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贤帝,一个罗马帝国扩张中的定海神针,促进了帝国的维稳

来源:海源奇谈说 2018-10-12 19:36:59

“天下历代,以民之富庶安乐论,何时居首?闻者立对曰:自图密善慕至康茂德立,可以当之。”爱德华·吉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如是称赞罗马五贤帝(涅尔瓦、图拉真、哈德良、庇护、奥勒留)时期帝国内部的和平与繁荣。本文将对这二百年的“罗马和平”(Pax Romana时期帝国的扩张和维稳作一些粗浅的考察,并得出结论一—扩张和维稳相辅相成、互为因果,共同推动了罗马的繁荣。

需要说明的是,第一,扩张是指帝国广义上的,而且是积极的运动变化;维稳是指帝国相对的静止,而且是繁荣稳定状态的相对静止一—二者形成了一个矛盾体。第二,还存在扩张和维稳作为一个矛盾体时,这个矛盾体的扩张和维稳。

一,五贤帝时期的扩张措施促进了帝国的维稳。

1.治军与对外军事行动。

治军方面,一是保持皇权对军队的控制,其次是保持和提高军队的战斗力一—

在这两方面,各个皇帝都或多或少地严肃军纪、整饰近卫军,皇权在与军队的扭斗中逐渐占了绝对上风,保证了军队的忠诚,并提高了其职能行使能力。

五贤帝时期的对外军事行动一—图拉真脱离早期的帝国传统,恢复了共和国时期的侵略性,攻占达契亚、帕提亚并设立行省,组织移民和屯垦;哈德良采取守势,与敌邦缔结和约,并筑起全长120公里的哈德良长城抵御日耳曼等“蛮族”

的侵扰;庇护继续采取防御政策并以攻为守,击退了苏格兰部落对不列颠行省的骚扰以及阿兰尼人的入侵;马克·奥勒留,在肆虐整个东西方的大瘟疫期间领导赢得了马克曼尼战争的最后胜利,并因形势达成了与蛮族的妥协,遏制了其进一步入侵。

成功的治军和对外军事行动(无论是攻占领土进行移民屯垦缓解人口压力,还是采取守势防止外族入侵),促成了帝国内外环境的相对稳定。

2.中央和地方政制。中央:(1)帝位继承。五贤帝时期的帝位继承称为养子继承制,颇具禅让色彩。这种制度一方面不同程度上保证了下一任君主的个人品质,另一方面稳定了权力的交接,且皇帝通过指定养子还可以达到现治下的政治目的一一如涅尔瓦指定图拉真为继承人成功平息军队不满并获得其支持。

(2)皇权与元老院。在罗马帝国中央,皇帝与元老院的关系是除皇帝与军队关系之外的另一重要关系,关乎中央权力的稳定。自屋大维确立帝制至塞维鲁王朝,帝国一直实行元首普林斯制,元老院逐渐转变为元首政治服务机构。元老院表面上看只是一个摆设,然而其权力实亡而名存,更重要的是元老院的组成一一具有经济实力的贵族阶层;并且,元老院和军队高层也时常产生联系。(元老院的重要性不在于它是否体现民主,而在于它作为一种政治力量对帝国的影响)此外,元老院在五贤帝时期保留了一定的代议制作用。综上,皇帝和元老院的关系因此也是影响帝国稳定的一大因素。

涅尔瓦本自出身元老院,即位不久就恢复了元老院的地位和权势,积极与其磋商国事,并保证不随意杀害元老;图拉真尊重元老院的政治地位,并注意吸收东方行省的大奴隶主贵族进入元老院,扩大其基础。此后的哈德良、庇护、奥勒留都与元老院处于和谐。在那些皇帝压制、迫害元老院时期,如危机的三世纪,中央政治的混乱很大程度上是皇帝与元老院的交恶(皇帝压迫元老为所欲为,元老密谋,勾结军队废立皇帝)所致。

(3)中央官僚体制。五贤帝时期尤其是哈德良时代,把元首私人家业管理机构打造成一个以骑士阶层为主的庞大而有效的公务员体系,并剥离元首顾问会的决策权残余,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权力执行机制,保证了国家机器的常态性运转。在地方上,罗马为适应不断扩大的疆域,自公元三世纪就实施了行省制度。五贤帝时期进一步优化了元老院行省和皇帝直辖行省总体和各自内部的结构,促进地方的有效管理、改善中央与行省的关系,并适应了国家的多民族化。

3.基础设施和社会生活体系的完善。

这是罗马帝国维稳的基础。在安敦尼王朝开始时,帝国的基础设施,如法律、警察、道路交通、度量衡、货币制度和其他公共产品如广场、浴池、学校、市场、剧场、角斗场等(虽然罗马城并不足以代表整个帝国,但还是颇具典型性)都得到了建立、统一和完善。罗马居民的生活稳定下来。

五贤帝时期还做了许多缓和社会矛盾的事情。涅尔瓦建立了救济贫困农民和穷人孩子的制度,并将价值6000万塞斯退斯的土地分给贫民,同时还免除捐税、降低遗产税等等;图拉真更是创造了政府贷款的方式来帮助小农维持生计,并取得了王安石没取得的效果。这些举措实现了维护社会生活秩序稳定并进而维护统治的根本目的。

4.对多民族化的适应

罗马在不断的对外扩张过程中扩大着帝国的疆域,也经历着帝国的多民族化。

以色列新锐历史学者Yuval Harari在他的《人类简史》中写道,一个国家必须是多民族的、多文化的才能成其为帝国。罗马帝国对此采取的措施主要是设立非希腊化行省、移民和驻军。比如埃及行省、叙利亚行省、达契亚行省等等,它们于希腊化世界相对独立,存续着本民族(埃及人、以色列人、波斯人等)的文化。罗马在五贤帝时期总体是个宽容的帝国--允许非希腊化行省贵族参与元老院、扩大公民权、允许其他民族使用自己的语言、在尊重奥古斯都国教的前提下保留本民族的宗教(虽然对犹太教时有迫害)、罗马法的变更适用等等;向外省移民(很多是退伍老兵)以及驻军,加强对外省控制并促进了民族间的融合。罗马因此适应了帝国的多民族化,维系了帝国的稳定。综上,罗马帝国通过在各方面有为的扩张促进了帝国的维稳。在一定的历史时期,扩张虽是矛盾体的主要方面,但扩张的行动向维稳的效果不断转化,然后帝国稳定的状态占据了主要地位,呈现出整体的繁荣景象。

然而,稳定也会向扩张转化。中国有句古语叫做“穷则思变”,稳定与繁荣如何会导致变革和扩张呢?我认为原因如下:

1.一段时期内的维稳为扩张提供了物质基础。这种扩张在军事上最明显地体现了出来一一涅尔瓦在位期间帝国繁荣稳定,留下了充盈的国库和足够强大的社会供给能力,为继任者图拉真的大规模东征提供了物质基础。

2.生物学上有一条定理:生态系统越复杂越稳定。然而人类社会却不然一一自然系统是按照物竞天择原则形成的,能够保证各物种出于生存本能作出最优的行动选择,而人类社会由于文明的存在(人的自主选择性,自由意志),情况变得复杂很多,我认为社会的稳定性先随其复杂性上升而上升,过了某个阈值之后会随其复杂性上升而下降。比如,一个小型日耳曼部落要比一个三口之家稳定,因为部落的团结保证了其抵御外部危害而生存下来;但一个庞大的罗马帝国的稳定性却不比这个小型日耳曼部落一一因为矛盾的多样性、复杂性(比方大家阶级相差悬殊、信仰不同的神和主义、说不同的语言)导致的内部冲突消了团结所带来的自保能力。虽然罗马帝国不断促进融合(比如宗教融合,syncretism),但往往承受不住各种矛盾聚合而成的张力,导致帝国秩序的失稳和新一轮的扩张。如前述五帝的各种改革,则是上一轮矛盾的斗争性完全贯彻时(质变)矛盾体失稳、帝国维稳失去主要方面的地位后的必然要求和必然结果。

总之,五贤帝时期,罗马帝国在扩张与维稳这个矛盾的不断产生和解决中走向了繁荣。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