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查科接到报警,刑警们立马行动,去调查案件

来源:娱乐小辉弟弟 2018-10-13 14:24:06

你好,这里是搜查一科。拿起听筒的是漆崎。刑警漆崎也有好的一面,别看他平时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一处理案子脸就会绷得紧紧的。不过,今天他的脸非但没绷起来,反而笑得更开心了。啊,在。你等一下。漆崎把听筒递给新藤:是你朋友打来的。朋友?新藤不解地接过话筒,朝对方说道:喂,我是新藤。然而,下一个瞬间新藤差点儿从椅子上掉下来。你们在想什么呀!怎么能打电话到这里来呢!知道对方是谁的漆崎苦苦忍笑。新藤斜眼瞪着他,压低了声音:什么?笨蛋,我一直好好地做着工作,说、说什么呢!我可是战功彪炳的,只是偶尔显得不太引人瞩目,你们看不到罢了。

喂,别东拉西扯了,你们要说的事到底是什么?新藤把耳朵贴在听筒上,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但很快那表情就消失了。随后,他用手掌虚掩话筒,开始了对话。喂!这,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田中用吸管哧溜哧溜地吮完了冰可可,说是这个星期六相亲。约在饭店见面。吃着巧克力巴菲的原田也开了口。而新藤则面对着眼前的咖啡沉默不语。这家咖啡馆就在田中等人就读的大路小学附近。他俩把新藤叫到这里来,说是要给他提供忍相亲的情报。不过,老师应该不怎么想去吧?新藤观察着二人的表情。嗯,好像是被‘去饭店吃什么好的都行’这句话给勾过去了。听原田这么一说,新藤稍稍放了心。那个人确实经不起吃的诱惑。不过,听起来那男人长得很帅,是忍老师喜欢的类型。老师对美男子也没有抵抗力。

田中说着,咔嗒咔嗒嚼了几块杯里的碎冰,又问:能不能再来一份冰淇淋?新藤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那你准备怎么办?原田问,我们知道警察叔叔你喜欢忍老师,才来告诉你的。你不管的话,老师就要被不知道哪里的男人抢走了。还是采取点措施比较好吧?说得容易,可我什么也做不了。要不要去搅黄他们?田中说,我和原田都会助你一臂之力。别、别说蠢话!这我怎么可能做得到。我连他们在哪里相亲都不知道。地点的话,我们知道。田中笑嘻嘻地说,连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都知道。就算只是去探探他们相亲的情况,我觉得也应该去。荒唐,我可不想这么做。新藤大口大口地喝着水,松了松领带。那 个周六下午的四点前。忍和中田走出地铁梅田站时,天空阴云密布,下起了小雨。

怎么回事,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雨呢。运气可真差。忍气哼哼地说,好不容易穿一次正式的连衣裙出门,还被淋湿了。中田假咳了一声,说:没关系。不过,今天你可别用这种方式说话。否则能成的事也成不了了。为什么?在这种场合,难道不应该让对方看到一个真实的自己吗?这也要分时间和场合。你这个人,要是露出真实的一面,男人都会逃走的。这话太过分了啊!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四点整时来到了某宾馆门前。碰头地点就在一楼的休息厅,之后一行人会去楼上的饭店用餐。这就是今天的安排。然而,两人在休息厅左等右等,也不见对方现身。一转眼,十分钟过去了。搞什么呀,在这种时候迟到。

教导主任先生,我们不是被对方耍了吧?忍咄咄逼人地质问中田。她一旦焦躁起来,就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会不会。奇怪,他应该不是那种人啊。就在中田准备起身去打电话时,一个男人向他打了声招呼:您是中田老师吗?忍抬头一看,正是照片里的那个男人。啊,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中田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男人也哈了哈腰,点头致意。对不起,我迟到了。一个工作上的碰头会耽搁了。社长应该也会晚到一会儿。是吗。既然是工作,那也没办法。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在我们学校任职的,我是竹内忍,今年二十五岁。忍站起身郑重其事地做了自我介绍,还行了一礼,中田看得目瞪口呆。那男人也微笑地回应道:你好。我是本间义彦,今年二十八岁。现在他们坐下了。新藤拿菜单遮着脸,田中则向他传达信息。

我知道。新藤说。此时他们正坐在离忍一行人最远的餐桌前。果然是美男子。比警察叔叔你强多啦。原田优哉游哉地说。笨蛋!男人又不靠脸吃饭。不过,真是奇怪,对方只有一个人。不是说K工业的社长会一起来吗?据说是这样。会不会是临时有事?说着,田中突然拉了拉新藤的衣袖,警察叔叔,你快来看看老师故作高雅的样子,那张脸我们在学校里可从来没见过。听田中这么一说,新藤也从菜单背后偷窥起了那边的情况。这么说,本间先生直到一个月前还在东京的营业所上班?中田问。本间点了点头:是的。由于总公司这边有了巨大变动,就把我紧急召回了。到底是在东京待过很长一段时间,本间说话用的是标准语,那嘴型简直让忍看入了迷。所谓的巨大变动是什么?中田问。是要去海外建厂。

本间答道,我们总公司决定把绝大多数出口型商品都放在销售地生产。而我则被选为联络员,负责与当地的沟通工作。喔,这么说你们马上就要向海外发展了,是吗?越来越红火了嘛!中田脸上刚堆起一半笑容,本间就沉着脸缓缓地摇了好几下头。只是因为日元汇率上涨,才不得不这么做。在当地生产就意味着减少国内的生产,其结果就是不得不抛弃下面的承包商。我们这样的子公司好歹还有总公司罩着,但对底层承包商来说则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一想到以前受了他们不少恩惠,现在却要抛弃他们,心里就越发难受了。本间喝了一口咖啡,皱起脸,表情显得十分苦涩。一个社会精英放下身段,为底层的承包商忧心忡忡,这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忍一边大感钦佩,一边喝着水。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在喝水,一声也没吭。因为这话题太严肃,忍觉得不适合自己。她在等待,直到出现更为轻松的话题——例如阪神老虎队能不能夺冠,肉和鱼更喜欢吃哪种之类的。然而,本间似乎不是这种类型的人。本间和中田还在聊一些艰深的东西,忍则适时地点头附和。这时,一个侍者模样的男人来到休息大厅的中央。客人中是否有一位姓本间的先生?侍者大声问道。本间略显出惊讶的表情,说:我就是。有电话找您。侍者口齿清晰地说。

喂,那个男人好像跑了。田中一直扯着新藤的袖子没放,如果是因为今天有事,相亲到此为止,那该多好。哪可能有这么凑巧的事。新藤仍旧拿菜单遮着脸。这时,他的西装里侧传出嘀嘀的声音。你的衣服在响。原田一把抓住新藤的外套。笨蛋,是我的传呼机在响!嘁,早不响晚不响,偏偏在这个时候响。新藤撒腿奔向了公用电话厅。出大事了!看到急急忙忙跑来的这个男人,忍不禁瞪大了眼睛。此人身穿白色西装,乍一看像个美男子,其实是活宝新藤刑警。新藤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老师,大事不妙了!新藤气喘吁吁地说。

你是谁啊?如果是来妨碍相亲的,我可饶不了你。现在不是相亲的时候!中田的话把新藤惹恼了。糟了糟了!就在这时,本间回来了。忍和中田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了他。电话里说社长被人杀了。本间气喘吁吁地说。什么!忍和中田惊呼起来。没错,新藤说,我就是来跟你们说这件事的。你是谁?本间问。只见新藤重新打好领带,转身面对本间:我干吗要躲躲藏藏的,听好了,我是大阪府警的刑警新藤,跟忍老师关系十分亲密。什么,也不知本间是否真的认清了眼下的局势,他沉默半晌后,说道:原来如此,警方的行动到底快啊。随后,本间的视线又移向新藤的背后。那你身后的两个孩子呢?我是田中铁平!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