活下去。而活下去的关键是“钱”,在上市或盈利前,需要投资圈源源不断地供给。而这块正是拜腾汽车的短板。

资本成发展薄弱点

天眼查显示,目前拜腾汽车核心成员有22人,笔者注意到他们均拥有不低于15年的从业经验,其中部分高管超30年。一位接近投资圈的业内人士表示,从“技术+资本+商业运作”三个角度看,在众多造车新势力中,拜腾的高管团队架构绝对是超豪华阵容。

拜腾几乎囊括了汽车、科技、金融、投资等多个行业的高端人才。在进入拜腾汽车前,每位成员都已在自身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其中多位成员曾效力过豪华品牌,这对将拜腾打造成高端电动汽车品牌大有裨益。拜腾青睐他们,除了他们的实力,还有他们背后的资源和人脉。

联合创始人毕福康曾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20多年。除此外,还有多位来自奔驰、宝马以及长安汽车等大型传统车企,出身特斯拉、苹果及谷歌等行业巨头企业的人才加盟,保障拜腾技术研发和整车生产品质的同时,还能跟上智能科技发展潮流趋势。

拜腾汽车联合创始人戴雷(左)和毕福康(右)

产品研发技术方面有保障了,作为造车新势力,还需考虑投资资本。拜腾专设重视投资人国际化背景,可实现跨文化交流。只是相比其他岗位的资历,拜腾招募的投资人不够亮眼。

拜腾在商业运作人才的选取方面,亮点颇多,重视处理政府公共关系。如现负责知行新能源公共关系和政府事务的公关经理丁清芬,其拥有丰富的媒体、汽车行业和政府关系工作经验。而另一联合创始人戴雷更是市场营销方面的高手,曾任华晨宝马营销高级副总裁。

单看拜腾核心团队架构,无法不令人叹服其母公司知行新能源的深谋远虑,并深谙在中国市场生存之道。堪称“梦之队”的高管团队,让拜腾少走了不少弯路。只是在股权方面,拜腾及关联企业对高管团队较为吝啬,目前仅毕福康、戴雷和丁清芬持股。

有意思的是,丁清芬还是南京青智强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青智强)法人代表,该公司占有知行电动1%的股份。2018年2月,在知行电动注册资本变更后,南京青智强注册资本也由630万变更为5959.8万,正好是知行电动的1%。显然,南京青智强已享受到了拜腾及关联企业的红利。

10月12日,笔者就南京青智强持有知行电动1%股份一事,采访了拜腾汽车公关部。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复。

仅用不到三年时间,拜腾就从媒体口中的不靠谱造车新势力,成为能与蔚来、威马比肩的企业。如今的拜腾,背后有南京国资委支持,又获得了和谐汽车、一汽集团以及腾讯等业内巨头的资本支撑。

上述人士认为,相比技术和商业运作成员背景的金光闪闪,资本链似乎成了拜腾的薄弱点。而造车新势力,想要更进一步,资本却是极为关键的一环。

成立一波三折

拜腾汽车只是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发布的高端电动汽车品牌,创立于2016年3月,去年9月拥有了中英文名称“BYTON 拜腾”。然而拜腾的成立最早可追溯至2015年。那时他还属于和谐富腾,并与另一家造车新势力爱驰亿维关系匪浅。

2015年3月,和谐汽车、富士康和腾讯控股三家共同出资创建和谐富腾,总投资10亿元。“豪华汽车经销商+世界级电子代加工工厂+互联网巨头”的新鲜组合,牵手造新能源汽车,引起了车圈极大关注。

和谐富腾招募了戴雷、毕福康等资深高管,组建了一只“梦之队”,并于2016年3月成立了Future Mobility Corp(以下简称FMC),推出了高端电动车品牌拜腾,对标特斯拉。随后又招募了前沃尔沃中国销售公司CEO付强和他的几个得力干将,组建了爱车公司。FMC与爱车互不干扰,平行发展。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强人太多不利管理。且造车极费钱,和谐富腾同时供养两家车企,逐渐难以招架。2016年底,富士康打了退堂鼓。腾讯也另有打算,投资了付强与徐超在2016年10月成立的爱驰亿维。爱车公司成了付强团队的跳板。至此,和谐富腾内部实已分崩离析。

2017年,FMC重新扬帆。同年6月,全资子公司知行新能源汽车投资管理(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行投资)与南京启宁丰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启宁丰投资),共同成立了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启宁丰投资背后股东之一南京兴智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为南京市国资委独资企业。可以认为,拜腾已获得南京市当地政府支持。此后,拜腾发展一路通畅,B轮融资更是牵手了一汽集团、宁德时代等行业巨头。

知行新能源旗下有三家公司,分别为南京拜腾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南京智枫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三家公司分别对应研发、生产制造销售和品牌咨询顾问。求是汽车认为,知行电动是整个拜腾汽车项目中“最庞大、最复杂、现金流最可观的板块”。

拜腾的速度令人惊诧,不到三年就推出了概念车。2018年1月,拜腾首款量产概念车正式发布,起售价30万元。其最令人震惊的就是“50寸共享全面屏”。毕福康在5月曾对媒体透露,概念车已接近量产车的85%,量产车会保留50寸超大屏幕。只是这大屏,真的安全吗?真的符合主流大众审美吗?

笔者采访了汽车分析师万春雷,他表示,显示屏越做越大,是与人机交互的需求有关,是汽车互联网趋势的表现。汽车产品在向AI靠近,向互联网靠近向智能化靠近,这是科技进步的表现。不过,他认为,主打新兴概念的车型,目前还难以这么快的融入普通消费者生活理念中。

资深汽车分析师钟师认为,屏幕大小对安全方面没有太大隐患,关键取决于用料材质,与玻璃结构有关。通屏方式是一种设计理念,是汽车发展大趋势。但概念车与量产车还存在很多差距。

钟师表示,概念车量产,车企会考虑平衡的问题。如大屏耗电,显示液晶屏成本,车辆价格等问题,同时还要考虑市场接受度。以上因素均会影响量产车显示屏的尺寸和布局。所以“概念车会炫酷一点,但量产车会妥协一点。”

能坚挺到盈利时吗?

相比蔚来IPO上市,威马融资超5轮,拜腾的速度较慢,融资金额也不算可观。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拜腾三轮融资金额约为8亿美元(约55亿元人民币)。

拜腾融资

威马融资

据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知行新能源已有3轮融资。2017年8月,知行新能源开启A轮融资,投资方是启迪金控,金额未透露。2018年6月,开启B轮融资,一汽集团领投,宁德时代跟投,金额5亿美元。

笔者注意到,知行新能源三轮投资人基本上与资本圈不沾边。一位接近投资圈的资深人士认为,因拜腾汽车高管团队离投资圈关系较远,不像互联网出身的李斌、何小鹏等,混迹投资圈多年,“投资圈很多时候都是看人际关系的”。

“造车后,钱成了流动的水”。创建公司、建工厂、成立研发中心、生产量产车、采购零部件、建体验店、营销宣传……桩桩件件都需要钱。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言“没有200亿元,最好不要造车。”此话得到众多造车人士的认同。更有甚者表示,200亿造车只是入门级别的消耗。若还要继续向前并活下去,就得不断投入不断融资。

上述人士表示,电动车已成为未来发展趋势,被资本圈看好。“特斯拉的成功,让资本看到了电动汽车颠覆传统汽车的可能性。”相比传统车企资金充足,投资回报率低,造车新势力成为他们的投资对象。资本圈讲究回报率,“虽然传统车企投资成功率高,但他们要的是10倍、20倍的回报率。”

拜腾最近与靠山一汽集团又有了新的互动,其以“1元收购一汽华利100%股份”轰动整个车圈。然而1元收购只是表象,拜腾还需支付华利公司应付职工薪酬5462万元,以及偿还8亿元债务。明眼人都知,拜腾此举是为买乘用车生产资质,同时也能加深与一汽集团的捆绑合作。但值得注意的是,一汽华利不具备新能源车生产资质,并尚未通过相关部门审批。

有意思的是,笔者发现一汽集团投资43亿的新能源汽车项目,在2017年夭折了。上述人士告诉记者,一汽与拜腾合作,可能是将拜腾当做转型的一个选择,布局新能源汽车的外围路径。“如果拜腾成功的话,一汽是大股东,实现互赢;也可选择全部收购拜腾股份。”

目前,买生产资质已花了8亿。拜腾南京工厂也在紧锣密鼓建设中,总投资超过110.7亿元人民币。工厂预计占地1,200亩,其中一期项目计划 2019 年底前竣工投产,年产能10 万辆/年。工厂建设总投资已远超拜腾目前融资金额。戴雷曾透露,2~3个月后就会启动第三轮融资,不知这次,能否得到资本圈的青睐?

先期投资动辄花费上亿元,盈利却遥遥无期。拒不完全统计,蔚来汽车两年半烧掉109亿元,相当于一天要花掉1200万,这也是其着急IPO的重要原因。即使是电动车巨头特斯拉,成立十几年还在不断烧钱。为了缓解资金压力,拜腾是否会学习蔚来IPO?

与大手笔投资不同,拜腾在内部管理方面竭尽全力节省成本。如拜腾汽车关联企业社保参保人数肉眼可见。据天眼查显示,南京拜腾参保人数为0,南京知行电动仅3人。即使是南京知行新能源,也仅64人。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务助理表示,如果员工自己同意,是可以不交社保的。“有些员工不愿意交社保,要求直接算到工资里,一起发放。”笔者本想探寻拜腾及关联企业员工参保具体情况,无奈无得到回复。

如今,拜腾首款量产车将于2019年四季度正式下线,正式加入新能源汽车大战。只是众人对目前已实现交付的造车新势力的产品,评价并不高,蔚来ES8更是被抨击还是“半成品”。对于拜腾,除了对其产品品质的担忧,还有备受争议的50寸大屏,量产结局难定论。

结语:与相比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缺乏资本积累,长期的技术积淀,稳定忠实的客户粉丝,量化的产品,只能靠以“新”取胜,靠互联网思维“培养”用户,靠打运营、售后服务盈利。但培养忠实用户最终还是要看产品说话,这也是拜腾们立身汽车圈的根本。

不过对拜腾而言,目前第一要务不是取悦消费者,而是让自己活下去,活得久点。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